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2014-06-19 09:55:21

《國金與投資-曾廣標》伊拉克亂局解謎,油價炒上誰有利

  由於數以億計的人日以繼夜觀世界盃球賽,環球股市的成交處於低水平,這不等於一定是跌市,只是投資者暫時無心戀戰而已,而由於即市的波幅有限,就算不愛看球賽的小股民,也覺得炒作的機會大減。

 

  地緣政治危機卻突然又多了一個伊拉克,本來,對於這個爛場,外界已很少理會,對金融市場無大影響,近兩、三年美軍撤走之後,首都巴格達仍常有自殺式炸彈襲擊,死傷有時多達數百人,但市場不予理會,因為沒有影響石油的供應。

 

  但今次突然殺出了一個本來不知名的極端武裝組織,名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簡稱ISIL),他們從敘利亞轉戰伊拉克攻城掠地,政府軍節節敗退紛紛棄守,有直逼巴格達之勢,雖然石油供應即時無大影響,但市場擔心伊拉克改朝換代,成立與拉登阿爾蓋達有關的極端教派政權,大戶趁機炒高油價,連帶疲弱的金價也稍為反彈。

 

  不過,伊拉克內戰暫時對環球股市影響不大,畢竟雖有重要煉油廠被攻佔,但石油出口仍沒有受干擾,而油價上升反而利好美國的能源股。此外,最大產油國沙特阿拉伯保證必要時可以增加出口,股市分析員普遍認為油市只是投機炒作。

 

  小布殊出兵改造中東反而令伊朗得益,奧巴馬借「阿拉伯之春」推動民主化引來更多爛場,中東實質上早已變成伊斯蘭兩大教派系遜尼派和什葉派之間惡鬥之地,背後的大老闆分別是沙特阿拉伯和伊朗。

 

  伊拉克的什葉派借美軍推翻薩達姆遜尼派政權後上台,令到原在區內佔優勢的以沙特阿拉伯為首的遜尼派各油國感到威脅,沙特作為遜尼派強國,開始借區內民主運動擴大本身的影響力;反之,奧巴馬政府對區內形勢掌握不足,阿拉伯之春在多國演變成複雜的教派衝突,令沙特王朝坐收漁人之利,除了直接派兵鎮壓巴林的什葉派造反教眾之外,埃及幾經轉折,軍人出身的新總統塞西是親沙特分子,而在敘利亞,反對小阿薩特什葉派政權的叛軍,主要也是由沙特資助。

 

阿爾蓋達較難獲得有心人資助

 

  由於拉登的阿爾蓋達組織也屬於遜尼派及在敘利亞參戰,令到奧巴馬舉旗不定,不想即時改朝換代,沙特王朝雖視阿爾蓋達為敵,但個別貴族一直資助同屬遜尼派的極端組織,背境怪異的ISIL,本來是主動靠隴阿爾蓋達的一個極端遜尼派支派,但由於不受約束及以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建國」為目的,不符合阿爾蓋達的泛伊斯蘭聖戰理念,雙方因而分裂。

 

  ISIL的領袖巴格達迪是伊拉克的一名遜尼派神學博士,他善於收買人心及統領部隊,因此,當ISIL在敘利亞參戰後能迅速冒起,然而更值得留意的是,巴格達迪的組織擁有大量資源,背後擺明有大老闆,有點兒像拉登在上世紀80年代初出道時一樣。

 

  在中東極端教派的世界,大伙鼓吹的都是以聖戰來建立「真正的伊斯蘭國」,在遜尼派和什葉派都有這類人和這類的組織及甚至政權,但要大量吸納新血,必須有兩個條件,一是有錢有資源、一是能夠打勝仗。拉登死後,由二號人物原籍埃及的札瓦赫里繼任,但他長期患病匿藏於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邊區,影響力大不如此。此外,阿爾蓋達已成為國際恐怖主義的代名詞,已較難獲得有心人大力資助,因此,個別不受制約的支派反而冒起,

 

  在歐洲甚至美國,近年有數以千計激進伊斯蘭青年到敘利亞參加反小阿薩特政權的內戰,歐美政府並沒有制止。在造反區,最有實力接待及培訓這些青年的便是巴格迪特的ISIL,阿薩德家族雖來自什葉派支派,但他們領導的復興黨是一個世俗組織,因而成為極端伊斯蘭份子的死敵。在教派紛爭上,阿薩德家族別無選擇,只得與同屬什葉派的伊朗結盟,另一方面亦背靠俄羅斯盼自保。

 

  小布殊陰差陽錯在伊拉克炮制出一個什葉派當權的政府後,對奧巴馬和沙特王朝來說,推翻阿薩德家族政權很有必要。然而,由於阿爾蓋達等介入,奧巴馬投鼠忌器,臨陣退縮。沙特王朝則早已不怕阿爾蓋達,但也不可能公然勾結這個國際恐怖組織,因此,暫時讓敘利亞分治,把攻擊矛頭轉向伊拉克,而最可用的部隊便是ISIL。

 

伊拉克分裂已對市場影響不大

 

  來自伊拉克的巴格迪特,與薩達姆政權的舊部早有聯繫,而在伊拉克北部,只要不破壞庫爾德族人的利益,要收復遜尼派的土地並不困難。事實上,他們要建立「新的遜尼派國家」,在遜尼派民眾之中亦有民意基礎。

 

  無論在敘利亞和伊拉克,被戰爭洗禮而激進化的遜尼派教眾,均視現政府為佔領軍,特別是伊拉克以什葉派為主的政府軍,從來沒有實戰經驗,當ISIL幾千兵馬殺入及由前遜尼派副總統易上拉欣等人聯系各部族響應,伊拉克政府軍變成不堪一擊,不戰而散,造反者以公開屠殺俘虜來恐嚇什葉派官兵,這不是巴格達迪的獨創,而是薩達姆政權的慣技,否則,佔少數的遜尼派過去又怎可能長期統治佔多數的什葉派教眾?

 

  對於如何支持以馬里基為首的伊拉克什葉派政府,奧巴馬也有所顧忌。目前,是先施壓要求馬里基改組政府,引入遜尼派人士及庫爾德族人。此外,親美的首任什葉派總理阿拉維已返國,作為美國的B計劃,不過,過去不敢與伊朗過份親近的馬里基,現時反而想借助美國和伊朗的「面和心不和」而自保,公開表示不滿的是沙特王朝,謂伊拉克遜尼派造反是被什葉派政府逼成的,沒有甚麼大不了,叛軍只會佔領而不會破壞油田,就算在戰鬥令伊拉克石油出口減少,沙特也能包底云云。

 

  中東的現實是爾虞我詐,敵友常變,現時奧巴馬手上的牌不多,但也不會太驚慌,只要伊拉克政府撐住巴格達,已可向美國民眾交待,不會影響民主黨對11月中期選舉的布局,於是,一些特種部隊已前往協防巴格達,必要時與伊朗也可商量,繼敘利亞之後,伊拉克也已淪為分裂國家,但對金融市場確實影響不大。

 

  我對沙特有信心,即目前無需擔心中東石油供應會大減,反而應更留意俄羅斯如何與烏克蘭新政府和歐盟談判的進展,至於美軍徹出阿富汗之後又會怎樣,則是後話是了,金融市場暫時亦不予理會。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專家陣容
顯示更多
產品簡介

【etnet新春賞你】皇室堡 x Pete and Gulu「乾淨『企』理衣物籃」乙個

【etnet社創SolN】有種‧成長之和「孩」共處同樂日 – 立即報名

【etnet新春賞你】LEE GARDENS利園區「迎春接福利是封」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