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3/08/2020

疫苗競賽與經濟復甦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一場百年一遇的疫情,激發起一場史無前例的疫苗研發競賽。科學家們爭分奪秒地進行著科研和試驗,那是捍衛人民生命之戰。國與國之間的疫苗競賽,則已經上升到國力之爭。

 

  目前推進的新冠疫苗大致分成五大技術流派:滅活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mRNA疫苗、DNA疫苗和重組蛋白疫苗。最有希望率先推出的有:1.滅活疫苗,中國藥廠領先;2.mRNA疫苗,美國和德國藥廠領先; 3. 腺病毒疫苗,中國、英國和美國藥廠領先。

 

  滅活疫苗的領先者是兩家中國企業,兩款滅活疫苗同時進入了三期臨床試驗,最快10月底可以完成試驗,向政府報批。這類疫苗安全、有效,不過目前公佈的數據不完整,對它的有效治愈度還需要觀察。由於是活病毒,此類疫苗的生產環境要求高,周期較長,目前可知中國年產能約3億支,每人注射兩隻,也就是可能1.5億人口可以在未來一年接受疫苗注射。

 

  mRNA是一項全新的技術,迄今沒有成品疫苗。這種疫苗的特點是針對新冠病毒中的刺突蛋白,打入人體後在細胞內直接生產抗原,激發人體的免疫反應,製造抗體。美國和德國公司幾乎同時宣布進入三期試驗,如果一切順利10月底或11月初向監管當局申請批准藥物上市。產能上美國和歐洲的企業加在一起一年產量24億支,每人接種兩支計算,明年底預計可以有12億人口接種。

 

  第三種流派使用腺病毒作載體,將COVID19的S蛋白基因整合到腺病毒上,攜帶入人體。此流派的代表是中國軍科院和牛津大學及他們的合作夥伴。這兩組團隊最快年底可以推出自己的疫苗。最近一家美國公司也推出腺病毒載體疫苗,採用優化後的S蛋白序列,預計將在9月開始三期臨床試驗,明年1季度可能獲得批准上市。

 

  病毒變異,是一個非常挑戰的科學問題。生物變異其實是進化,此情景實際上每天都在發生,而這個趨勢可能影響疫苗的有效性、持續性。相對來講,mRNA有它的優勢,這種疫苗設計的是刺突蛋白,這個部位的變異度並不高。由於疫苗設計本身針對生物體的保守區域,因此科學家對病毒的防禦性有信心。mRNA疫苗同時激發B細胞和T細胞免疫,疫苗的持續性相對可以得到保證。

 

  筆者看來,疫苗的研發和推廣出現了兩個重要的時間點。第一個是今年10-11月,疫苗研製成功並得到有關部門批准;第二個大約在明年春夏之交,幾個大國有足夠的人已經產生抗體,政府在開放經濟活動上可以更積極主動,全球經濟復甦進入到一個新的階段。在此之前,疫情還可能不斷反复,經濟活動和市場信心也不斷受到衝擊,全球範圍內不確定性依然非常高。

 

  明年中之前疫情發展撲朔迷離,人流限制措施、經濟活動、對應的財政貨幣政策都具有重大的不確定性,而且這種不確定性不僅不可控,甚至無法量化風險。明年年中後,不確定性依然存在,但是隨著社區中群體免疫人數不斷上升,病毒的傳染效率逐漸下降,疫情再次大規模爆發(甚至不受控爆發)的可能性開始明顯降低,人們的消費慾望、企業的投資信心估計會更高。

 

  經濟活動會迅速恢復,但是最終反彈到疫情前七八成水平之後就會明顯放緩,畢竟有一大批就業機會會永久性消失,失去工作的人重新找到工作的時間可能要用年來衡量,新工作的工資也會較低。不過經濟復甦過程,起碼是可以預測、追蹤和政策干預的,整個事情變得可量化了。

 

  筆者同時認為世界範圍內QE在兩年內不會結束。疫情當頭,央行需要不斷製造流動性來維持經濟的起碼活力,支持政府的特別財政支出,保持市場的信心和相對穩定。我們正在見證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印錢運動,QE規模之大令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QE小巫見大巫。

 

  筆者認為疫情是unknown unknown(不可控的不確定性),是不可預判、無法量化的風險;經濟衰退是known unknown(可控的不確定性),是可管理、可量化的風險。疫苗鋪開後,經濟不景仍然存在,但是疫情所帶來的不可控的不確定性逐漸消失,央行就有時間和空間作一些戰術性調整。明年QE仍會進行,但是印錢速度估計會逐漸放緩,貨幣當局可能開始針對資產價格過度活躍提出警告。同時貨幣政策工具也會得到一些調整,除了擴張央行資產負債表外,更多的另類政策干預(如影響收益曲線、動態設定通脹目標等)可能陸續出台。

 

  在此背景下,筆者相信風險資產價格還得漲。過去數月股市的上漲,令許多投資者吃驚,投資經驗越豐富的,越看不明白美股的上漲原因。經濟基本面和資產價格呈明顯的背馳,但是解開這個謎又不困難,簡單來講就是太多的流動性追逐有限的資產。經濟狀況很差,就業狀況很差,但是QE卻令資金源源不斷地湧入股市。當疫情的不確定性消解了,資金會更risk on,更願意上槓桿。不過在可預見的未來,多數企業的盈利都有問題,無法跟上資產價格的上漲,於是一有風吹草動,市場便會大幅震盪;不過有趣的是一俟市場情緒穩定,資金還會回到股市,因為太多的錢找不到出路。

 

  明年春夏之交,可能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時間點。隨著疫苗的推開,群體免疫逐步實現,世界由unknown unknown向known unknown轉移。

 

  *本文根據上海兆偉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江偉先生與筆者之間的對話整理而成,有修改。感謝江偉先生的觀點,文責筆者自負。

 

  本文原載於財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 Huawei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