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2014-07-16 09:26:49

《陶冬天下-陶冬》定向降准及其背後

  全世界經濟都面臨著同樣的問題:央行超寬鬆的貨幣政策令銀行盈利十分亮麗,但是卻無法讓銀行將資金轉介到實體經濟中去。銀行去中介化,阻斷了貨幣政策向經濟的傳導機制,一方面金融市場熱錢滾滾,另一方面實體經濟卻面臨流動性不足的尷尬。為此各國央行各出奇謀,力圖打破流動性怪圈。英格蘭銀行為中小企業信貸擔保,歐洲央行最近承諾為借貸實體經濟的銀行提供超低息流動性支持,中國人民銀行則啟動定向降低存款準備金率的程序。

 

  最近中國人民銀行連續三次定向降准的決定,標誌著中國貨幣政策在方法論上的一次重大調整。過往的貨幣政策,講究全國統一,無差異性地利率或流動性政策,但是如今的貨幣政策著眼點便是通過差異性的政策,以「聰明彈」的形式,對實體經濟中薄弱環節實施更有針對性的支持。「定向」的真意,在於差異性、針對性。同時,央行的政策標的,似乎在從數量控制(在某種程度上即是即是量化寬鬆)趨向價格控制(即是通過影響利率曲線,微調資金的短期和長期成本)。為此人民銀行甚至準備祭出新的政策工具,促進銀行重回實業借貸,降低資金成本。

 

  李克強內閣發軔以來,無論財政政策還是貨幣政策,在出台刺激性經濟政策上顯得十分謹慎。其實政策決策層內部,對如何運用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是有爭議的,最終中國人民銀行的思路似乎佔了上風。人民銀行不認為中國整體經濟缺少流動性,只是個別領域由局部性的資金短缺現象。同時,債務槓桿已經拉得很高,進一步放水可能對金融的長期穩定構成威脅。而且每一次放寬貨幣政策,都帶來房價的飆升,加劇房地產市場失衡。

 

  筆者贊同人民銀行對流動性的分析。的確今天實體經濟並不是全面性的缺錢。民營投資意欲低下,所以民營經濟對投資資金的需求頗為低迷;國營企業在銀行隨時可以拿到貸款,房地產市場更是熱錢橫流;居民手中儲蓄太多,安全及回報合理的投資工具不足。缺錢的只是經濟的部分角落,主要分兩類。1)小銀行之前過度炒作,槓桿過高需要錢。開發商大量囤地炒作,現在賣房不易,資金周轉出現困難需要錢。這些其實是政府希望控制經濟泡沫的領域,不到萬不得已央行並不想放水。2)民營小微企業始終無法得到銀行借貸的支持;三農經濟在中央層次上獲得支持,但是在信貸上卻是雷聲大雨點小;民營企業目前面臨互保危機,一家企業「跑路」,整條債務鏈受到威脅。這些經濟的軟肋,但又是政府希望扶持的。最後還有一個令政府糾結的領域,就是地方政府債務。地方政府為出政績,大舉借貸上基建項目,多數地方資金趨緊。地方政府是政府的一部分,中央政府很難坐視不理,但是另一方面北京又必須消除地方政府的道德風險,不能讓他們不計後果、不計成本地舉債。

 

  整體經濟並不缺錢,個別部門流動性不足,但是個別部門中又需要有保有壓、區別對待,這是成就貨幣政策趨向於定向寬鬆的宏觀經濟背景。北京一方面希望為實體經濟中有需要的部門輸送流動性,另一方面又不願意再次放水重新點燃房地產炒作之風;北京一方面願意適度與定向地增加流動性供應,另一方面並不情願改變貨幣政策微弱偏緊的大環境。定向寬鬆變成為新的政策方法論,在政策意向上可進可退,在資金流向上針對性也較強。

 

  目前貨幣政策的另外一個重要思路是,適度提高短期資金成本,降低長期借貸成本。中國已經從全球金融危機後的非常時期走出來,央行也明言經濟去要去槓桿、降過剩產能。政府樂見短期銀行間拆借利率、七日repo利率上升,短期市場利率的確在尋求新的均衡點。但是同時,政府認為長期融資成本過高,正在窒息投資,並埋下威脅金融穩定的種子。銀行金融中介功能弱化,令大批實體經濟中的企業無法循正規銀行渠道獲得銀行信貸,被逼通過影子銀行集資。2009年後銀行信貸幾乎沒有增長,影子銀行業務暴漲,便是信貸失衡的寫照。影子銀行經過層層通道,利率也就不斷加碼,到最終用戶手中的資金成本往往是雙位數的,筆者最多見過30%的利率。對信用風險高貸款個案徵收較高的利率無可厚非,但是由於經手環節眾多而墊高利率,既不利於投資的健康發展,也埋下了今後危機的種子。定向寬鬆,也希望舒緩實體經濟中高利貸現象。

 

  其實許多影子銀行的資金本來就源自銀行,銀行礙於監管將部分表內業務移向表外。如此操作,銀行的賬面好看了,風險卻未必變小了,最終集資成本增高了。目前的監管趨勢是讓銀行的表外借貸重歸表內,增加業務透明度,將表外借貸納入監管,同時降低借貸成本。

 

  定向降准,是一項政策創新,意在將流動性輸送到政府希望扶持的領域,並降低資金成本,但不至於造成新的流動性泡沫,其政策立意無疑是正確的。定向降准的政策效果目前並不清晰,一切取決於銀行。此項政策的關鍵,是銀行會不會真的將資金傳導到政府希望扶持的領域。第一,這些領域的信貸風險並不低,也沒有國企母公司作擔保,銀行過去不願借貸,在信貸環境轉差的今天銀行是否跟著政府指揮棒轉,尤為未知。第二,銀行很可能將其他貸款包裝成三農、小微貸款,稀釋政府為此等領域的政策善意。筆者認為,在銀行金融中介功能恢復之前,央行試圖通過銀行來向實體經濟輸送流動性,效果未必理想。

 

  真正的政策創新,應該聚焦於改革。利率市場化,打破銀行壟斷,讓願意為實體經濟提供流動性的民營資金入場競爭。這是打通實體經濟融資血脈,降低資金成本的正途。

 

  本文原載於財訊,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專家陣容
顯示更多
產品簡介

【etnet Bonus賞你】好好社企 中秋精選月餅禮盒

【etnet Bonus賞你】領展TKO Gateway便攜式香薰機

【etnet Bonus賞你】荃灣千色匯及元朗千色匯 x 韓國紙雕插畫藝術家Soo Min Kim 消暑手搖沙冰杯+簡約家用收納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