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11/01/2019 09:30

《談國論企-黎偉成》中美結構性問題分歧大須深談

  《談國論企》中美於2019年1月7日至9日舉行的副部級經貿磋商後大半日,始幾乎同
時各自發布消息,表述內容側重不同重點,顯示雙方在不同的利益有頗大的不同要求,而最大的
分歧與矛盾該是「結構性問題」,但中國商務部表此舉「增進了相互理解,為解決彼此關切問題
奠定了基礎」。要是中美在3月2日之前進行更多的電話、面對面的會議,即使未必能夠達成全
面的協議,局部協議和於限期過後續談,亦屬良佳成果。
 
*美方須續停加徵關稅予貿談達互利共贏協議*
  
  環球金融市場對中美此番的副部級經貿磋商,會達成協議,寄以無限憧憬,但我對會議卻有
頗大的保留,理由為(一)中美雙方仍存在相當繁多的重大分歧和矛盾,故此番磋商是在美國單
方提出的暫時不加徵新的關稅稅率3個月的限期的幾達一半,卻只是如中國商務院所發表的公告
就共同關注的貿易問題、結構性問題(i)進行了廣泛、深入、細緻的交流,(ii)增進了相
互理解,而相關的「交流」和「相互理解」實際在過去好幾個月都做過,可解讀者為此番之磋商
,顯然未有進一步的改進中美的經貿關係。
  我看中美經貿關係所存的最大問題,是(I)結構性的問題。即使中、美雙方未有披露相關
的內容,但坊間所傳的磋商涉及美方指中方所謂強逼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貿易壁壘
、網絡竊取商業機密等問題,甚至要求中國加大開放力度,即使未有得到正式的印證,唯是美國
的官員在過去多個月不厭其煩的一而再提出,這些結構性的問題有相當部分是美方單方未經深入
考據的想法。中方需要耐心的說服,始有望化解對方相關頑見,一、兩次的副部級或更高層次官
員的磋商,實難遂願。
  尤其是(II)兩國元首於2018年12月1日在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20國集團
G20領導人峰會後,共進晚餐並舉行的會晤,只是達成「原則共識」,兩國工作團隊要在3月
2底前「朝著取消所有加徵關的方向加緊磋商,盡早達成互利雙贏的具體協議」,最大的難度,
當然是要達成「互利雙贏的具體協議」。特朗普於2018年3月開始對華咄咄掀起一波又一波
的經貿、科技戰,實際是要在「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引發的保護主義劣思所生惡行,所要取得
的「絕對性利益」,以此廝之個人霸道主義不斷惡化,中美要達致互利雙贏的具體協議,當非三
兩個月磋商便能為之。
  至於(二)貿易問題,則相對於結構性問題較易處理和解決。因美方所發表的公布主要的兩
點,有(A)「美國希望降低對華貿易赤字」,此為特朗普之屢言屢說,連三歲小童皆知的「希
望」,最大的問題是降低美國對華的貿赤的時間表和規模。特朗普十分急進、暴躁,要等多一秒
鐘也「煩」,此可印證於此廝與民主黨要員談美、墨邊境建圍牆撥款,連對方的報告看也不看,
只是直接問和聽到「不」,便迅表「浪費時間」一走了之,對美國的貿赤問顯然亦不會有任何「
耐性」吧。
  
*須防特朗普貪得無厭在政軍圍堵封殺*
 
  和(B)美方所表的「中國同意進口相當數量的美國農產品、能源產品、製成品、其他商品
和服務」,看來亦不易產生「互利雙贏的具體協議」。
  由是(三)中國即使釋出很大、很大的誠意,做出很多很多的妥協行動,但特朗普亦會盡量
發揮其貪得無厭的霸道和無理的「要求」,估計(1)中美貿談未必可以在3月2日即一個多月
內達成「互利雙贏的具體協議」。最理想的結果是(2)雙方以先易後難的策略,達致有同識和
有執行之道的初步協議,再留下「難」題,在美國願意繼續暫緩對華加徵關稅的基礎底下進行新
一輪的貿談。此方為可達「互利雙贏的具體協議」之道也。
  中國仍得在政治、經貿、科技和軍事等許許多多方面,提防特朗普之圍堵、封殺,因此廝品
格太劣、做事太凶狠,千萬不可稍一減低防範之心之行。《資深財經評論員 黎偉成》
(waishinglai210@yahoo﹒com﹒hk)

「港元定存息率」大比拼 食息都要食得醒 https://goo.gl/i9KA4Y
專家陣容
顯示更多
產品簡介

【etnet社創SoIN】無障畫創大賽 -「網上我最喜愛獎」公眾投票

【立即投票】「我最喜愛的社企計劃」全民投票

【etnet Bonus賞你】《野遊去保育》生態旅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