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25/11/2016 10:40

《財經觀點-雷賢達》民主選舉,精英階層影響漸黯

  《財經觀點》英國公投決定脫歐,令許多精英、既得利益者、商界和金融界大感驚訝。11
月美國總統大選揭盅,再次令大多數人倍感驚訝,因過去數月選戰活動中發生的事情,讓很多人
預期特朗普無法勝出。
  當主要金融報紙的社論文章都刊出「為甚麼人們不應該投票給特朗普」的文章,《華爾街日
報》的社論卻堅持不表態支持任何政黨,而讓民眾自行決定而不是被影響。這再次顯示,許多精
英和既得利益者仍然試圖影響選舉結果,只贊成符合他們利益的人,並盡可能想盡辦法擊倒那些
與他們政見立場不一的人。
  其顯示出來的是一場權力鬥爭的遊戲。為獲得權力而鬥爭,最終目標是掌握影響。沒有了權
力,很多人都會認為是失去影響力,有些人甚至覺得,失去或未擁有權力,將會很失落。這不僅
是對參與競選的人如此,對那些競選者的支持者而言,感覺亦是如此。在選舉之後,艱難的感覺
和鬥爭仍會持續。

*西方國家大都尊重選舉規則和結果*

  在西方世界,人們大都尊重選舉規則和結果。勝利者會試圖與在選舉中提出嚴厲批評者、或
落敗的對手,化解對立甚至達成和解。正如我們所見,特朗普對希拉里多年來的服務表示讚賞,
亦委任不支持他的人。同時,希拉里亦表示人們應該給特拉普領導國家的機會。
  然而,發展中國家似乎缺乏這種競爭精神,特別是當勝出者嘗試達成更多和解時,敗選者鮮
有努力去彌和差異。
  2012年香港特區行政長官選舉之前,我寫過一篇主要文章評論指,無論選舉結果如何,
無論誰最後勝出,所有各方都應該向前看,共同努力支持政府施政。但後來發生了甚麼,人們可
以自行判斷。正是我們所處的發展階段,導致持續的爭鬥。我們仍然遠離西方民主、遠離政治思
想的成熟。人們可能批評目前的選舉制度。但我懷疑,即使我們真的能夠「一人一票」選特首,
選舉後的行為會否更好或截然不同?

*英國脫歐、特朗普勝出不感意外*

  2008年,我預期奧巴馬將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因他推動變革。2012年香港特首選舉
中亦是一樣,我們看到同樣的主題佔了主導地位。某種程度而言,其他選舉皆是如此。
  自2008年以來,在任者想做出改變,但不知何故,既得利益者、壟斷巨頭、精英階層繼
續施加強烈的影響力,從而大部分都因反對、既得利益者的拖後腿和其他考慮因素而無疾而終,
或大大減低改革力度,或寸步難移。
  同樣自2008年以來,由於全球金融危機、量化寬鬆、超低利率、零利率甚至負利率,有
人可能會認為,這些有助避免全球經濟嚴重衰退和推動全球經濟恢復和增長。然而,零利率扭曲
了資產市場,如我們在債市價格、股市價格、物業價格、科技股估值所見,除商品以外的所有資
產價格都急劇上升、衝破頂點。這種急劇上升的資產價格進一步擴大了收入差距和令不平等升級

  我甚至評論說,經濟增長的好處非但沒有提升所有人的福祉,反而令少數那些擁有財富的人
、有能力借貸的人、懂得和利用槓桿操作的的人和機構集中繼續受益。而其他人則繼續被壓搾,
如領取養老金過活的人、勞工、低收入群體,生活每況愈下。
  在此情況下,沒有人應該為英國脫歐公投的投票結果感到驚訝,亦同樣不應為特朗普勝出美
國總統大選而感到驚訝,我亦不感意外。未來幾年,我不會驚訝看到更多類似的結果。

*不需要為任何選舉定性*

  媒體上的許多評論家都警告民粹主義的興起和民粹主義的危險。討論此話題並不正確,因其
沒有試圖承認貧困階層的處境惡化,如勞工、中低收入群體面臨甚麼困境,並繼續否認過去10
年發生了甚麼事,特別是全球金融危機後這些群體的大多數人面臨情況的急劇惡化。
  我們並不需要為任何選舉定性,但既得利益者、精英階層、壟斷巨頭以及從事商業和金融業
者,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在任何自由選舉競爭中的機會已處於劣勢,受影響的大多數選民大舉投
票表示不滿。這種正在來臨或者需要到來的變化已清晰可見。而這對任何政府和任何選舉來說都
有重大的政策影響。
  我認為,應使用「務實主義」而非「民粹主義」這個短語,並採用非常務實的方法來面對和
處理變化和所需的改變。停止繼續否認和抱持那些最終無法實現的,或以自示和優越態度看法處
理問題,愈早改變過來好過愈遲。如果更好的是在仍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和權力時,甚至去爭取
獲得更多的權力去影響,就應決定做出改變並且是迅速和實質的改變,而不只是出口術。
  英國首相是當今一位非常洞悉時務的政治家。在脫歐公投之前,她贊成留下,但脫歐公投後
,她卻轉了180度。儘管她來自保守黨,並在前首相政府工作,但她立即處理了全部的前內閣
成員去留。她對內閣職位做出巨大改變,並重新任命新財政大臣,並將主持脫歐公投的成員納入
其中。此外,她還準備解決一些最前沿的問題。
  更不用說特朗普政府。據報道,新任命的人都是強硬派,並準備解決他們認為不可持續或不
正確的問題,他甚至委任在競選時反對他的人。令人懷疑的是,特朗普在選戰中提出的承諾可以
推行多遠,甚至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推行。但是我們不應該懷疑他的思維方向,在他成為總統後
並不會有太多脫軌或大思維有所改變。這只是角度和程度的問題。

