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2/2013

居港七年限制違憲 綜援財政負擔怎算?

  終審法院裁定新移民需住滿七年方可申請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的政策違憲。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少市民擔心判決將養懶人,低技術工種日後或更難請人,同時憂慮政府福利開支將會大增,為特區財政帶來壓力。

 

若投入勞動市場的新移民因部分改領綜援而減少,低技術工人勢更渴市 (資料圖片)

 

 

一致裁定違憲 須回復住滿一年規定

  上訴人孔允明2005年持單程證來港與丈夫團聚,丈夫在她來港後翌日逝世。2006年3月,她申請綜援,社會福利署署長拒絕她的申請,理由是自2004年1月1日起,所有綜援申請人必須已居港至少七年,當局亦拒絕孔婦行使酌情權寬免居港年期的限制。孔婦曾向社署上訴,但被駁回。逐提出司法覆核,質疑綜援之七年居港規定違憲,之前原訟法庭及上訴法庭均裁定該項規定合憲。她繼而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

  今日(17日),終審法院一致裁定孔婦上訴得直,並宣布該項七年居港規定屬違憲,宣布將領綜援的規定回復2003年時,即居港滿一年即可領綜援。

  判詞指,根據《基本法》第36條,香港居民有權按照綜援計劃於1997年7月1日前的情況,享受綜援計劃下的社會福利待遇。特區政府則有權依據按照《基本法》第145條,制定政策內容及作出修改。然而,若有申領的限制,都必須合憲,相關限制必須與貫徹一項正當目的有合理關連及合理基礎。

 

開支微不足道 外匯基金表現影響更大

  其實綜援申請資格在1970年起為居港至少一年,至2004年1月1日港府將申領條件收緊至屋港至少七年。當時因經濟不景,領取綜援的新移民人數大增,為了確保社會資源得到合理分配,而且當時政府又面對財赤問題。港府指有關規定,可節省開支,確保該社會保障計劃可長期維持。

  惟法官指,規定所能節省的開支其實是微不足道,而且做法與使社會保障計劃可長期維持這目的並無關連。

  判詞援引數據指,本港自2002/03年度政府確有財政赤字,但認為申領綜援的七年居港限制對應付赤字作用不大,反而政府外匯基金投資表現才是主宰政府財政狀況的最大因素。

  而實施七年限制之前的2001/02年度,社署綜援總開支為144億元(見表),當中有12%即17億元向新移民發放,即使假設當年已經有七年限制,其實當中9.64億元仍需付予18歲以下的新移民(現行政策下18歲以下兒童獲豁免七年限制)。

  經過2004年居港年期限制措施後,新移民領取綜援人數的百分比已經由2001年的21.97%,大幅減至2011年的10.07%。同期非新移民領取綜援的百分比則由2001年的5.41%,微增加至2011年的6.41%。

 

 

 

綜援開支每年或增加3億

  根據香港統計月刊2012年9月出版的《2001至2011年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的統計數字》,新來港定居少於7年的綜援受助人由2004年的7.2萬人大幅減至2011年的1.7萬人,當中包括豁免居港7年規定的18歲以下新移民兒童。而在2011年的1.7萬人當中,按社署報告,只有2400名這類是獲得酌情豁免居港七年規定的成人新移民,其餘1.5萬的新移民其實是兒童,佔總數約為86%左右。但不要忘記,當中每年都會有新來港人士剛好住滿七年成為永久居民,便不會再歸類為「新移民」。

  翻查文件,2002/03年度批予新移民的的綜援開支為20.31億元,佔當時綜援總開支的12.6%。如果按比例計算2012/13年度社會保障綱領下的綜援開支預算為193億元,加上明年2月起通脹調整4.1%,2013/14年的開支預算假設為201億元,12.6%即約25億元。

  按每年有5.4萬新移民抵港計算,由2008年至今年年底約有32.4萬居港未滿七年、但已滿一年或以上的新移民,按是次裁決,扣除約1.5萬名已一直領取綜援的兒童,即有最多可有近30萬人成為潛在「受益者」,重新符合向政府申領綜援的資格,不過仍然要接受資產等審查。

  正如前文所述,按2011年社署文件本港當時有44萬多名綜援受助人,而領綜取援的新移民約1.7萬,佔總申領人數比例由未實施限制前的12%-15%跌至當時的3.9%。如果以截至去年11月底,約42萬人正領取綜援推算,新移民申領比例重回2004年之前的水平,人數會增加至六萬餘人,扣除當中一般來說有約八成是18歲以下的兒童,即推算每年有可能增加約萬名非永久居民受助人,以每人每月約為2000元的綜援金每年發放13個月金額計算,每年相關開支將多2.6億元。

 

 

判詞: 多來港家庭團聚 照顧孩子有貢獻

  市民擔心會養懶人,但終審法院指,2002年,在22至59歲年齡組別中,95%新來港人士都是婦女,她們大多是來港家庭團聚,負責照顧有權在港居留的子女,因而難以再有餘力出來受僱工作。她們扮演的照顧孩子角色,給我們社會提供了極具價值的貢獻,既幫助緩減社會人口老化,亦幫助孩子們入社會、避免因為家庭離散而產生的破壞社會後果。在這類例子,僅以所謂必須給本港經濟提供了7年貢獻,才有權換取綜援福利的說法,排拒居港未滿7年人士,是不合理的。

 

 

 

低技術工人勢更渴市  

  有人認為,終院裁決下,綜援可令有關人士不用勞動便獲得金錢,過往不乏新移民從事的低技術工種,如清潔、洗碗等工作,日後或更難聘請工人,政府於判決後必須進行研究,日後很可能需進一步推出低收入津貼等措施,提供誘因鼓勵健全受助者工作。

  對於未來,公屋輪候是否都需撤銷居港年期限制,法官認為不需就目標完全不同的服務,定下劃一的居港年期資格。等待輪候公屋的時間,顯然要視乎公屋(空置)單位供應數目;在供應短缺下,便可能導致要定出較長的合資格居港年期。

 

撰文: 王錦霞 製圖: 羅駿豪

產品簡介

《愛回應 愛常在》送$300消閒禮劵

etnet勇奪The Spark Awards 2014兩大獎項

參加《DIVA 品味派》非凡體驗大賞 贏$20,000非凡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