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專題 features
分享︰ 電郵給朋友 Facebook Sina
字型︰ 最小字型 適中字型 最大字型

09/08/2017
雨果獎得主郝景芳 寫人工智能後時代 辦社企推創意教育

  AlphaGo在棋盤上已戰勝所有人類對手,有報告指8年後即2025年將有四分一至一半的工種會被人工智能取代,人類要怎樣去迎接人工智能(AI)時代?去年雨果獎得主郝景芳,其得獎作品《北京折疊》透過科幻小說來探討基層勞動力被AI取替後的世界。

 

  然而她的小說不是純粹天馬行空的想像,擁有北京清華大學物理學碩士及經濟學博士的她,現於內地做經濟政策研究,正要透過小說反映「貼地」問題。她於上周出席香港書展講座並接受本刊訪問,直言貧富差距將愈拉愈遠,造成社會更大的撕裂。但她不願做旁觀者,去年她成立社企推行創意教育,為弱勢社群的下一代做準備,期許她筆下的世界,永遠只是小說故事。

 

郝景芳談及去年內地傳媒以擊敗大師Steven King報道她獲獎的消息,書商甚至以此作宣傳,她無奈地說:「這個我控制不了。」

 

郝景芳 Profile

●八十後、科幻小說作家

●清華大學物理學碩士及經濟學博士

●現職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研究員

●2016年科幻小說界最高榮譽雨果獎得主

●2016年創立社企童行書院

 

  《北京折疊》裏的北京,分成三個世界,每個世界會按時摺疊開合,住在裏面的人也按此作息。三個世界裏住了三個階層的人,上等人擁有資源及決策權,下一等是白領、學生,有機會升格做上等人,最下等、無上流機會的是勞動階層。而小說中的主角老刀,是最下層最卑微的垃圾分類工人。

 

  故事講述老刀違法穿越到另外兩個世界,替別人送信帶物賺錢。而委托老刀送信的年輕人,正向決策者提出智能自動化計劃取替垃圾分類工人的工作。老刀的冒險故事反映三個世界在金錢及物質上的巨大差距,還有世襲貧窮的問題。繼承父親工作成為垃圾工的老刀,不惜冒險掙錢,只是為了讓他從垃圾站撿來的女兒入讀好學校,擺脫也成為垃圾工的命運。

 

郝景芳今年出席香港書展的講座後,有不少粉絲排隊索取簽名。

 

未來社會 隔離撕裂如劇

 

  郝景芳4年前寫這個故事時,正在北京清華大學修讀經濟學博士,游走於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一個是基層世界,她當時住在北京五環外的新建小區,進出的都是在地盤工作、在街邊擺攤做小買賣的外省民工;另一個是「高大尚」的世界,身邊同學都是高等學府的天之驕子,師兄師姐都在大企業工作,每天西裝革履,而她自己也曾在國貿商業區的公司實習,又曾參加大型的經濟論壇,見識不少高官顯貴大人物。

 

  兩個世界的巨大落差,成為郝景芳的小說材料,但以最卑微的垃圾分類工人作為主角,則是源自多年前的一樁小事。當時她參加一個環保論壇,問起一位嘉賓,為何北京的垃圾分類做得不好,垃圾根本無分類,都混在一起,豈料答案是如此震撼:「對方說河北有一個地方的60萬人,就是靠分類北京來的垃圾去生活的,如果這60萬人沒有工作怎辦?我對此印象很深刻,垃圾處理是很低下的工作,薪酬也不高,但養活了60萬人,還成為政府不想讓這60萬人失業的一個事情。」這事她多年來仍然記住,最後更成為她小說的骨幹情節。

 

  郝景芳寫過不少小說,但講貧富懸殊、不平等及世襲貧窮,頭一次就是寫在《北京折疊》裏。雖然對社會變遷、收入分配、財富差距等議題一直感興趣,甚至讀博士時從物理轉讀經濟,但她不認為她的小說有社會性;她指因為沒有分析社會制度,也沒有針對某個社會現象,只是對於未來的一些思考。「我想探討若自動化取代勞動力,勞動的人沒有了工作,他們的孩子會不會重覆父母的命運?如果有的話,我們談的不只是貧富懸殊,而是人群的徹底分化,未來會否出現這樣的隔離?」

 