*2017特首選舉必須要更多改變*

  在2017年香港即將舉行的特首選舉中,我強烈認為有必要進行進一步改革和更多改變,
以解決香港面對的許多問題。這些問題正愈來愈擴大,並令貧困者、勞工階級、低收入群體的地
位不斷惡化。我們還需要承認和接受,香港進一步融入內地是必須的,但同時我們應該承認,有
需要支持和幫助那些受到嚴重影響的本地商家、本地居民、本地消費者權益,優先考慮那些想擁
有自己的單位的本地居民,大力支援弱勢社群、低收入人士、年老長者生活。
  我們必須處理生活在根本不適合人住的劏房或籠屋內的居住者,將他們遷往臨時房屋和最終
搬到公屋。如果我們不將他們遷出,這些可怕的條件將在每一天繼續惡化,並遲早帶來災難性的
大禍。
  我們應阻止建造面積小於一定規模的新單位。如果房價非市民所能負擔,價格就應該下跌,
而不是將單位面積不停縮水。等待供應上升或者等待房價自動下跌,是一個太漫長的過程,我們
需要在發生更糟糕的情況前避免。我們需要正視非本地居民購買房屋怎樣推高樓價,減小對本地
居民的住屋供應定出針對政策。
  我們應該開始分階段推出勞工階級的全面退休保障,然後進一步合理擴大至因各種問題未能
就業的人士,在全民退保框架下給他們相當於其他在職業人士應有的。在職人士退休供款是必須
,供款額亦要提高。政府和商界可一起參與退休保障計劃,最終達至全民退保。
  由於強積金不是長期服務金或旨在抵銷遣散費,我們應該設法停止允許此做法。過去,勞動
福利的各種改善(勞工福利)總受到反對和激烈阻止,現時或將來亦不會有甚麼分別。唯一的問
題在於,政府願意用多少錢去支持改變或從哪天開始。而我們有資源去支持過渡安排。
  我認為有需要推行稍微更累進的稅制,對那些有能力支付、消費的人徵的稅,去擴大的收入
,現時許多人甚至不需要支付任何稅。目前沒有必要增加任何稅收,因為政府會有持續財政盈餘
。本財政年度再次有比預算多的盈餘。但很重要的是,要向社會人士釋放我們關心並認真對待收
入差距和不平等現象繼續擴大並且願意處理它的訊號,並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更多幫助,並為能夠
增加低收入群體就業機會的領域投資和付出,這一定好過只是保持現狀或試圖維持差距不再擴大
為好和更重要。

*繼續連任,政策便可持續*

  自2012年以來,隨著政府換屆,住房、扶貧和社會救助方面推動了許多變化,投入力度
亦大。由於市場變化,這需要進一步加大和擴大支持。我想說,最近幾年只是變革的開始,在未
來的歲月裡,我們需要進一步繼續努力,擴大、深化和加快過去幾年中所作的努力。現今政府持
續下去,可更大力度深化、加大、加快貫徹執行政策,推動社會經濟民生法站。
  我們應該讓既得利益者、壟斷巨頭準備好承擔必須更多,更傾向於有利大眾而不是精英階層
和既得利益集團政策推動。在我們進一步和更快地前進以解決不平衡之前,社會和諧將不會恢復
。就這一點來說,沒有其他選擇和替代品,這不是誰執政或誰是行政長官的問題。
  如果目前的政府繼續連任,政策便可持續下去,應該更為有利及已準備好應對我們面臨的問
題,而不必猶豫或繼續等待更多的共識,因現在所謂共識主要取決於最不願意改變的既得利益者
。無論何時都應該勇敢地努力追求合理和公平的訴求的實現。《資深基金業人士 雷賢達》

註1:本文為個人觀點。
註2:本文由雷賢達先生用英文撰寫,《經濟通通訊社》記者俞瑾整理。

專家陣容
產品簡介

【etnet Bonus賞你】The ONE x Rilakkuma 2018最「熊」月曆及「輕」鬆小熊戶外椅

【DIVA Channel】賞睇《生命因妳更強》

【etnet Xmas Bonus賞你】新城市廣場‧星光泡泡許願泉體驗及粉彩Selfie棉花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