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4/01/2021

美國打擊中概股,抽刀斷水水更流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陶冬

    陶冬

    持有美國猶他大學經濟學博士、碩士及北京外國語大學學士學位。他對亞洲地區的經濟極有研究,尤其對中國經濟的見解更爲深入。陶博士曾就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及2004年中國宏觀調控等問題作出前瞻性分析和預警。陶博士過去於多家國際及知名的金融機構出任亞洲區經濟研究部及中國研究部主管,工作地點遍及中國、美國及日本,自1994年起獲派駐於香港任職。

    每周更新

    陶冬天下

  在2020年的最後一日,紐約證券交所發布了一則聲明,稱需要遵守美國總統的行政命令,限制與中國軍方有關聯的公司,已經啟動對三家中國電訊營運公司的退市程序,三隻股票於2021年1月7日至1月11日暫停交易。美國對中國的金融戰似乎全面展開。

 

  白宮去年已經推出措施,要求中國上市企業全面遵循會計準則。這個在筆者看來是應該的。接著限制美國的政府資金購買受到標簽的中國在美上市公司的股票,由於適用條例的資金規模不大,措施對市場的影響較小。

 

  這次的動作不同。白宮通過行政命令限制與軍方關聯的中國上市公司的交易。由於監管要求的改變,指數編制平台和股票交易平台先後剔除被針對的中資公司。這些政策對於受到影響的中資在美上市公司,衝擊可能是巨大的。也許更多的措施會出台,更多的中資企業受到衝擊。繼貿易戰、科技戰之後,美國在金融領域對華開打了。

 

  一如在科技領域的交鋒,美國在金融領域對中國的研究看來也十分深入,對於中國企業的軟肋拿捏得頗為精準,政策槓桿也用得巧妙,措施出台有條不紊。特朗普政府在離任前夜拋出如此大招,意圖造成既成事實,影響拜登新政府的對華政策。

 

  拜登政府上台後,焦點一定放在控制疫情和穩定經濟上,對外政策並無迫切性,不需急著改變。美國的對華政策,恐怕是最不急著改變的。在遏制中國崛起問題上,民主黨和共和黨的立場非常一致,拜登政府應該會跟隨現有政策來開局。特朗普政府已經拿到的成果,新白宮主人都不會放棄,這也是為甚麼特朗普臨離任之前還要出手,就是要為拜登設定基調。

 

  事實上,拜登的外交團隊基本上沿用了奧巴馬時代的官員,候任國務卿布林肯就是奧巴馬政府的副國務卿,是當年重回亞洲戰略的設計者和執行者。相信拜登政府仍然會對中國採取遏制、圍剿戰略,只是在風格上與特朗普有所不同。由於在抗疫、氣候等問題上需要中國的合作,拜登政府在上任初期應該不會像特朗普政府那樣極端施壓,但是特朗普政府已經推出的極端政策暫時見不到被撤回的希望。

 

  中美之爭,說到底是世界老大與老二之間對世界的控制權之爭,時至今日美國對華戰略的落腳點已經從「接觸」轉為「遏制」,從市場到科技再到資本,美國不會再像過去那樣用經濟實惠來換取中國政治上的改變。這就決定了兩國之間的金融戰只會不斷有之,時疾時徐,連綿不斷,成為新的角力場。

 

  然而,中國經濟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零售市場的體量開始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中國既是世界加工廠,又是世界消費者,科技創新(尤其在應用領域)也開始「補短板」。預計在未來十年中國經濟仍會以較快的速度發展,同時作出一系列的結構性轉型,並率先進入「數據時代」。換言之,美國對華制裁、限制可能構成不便,但是無法從根本上改變中國經濟進一步向上向好的趨勢。以內需為主的中國公司的盈利、增長,與經濟形勢關聯密切,這也是美國制裁無法扼殺的。

 

  只要有盈利增長,有資金需求,就會有資本平台為之服務。美國的打壓,只會令中國企業出走美股,在其他地方尋求資本交易。如果中國企業真的有投資價值,多數資金會找到繞開美國監管的辦法,通過其他平台進行投資。中國公司需要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是金子放在哪裏都會發光。

 

  「抽刀斷水水更流」。長遠來看,特朗普又出了似是而非的昏招。

 

  本文為個人觀點,並非任何勸誘或投資建議。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放大顯示

精選文章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