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1/11/2020

消逝中財政貨幣政策邊界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人類歷史中,自從有了君王就有財政稅收政策;貨幣政策則到了二十世紀才出現,但要到70年代美元與黃金脫勾後,美國才有了理論上不受限制的貨幣政策。儘管如此,多數發達國家的貨幣政策在多數時候還是循規蹈矩的,濫發貨幣的基本上都是發展中國家,IMF等多邊組織耳提面命地教訓他們,財政政策不能失控,貨幣政策必須獨立,如此方能避免債務危機、通貨膨脹、匯率崩盤。

 

  現代貨幣理論提倡,在不觸發高通貨膨脹的情況下,可以允許持續的財政赤字,貨幣政策應該支持財政赤字。它誕生於上世紀80年代,但是一直不見容於主流經濟學家。

 

  該理論今天仍不被主流經濟學家所接受,但卻愈來愈受到政策制定者的歡迎。第一個將現代貨幣理論從學術界搬到政策領域的是伯南克,2008年金融危機中他毅然推出量化寬鬆政策,通過巨量的新增基礎貨幣化解市場的流動性危機。危機期間央行出於緊急應對目的,釋出大量流動本無可厚非,但是危機過後聯儲仍然維持極其寬鬆的貨幣環境,為財政赤字買單,性質就不同了。儘管經濟學家的伯南克曾經批評過現代貨幣理論,政策制定者的伯南克卻成了該理論的忠實執行者。歐洲和日本也先後推出QE政策,並將其常態化,實際上以現代貨幣理念來製定貨幣政策是不爭的事實。

 

  如今的世界,政治家容不得經濟衰退了。經濟榮景是自己的政績,經濟衰退意味著喪失選票,於是想盡各種方法刺激經濟。從經濟學角度看,衰退是經濟周期必不可少的一環,經濟不好帶來庫存調整、工資下降、租金回落,這樣才為下一輪經濟上升奠定基礎。就像冬天雖然嚴酷,卻是一年四季不可缺少的一環。然而,政治家不願意接受經濟有下行周期這個現實。

 

  政治家們能夠花錢買景氣的前提,是央行願意配合,願意通過QE來購買暴漲的政府債務。這兩屆央行行長多軟骨頭,俯首聽命於行政首腦,於是央行愈來愈像政府的出納。自從上世紀50年代聯儲從美國財政部分離出去後,央行獨立性不斷被強調,此論也被洗腦般灌輸到發展中國家的央行身上。

 

  然而一場金融危機和一場瘟疫,令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邊界消失了。原本獨立的不受政府影響的貨幣政策,成為了財政政策的馬前卒。

 

  上一次金融危機後的經驗表明,極度擴張的貨幣政策,未必帶來飆升的消費物價通貨膨脹,因為實體經濟受惠不大。沒有通貨膨脹,央行就可以繼續為財政政策保駕護航,財政/貨幣政策聯營的局面便得以維持。

 

  這次的財政赤字在很多國家都是非戰爭時期最大規模的,新增貨幣量都是史無前例的。筆者相信這次同樣不至於產生足以令央行改弦易張的物價壓力,因此QE局面可能長期存在。QE是不是真的不帶來通貨膨脹?非也,消費物價通貨膨脹也許不嚴重,金融物價通貨膨脹一定厲害。你不理財,財不理你。

 

  本文原載於財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