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2014-09-11 10:04:22

《國金與投資-曾廣標》奧巴馬如何淪為美國最劣總統?

   本文發表之時,剛好是911,這幾天是恐襲高危日,但願今年又逢凶化吉吧。由於時差關係,奧巴馬會在香港時間早上發表其消滅「伊斯蘭國」的大計,但估計仍將是以代理人戰爭為主,美軍只會有限度介入。

 

  小布殊曾說反恐戰要進行好幾十年,但他在伊拉克推翻薩達姆侯賽因之後,卻過早於2003年便在軍艦上表演式地宣布打勝仗,接著便改為上演連場「顏色革命」,要在各地推行西式民主來取代「不同的文明」。之後,世界卻變得更混亂,小布殊也在金融海嘯一片責難聲中結束其8年任期,美國迎來第一位黑人總統奧巴馬,他強調要改變(Change),一時之間,民望高漲,

 

  結束對外戰爭重建金融秩序改善民生,是奧巴馬的口號,也是美國的主流民意。奧巴馬的口才天下無敵,但不久之後,便被看穿了是有心無力份子,6年來,強行推全面醫療改革可說是唯一成功的大事,但在美國社會,對於其醫保卻仍然爭論不休,並沒有為奧巴馬帶來高分數,醫保一役之後,控制眾議院的共和黨人對總統更不買帳,兩黨鬥爭更加激烈。

 

  奧巴馬兩年前雖成功連任,但眾議院仍被共和黨人牢牢控制,反映出主流民意期望兩黨共治。然而,兩大黨鬥爭更烈,常弄到最後一刻才可解決財政赤字上限的問題;然而,要民主黨籍總統大幅削減開支是不切實際的,於是,財赤的到頂爭吵成為常態,任何的妥協都只是臨時性的。

 

  今年11月是奧巴馬任內最後一場中期選舉(主要是改選國會),一般相信,選民不可能把大權都交與民主黨,寧願繼續兩黨制衡。

 

  奧巴馬曾經強調要改革金融體制,但對市民大眾(Main Street)來說,華爾街爆煲之後政府救市,賺大錢的繼續是華爾街的大行和金融才俊,超低利率對中下層沒有多大好處。

 

奧巴馬不善交友卻只搞政治權術

 

  列根總統有句競選名言,「Are you better off now than you were four years ago?」(你現時較4年前生活得更好嗎?)克林頓也有類似的選舉看法,「Stupid,it's the economy」(笨蛋,當然是經濟決定輸贏),列根和克林頓,都被美國人歸入最受歡迎的總統類別,但奧巴馬近期卻當選為二戰之後最差劣的總統,他排第一,小布殊只是排第二。

 

  或會問,美國的經濟不是持續改善嗎?失業率不是在下降嗎?新職位不是在加速增長嗎?美國股市升至歷史新高呢!為何美國民眾還不滿意?

 

  答案還是多數人覺得生活並沒有改善,失業率在6巴仙以上,其實仍是很高,還不包括大量就業不足人士、以及被逼返回家當主婦或提早退休的人士,美國有一半人不涉股票,股市勁升對他們來說,只是貧富懸殊的更大反映而已。

 

  在國際舞台上,奧巴馬未能令美國贏得世人的尊重,奧巴馬再不是君臨天下式的超級大國領袖,這本應可以贏得各國的掌聲,但奧巴馬卻不善於交友,使世人逐漸認識他只是搞權術的人,同時他對權力政治(power politics)遊戲,玩得很差勁。

 

  他在伊拉克急急撤兵,間接把小布殊打來的江山送給以伊朗政權為首的什葉派,令到阿拉伯世界的遜尼派當權者很不安,特種部隊雖然捕殺了拉登,但當美軍準備全面撒出阿富汗之際,拉登的塔利班盟友卻早已恢復為重大的軍政力量,美軍和北約盟軍莫可奈何。

 

  中東的民主化運動繼續著,但很多變成爛攤子,反而令到類似拉登阿爾蓋達式的遜尼派極端勢力抬頭,卡達菲被推翻了,利比亞成為各路「聖戰者」和不同部族互相攻伐的戰場,當地的美國外交官自身難保。

 

  埃及民主運動推翻了親美的穆巴拉克,上台的是反美及仇恨美國主要盟友以色列的穆斯林兄弟會,結果,又要由軍頭出面「撥亂反正」再度奪權,奧巴馬與遜尼派大哥沙特阿拉伯王朝互不信任,但支持民主運動的奧巴馬,也只能讓沙特出兵海灣小國,平定什葉派教眾的民主運動。

 

美國重返亞洲挑戰中俄核心利益

 

  「油長們」培植了「伊斯蘭國武裝」,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對付什葉派當權者,奧巴馬亳無警愓之心,及至欲對敘利亞小阿薩德政權動武懲罰其用化武對付反對派時,奧巴馬才突然醒覺,敘利亞一些反對派可能是美國更大敵人,於是放軟手腳,

 

  才幹有限本應多交朋友,但北約要在歐洲東擴,美國要重返亞洲,等於直接挑戰俄羅斯和中國兩大國的核心利益,把中俄妖魔化可以圖一時之快,但卻不能解決問題,甚至令到美國陷入多條戰線的劣境。

 

  美國對盟友也不信任,非英語系的盟國領袖都被監聽,在歐元區,奧巴馬其實沒有真正朋友,只是互有顧忌的戰略夥伴而已,歐洲不少興論認為烏克蘭亂局及要被逼與俄羅斯打經濟戰,是被奧巴馬所害。

 

  在亞洲,奧巴馬縱容日本加速「右化」,盼利用日本的軍事力量在東亞做打手以壓抑中國,也想收買東盟國家聯成奉美國為首的反華陣線,但他一來所托非人,二來過低估計中國的反彈能力。

 

  大國之間謀和的引子,竟然是由於出現了全面失控的「伊斯蘭國」,它已成為全球恐怖份子的訓練場,美歐中俄沙地和伊朗都可能成為受害,中俄向來存在著涉及教派背境的少數民族問題,美國對一些極端分離分子常有不同定性,一時是自由戰士,一時是恐怖份子,「伊斯蘭國」本是用來對付在中東冒起的什葉派勢力,無論他們所作所為如何,一向有著「自由戰士和恐怖分子」的雙重屬性,及至演變成美國和國際社會的大敵,奧巴馬才不得不提出要聯合各國消滅這班可能威脅全球的「恐怖團夥」。  

 

  若奧巴馬還有識見,便應該借建立全球反恐陣線來化解與其他國家的爭端,我相信他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我擔心他智大才疏,有心無力!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專家陣容
顯示更多
產品簡介

【etnet社創SolN】有種‧成長之和「孩」共處同樂日 – 立即報名

【etnet Bonus賞你】皇室堡My Little Pony精品一套

【etnet Bonus賞你】The East x香港電車聖誕禮物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