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09/05/2018

園藝治療耆招 迎戰腦退化

  主打園藝治療的社企「蒲寓」常被問:「是否醫植物?」3名創辦者中無疑有樹藝和插花高手,他們卻是深切體會到小小盆栽的生命力和影響力,才決心以它協助長者及社會應付腦退化。

 

陳詠欣(左)想跟已退休的夥伴胡雪聰(中)及曾志豪(右)以社企蒲寓創出各自的第二事業,貢獻社會。

 

  蒲寓日前開班教授盆栽移植,只見負責人不斷提醒和查問植物名字,時而帶頭點算植株,時而著眼植料顏色,還送上特製瓶子協助擠水澆灌,旁觀者未幾已能體會箇中巧思。歡鬧聲中,參加者都說要妥善照顧花上一句鐘才砌好的盆栽,更有7旬老婦憶起:「以前少年時,同學屋企正是這樣,池塘邊種滿荔枝樹、龍眼樹,我們一放學就到那兒爬上樹摘來吃!」

 

  約6年前,70後陳詠欣於祖母離世未幾初試園藝治療課,當看到有人問導師取回親人遺世的盆栽照顧,當作相互的最後連繫,已深受感動和震撼。

 

開園藝班 「初老」服務「老老」

 

  曾從事金融保險的她一直尋求可服務別人的有意義新職業,卻總未盡稱心,直至某天看到課堂種下的合果芋,竟熬過兩年來斷續缺水、盆碎泥散,堅毅存活下來,遂決心進修園藝治療,「我覺得植物好了不起,能予人動力又或者能量。」

 

  經過3個課程和400小時實習,她去年成為本港僅30餘個的註冊園藝治療師之一,年底再跟志同道合的同學曾志豪和胡雪聰成立蒲寓,聚焦大家都關注的老人,還要是胡媽媽那樣的腦退化患者。蒲寓2月獲社創基金撥款10萬元替長者開園藝班,及培育50至65歲金齡人士做義工,做到「初老」服務「老老」。

 

  「做實習對過好多長者中心、老人院長者,他們的生活真是面對電視光坐著、發『吽哣』,甚至有人被綁起來。你會覺得老人家生活是否定要如此?」已退休的胡雪聰詰問。蒲寓迄今跟5個社福機構辦過治療班,她頗自豪說長者下課時總是「笑容好真、好開心」。

 

粉飾盆子 冀可聯想舊日片段

 

  胡身邊有不少朋友退休後忙於照顧患認知障礙的父母,頗為困身,蒲寓培育金齡「緣耆綠大使」義工,正希望他們及早察覺家人以至自己任何患病徵狀,也能學會小技巧紓緩照顧家人的壓力。

 

  她常叫同住的媽媽替紫羅蘭澆水,開花時又會叫她點算花朵,跟搭檔曾志豪周四於路德會茜草灣長者中心,助記性漸差的參加者平分手上紅、白網紋草和羅漢松,可謂異曲同工。

 

視植物如孫兒 特別上心打理

 

年屆73歲的黃楚兒(右一)用小鴨和青蛙設計獨一無二的盆栽時,憶起童年愛到同學家中的池塘游泳,也愛爬果樹摘水果吃。

 

  陳詠欣稱,園藝治療的品種多易於種植,也常選薄荷、臭草和倒手香一類香草,又或有獨特質感的多肉植物,刺激老人家的五感。蒲寓教長者以印水紙粉飾盆子,除想藉獨有設計協助投入,亦希望他們聯想到舊日片段。有老婦想起兒時友儕家的果樹,「上堂我們玩草頭娃娃,剪頭髮,只有(一人)係鬢辮,就問她原因,她回說十幾歲時頭髮好長,有條長長的鬢辮。」

 

  美國病理學專家Bruce S. Rabin曾於期刊《刺針》指出愜意社交生活有助緩減腦退化,蒲寓想為上課的長者創立共同話題,且讓他們結伴換盆、澆水間輕鬆練好小肌肉。

 

  陳指不少學員會視植物為小朋友,甚至孫兒,對灌溉、打理特別上心,「有老人家曾跟我講,家裏不夠日照,所以每天都會帶(植物)落街曬太陽。」

 

  比起歐美有老人院會視園藝為院友日常娛樂和訓練的一部分,陳詠欣坦承本地社福機構常僅夠資源和空間讓蒲寓辦8堂課,不止無法達致理想中的長期治療,連跟進個別情況都難,「所以我們希望邀請企業伸出援手。」

 

 

轉載自香港經濟日報

 

etnet財經.生活App 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 Huawei

我要回應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