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12/03/2019

用錢買時間可以,買特權呢?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方元

    方元

    方元,曾爲一家跨國企業的高級行政人員,奔波於上海、臺北、香港和新加坡。40歲前仍是負資産,欠樓按幾百萬元,沒積蓄沒股票,銀行存款亦只有三個月左右工資,座右銘是「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後得《富爸爸窮爸爸》一書啓蒙,決意改變理財習慣,學習投資,以十多年時間做到完全財務自由,做自己喜歡的事。

    金錢世界

  咦,原來有Fast track!

 

  多年前,去新加坡環球影城,門外長龍,慶幸早已在網上訂購,而且用有海外護照和用信用卡預訂,還有特別優惠。

 

  但遠不及fast track吸引,之前在東京迪士尼已「享受」快速優惠的樂趣了。

 

  Fast Track就是買了樂園入場券後,再給附加費讓你不用再花時間,在每個景點或遊戲時排隊入內玩。

 

  但環球影城的fast track十分貴,差不多是入場費的一倍;心想,時間省了不少,便立刻付款。

 

  Fast Track 真的很快,每個景點都不用排隊,不到大半天便玩完整個樂園;之後還有時間返酒店Sands的天台泳池,邊游水飮香檳看日落。

 

  不用花1-2小時在排隊,原來用錢買回來的不只是時間,還有優越感。

 

  年輕時去加州迪士尼,剛好推出「Flash Mountain」,惹來哄動。當天我們在識途老馬的朋友帶領下,因為早已在之前訂了郵購門票,故可在8時已可搶先,比在門口排隊買票的人早一小時入場。

 

  我們先奔向最受歡迎景點「未來世界」,不用排隊已可玩;但之後差不多每個景點起碼要排45分鐘至個多小時……

 

  瘋玩了12小時,那條排「Flash Mountain」 的人龍仍十分長。龍尾指示起碼要3小時,我們排到9時多,已經沒力氣了,決定放棄;但朋友夫婦倆則來過多次,這一次陪我們到訪就是為了「Flash Mountain」,說會堅持下去。

 

  我們返回汽車,睡睡醒醒,卻不見朋友們回來。過了不知時候,他們卒之回來了,看看鐘,已是午夜,以為他們玩了,原來仍只是一個「排」字。

 

  即是當年有fast track出售,仍是窮小子的我們,也只有去排隊了。

 

  Michael J. Sandel,哈佛大學教授,世界級學者,曾獲哈佛大學教學卓越獎和美國政治學會辦法特別成就獎。在2002-2005年曾擔任美國總統生命倫理委員會委員,他的另類教學大學課程,累計有超過15,000千人修讀。他在《錢買不到的東西》直接指當今世界越來越多的人事物都有標價,市場機制變得無所不在。當社會變得甚麼都能買賣時,我們其實要付出巨大的代價,承受著想像不到的後遺症。

 

  去迪士尼樂園玩,人人一樣,每個家庭都一樣依著同一輪候時間。但有了fast track,情況便不一樣了。有些樂園還會刻意,為一些付得起更多錢的貴賓,安排特別通道出入,而且有宣傳大使帶著他們不用排隊進入景點外,又安排欣賞節目的最佳座位、安排餐廳的最佳位置,看煙花的最佳觀賞地點等。

 

  Fast Track的出現,有人認為是你情我願,樂園為願意付多些錢的人提供快捷,而且樂園又可增加收入,正是兩存其美。

 

  但有人則認為是不公平、不道德,變相鼓勵就是大家向市場靠攏,一切以錢看。

 

  付錢代替排隊,是以一種市場倫理(付錢購買較快服務)取代排隊倫理(先到先得)。市場VS排隊,付錢VS等待,是分配事物的兩種方式,排隊具有較為平等的意思。

 

  市場取代了排隊,趨勢已經滲入了我們的生活裏,而我們亦有點覺得這是順理成章。

 

  當我在環球影城享受這種優越感的同時,看到其他排隊人士的眼神,卻不是羨慕,而是一種充滿不屑和恨意,我不得不懷疑自己的行為。

 

  看似市場機制可以帶給我們富裕、美好、自由,當然還有時間,但是如果一切都以市場主導的話,我們自己無形中也變成市場一部分,最終人的價值也沒有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http://goo.gl/5qT9Op
Android版: http://goo.gl/nc3xAn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