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9/11/2019

世界處處日本病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如今的世界,幾乎處處都已經成為日本或正在步向日本 — 低增長、低通脹、低利率,是所謂「日本化」。

 

  不少經濟學家這十年從不同的角度提出,全球經濟正在步日本經濟的後塵,其中最不厭其煩講的是前日本銀行總裁白川方明。筆者在一次董事會上結識了白川,之後每次交流他都提到Japanisation。

 

  白川為第30任日本銀行總裁,作為日本貨幣政策的掌門人,任內經歷了兩次巨大的挑戰。第一次是雷曼事件所觸發的全球金融風暴,白川與伯南克、特里謝攜手通過非常措施,穩住了市場信心,拯救了全球金融體系。第二次是安倍晉三第二次就任日本首相時提出安倍經濟學,通過大量發行貨幣、貶值日圓來改變消費者的通縮預期,提振日本經濟。安倍要求日銀將央行的通貨膨脹政策目標由1%提高到2%,並為此實施激進的貨幣寬鬆政策。

 

  白川對安倍經濟學的長期效果不以為然,認為貨幣幻影下產生的增長與物價預期不可持續,對金融體制可能產生的長期副作用不可低估。哪怕最後日本銀行調高了通脹目標,在政策實施上也是念拖字訣,直至他「被辭職」。作為日本銀行法實施以來第一位任期未滿便離任的央行行長,白川方明離去時候沒有鮮花與香檳,但是他的預言卻被證實了。日本從來沒有達到2%的通脹目標,安倍經濟學的三支箭射出去後,經濟除了一陣短暫的喧嘩並沒有走出增長的困境。低增長、低通脹、低利率這個惡性循環,給日本帶來平成時代失去的三十年,而且暫時還看不到打破僵局的曙光。

 

  世界上愈來愈多的國家,正在重蹈白川所管理的那個日本覆轍。需求低迷、投資不景,幾乎成為一個通病。經濟前景不明朗,通脹預期自然不高,消費者情願持幣待購,而消費增長緩慢企業也就不願意投資。針對經濟內在動力不足,貨幣政策被大幅放鬆,流動性滾滾而來,但是企業的投資意欲卻不提升,資金滯留在債券股票市場;貨幣政策效果不佳,財政擴張隨之而來,可是公共開支的乘數效應有限,對實體經濟的拉動力有不逮。

 

  日本病正在向世界蔓延。提起日本失去的黃金時代,幾乎所有日本學者都指向房地產泡沫崩潰。資產泡沫破滅,在世界許多國家在不同時期都曾發生過,都曾有過經濟、資產和社會的痛楚。多數國家若干年之後都會出現經濟復甦。這是典型的信貸周期導致經濟周期的起伏。日本病的關鍵問題不是發生了資產泡沫,而是泡沫破滅後政府的不作為、亂作為,銀行壞帳得不到清理,對實體經濟的支持能力受損,政府一味用貨幣政策來製造人為增長幻影,才是日本病的死結。

 

  白川早已離開貨幣政策決策者的崗位,但是他的各國央行同事們卻仍然在做他當年反對的事情。其實,經濟活力來自民間投資與消費,是乃內生經濟動力,是乃可持續的增長。缺少改革主導的刺激政策,不過是一場本末倒置的政策亂局。

 

  本文原載於今週刊,為個人意見,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