•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6/05/2019

大格局下看中美貿易糾紛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該來的,總歸會來,躲是躲不掉的。美國宣布將2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品關稅由10%上調至25%,並準備對剩餘3000餘億美元中國產品課征懲罰性關稅。中國迅速對600億美國產品加徵25%關稅,「在原則問題上決不讓步」。這個規模在世界經濟史上前所未有。

 

  世界兩大經濟強國爆發大規模貿易戰,時機上有其偶然性,做法上凸顯出特朗普強烈的個人色彩,但是此事有其必然性。貿易逆差,既是進口與出口之差,也是消費與儲蓄之差,還是使用與生產之差,三者恒等。只要美國人的消費習慣不改變,美國的貿易逆差是不可能真正縮小的,特朗普所為不過將對華貿易逆差轉化為對其他國家的逆差,根本無法讓美國更偉大。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中美貿易之爭,不過是二十一世界全球影響力之爭的序曲,其本質乃是國力之爭。改革開放四十年,美國一直以開放市場為誘因,試圖將計劃經濟的中國納入全球經濟的軌道,注入市場經濟的DNA,最終希望改變中國的價值體系。但是這個期望變成了失望,於是從奧巴馬第二任起,對華政策的基調由「接觸」轉向「遏制」。這是美國國策上的變化,特朗普不過在這個轉變過程中,加上了濃重的個人色彩,但是「遏制」戰略並非始於特朗普,也不會因為某日特朗普離開白宮而結束。

 

  十五世紀末至今,世界上總共發生了十六次世界老二挑戰老大,其中五次挑戰成功,四次沒有發生戰爭。美國在過去的一百年,擊敗了四位老二。如今中美之爭是世界老大與老二之爭。貿易戰已經大打出手,科技戰初露崢嶸,以後會不會有金融戰、食品戰?不得而知。未來二三十年,筆者看到的是不同形式的較力,時疾時徐,連綿不斷。

 

  短期來看,筆者對6月底雙方達成階段性停戰,並不感到悲觀。這次談判的動態利益平衡並沒有改變,只是籌碼大了,嘴上強硬了。特朗普還是需要階段性成果來邀功,而且最好在美國選民進入夏季假期前發生,以期達到最好的宣傳效果。但是2020年美國選舉年,中國議題肯定是政客的箭靶子。克林頓時代之後的五次大選,初選勝出的共和與民主兩黨總統候選人均對中國持敵視態度。

 

  今天筆者擔心的不是行事乖張的特朗普,而是在對華立場上美國顯現出的空前一致。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無論是左翼精英還是右翼精英,無論是白領還是藍領中間,處處感受到冷戰時候的氣氛。中國精英在計算貿易戰的經濟成本(如美國消費者蒙受怎樣的損失),美國精英用的卻是冷張思維。這是筆者所看到的認知錯位。

 

  毋庸諱言,中美打貿易戰,擁有巨額順差的中國一定吃虧。在美國在華企業、人民幣匯率上中國是可做文章的,但是投鼠忌器,輕易不會動用。投資信心,可能比出口更受影響。

 

  但是從長遠看,過了這個坎的中國經濟一定以內需主導,十五年後中國國內市場的體量可能超過美國市場,中國應該可以發展出自主的科技體系。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上一次中國被嚴重依賴的大哥所拋棄,是60年代初的中蘇關係破裂。特朗普也許是下一位赫魯雪夫。

 

  本文原載於今週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