  現時於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做研究員的郝景芳,其工作是受政府機關委托做經濟政策研究,有關報告會送上國務院、全國人大等高層決策機構。她指人工智能對人力巿場的影響,不僅中國而是全世界政府都關心的議題。美國白宮去年甚至發出《應對未來的人工智能》(Preparing For The Futur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研究報告,預­計20年後大量工種將被AI取代。另有分析指勞動力高密集的國家如中國及印度最受影響,「如果預測合理,將有大量人口失業。這些貧困會傳到下一代的話,當內部貧困不斷循環,他們愈難跳出來,社會就會被撕裂, 我的小說就是想討論會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小說裏的三個空間及時間的摺合和轉移,正是這種隔離與撕裂的象徵。

 

開辦社企 不做旁觀者

 

  從小說返回現實,人工智能時代的來臨勢不可擋,身為人母的郝景芳,思考怎樣為現時3歲的女兒做準備,迎接這個新時代。她指人工智能取代低層還有白領的工作,新時代需要抽象及創新思維,重覆性勞動工作因供多於求而收入大減,職場因此將兩分化,收入不平等勢將加劇。「小孩要面對的,不是獲取知識,例如以前學習記下所有植物名字,但在網絡世界這個已沒有必要,甚至按規矩使用知識也不夠,需要的是靈活及有創意地使用知識的能力。」

 

  郝景芳關心的不僅是自己的女兒,還有一群弱勢社群的下一代。直言自小比其他孩子獲得更多資源和機會的郝景芳,父母在北京的大學教書,她考上北京最好的中學,入讀清華大學至博士,「自己是幸運的一群,總要去幫助一下別人。」小說獲獎後意外地人氣冒升,甚至受廣告商青睞,讓她過去希望幫助弱勢社群的孩子的想法變成行動,她跟車商奧迪(Audi)拍廣告所得的酬勞,全用作她社企「童行書院」的啟動資金。

 

  郝景芳和她社企十多位拍檔設計了一套課程,向留守兒童及城巿的農民工的子女提供創意教育,「我們的團隊基本上都有孩子,我們想給甚麼教育自己的孩子,對他們有甚麼期待,希望他們將來在那方面成長,都是從這些角度去想,然後把這些教育帶給其他人。」課程內容著重發揮孩子的創意,例如讓孩子學習一些科學知識,然後創作自己的月球基地;或透過自然課,讓孩子設計自然生態模式;近日她又為北京一間農民工子女學校教授創意寫作,並讓學生把作品化成舞台劇。

 

郝景芳在北京為農民工子弟開班講創意寫作,還讓學生把作品變成戲劇。

近40年改革開放,大量農民離開農村進入城巿成為民工,卻被排斥不享任何城巿福利,成為社會上最弱勢的一群。

 

  過去一年郝景芳的社企已跟位於貴州、河北及吉林的三間度假村合作,社企為度假村的遊客提供收費活動,例如看流星雨、生態遊等,收益成為社企的營運經費,為當地的留守兒童提供服務。過去她探訪留守兒童,發現他們獲得金錢支持,甚至有心人的關懷,但精神非常匱乏,「他們很多人從小到大家裏沒有一本書,除了上課用的那幾本。家裏的老人從早到晚也沒多說話,孩子甚至沒有對話的人或有甚麼活動參與。」她希望讓這些孩子開眼界,也跟其他孩子一樣擁有豐富的精神生活和創作的機會。

 

  成名後的郝景芳依然過著平淡生活,如舊的上班和湊女兒,有變的只是以往假日陪家人,現在可能要處理社企的事務。若要出差,她會盡量安排快來快去,不多逗留過兩天。至於寫小說,她從沒停下來,每晚待女兒睡著,她就伏案寫書,繼續游走科幻與小說之間。她另一本小說快將推出,主題仍然離不開人工智能後時代。

 

獲雨果獎後,郝景芳多篇科幻小說被結集成書名為《孤獨深處》,當中包括得獎作品《北京折疊》。

 

雨果獎

 

  雨果獎被視為科幻小說界中的最高榮譽。此獎早出現於1953年,由科學小說雜誌《Amazing Stories》的創辦人Hugo Gernsback創立,並以他的名字命名。凡在過去一年刊登在英文雜誌的科幻小說都可參加,小說先由讀者網上投票,得票最多5篇再經委員選出最優秀作品。2015年劉慈欣以《三體》入選並成為首位獲獎的中國作家。去年跟郝景芳同獲入選最後五強的包括美國驚慄小說大師Steven King,傳媒因此形容郝景芳擊敗大師獲獎。Steven King早在八十年代得過雨果獎。

 

轉載自《iMONEY智富雜誌》

 

我要回應
產品簡介

【etnet Xmas Bonus賞你】星巴克咖啡券

【DIVA Channel】賞睇《生命因妳更強》

【etnet Bonus Xmas賞你】新加坡超人氣鹹蛋零食 - 聖誕派對必備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