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8/05/2021

創作是技法重要,還是心法重要?馮永基,水墨界的鬼子六

  馮永基的學生籌備了一個畫展,正在藝穗會舉行。

 

  技術是輔助,學會心法才能恆久致遠,但中國人總是沉迷技術。洋務運動也宣稱要師夷之長技以制夷,即學洋人的船堅炮利,以硬碰硬。但當時有幾多人是學洋人成功的心法?有,鬼子六奕訢和郭嵩燾,可是下場非常悽慘。

 

  李提摩太和林樂知,還有一堆傳教士和技術人員,從英美法日前來教中國人技法,可是中國還是無法避免兵敗如山倒的結局。一百多年了,很多中國人也沉醉在研究技法,華洋雜處的香港也難例外。

 

  傳統中國人有個陋習,就是不喜歡把技法分享,因為他們認為技法是讓他們不敗的武力。就算分享了技法,也要求學生要循規蹈矩,不能突破,保守秘密,也不能有所僭越。

 

  為甚麼西方藝術卻能有 Duchamp,以至後期的當代藝術?就算Duchamp之前,也有JMW Turner 和 John Singer Sargent 創造出無人曾往的藝術領域?

 

  因為他們不在乎技法,沒有包袱。他們擁有的是創作的心法,他們不在乎中國人最重視的「祖宗之法」。

 

  50年代中國流行破舊立新,但只淪為口號,相反當時的中國藝術家到法國留學,往往成了藝術界的一代巨人。他們在地球的另一端張開了眼睛、放開了胸襟,他們在彼岸體會到真正的破舊立新。

 

  香港本應該也是無所束縛的一片草地,可是水墨界的前人在這片草地上築了牆座了城,他們用技法征服了整個華人水墨藝術圈。

 

  在華人圈子的畫展聽得最多是「你這個是怎樣畫的?」,很少會聽到「你為甚麼用這手法繪畫?」這個差別,就是慈禧和奕訢的距離。

 

  趙無極、吳冠中、朱德群、丁雄泉是奕訢,馮永基也是奕訢。他的學生,無一有他影子,因為他教的是心法。

 

  在中國人社會,做鬼子六不容易。胡適是蔣介石的鬼子六、周恩來是毛澤東的鬼子六、曾鈺成和田北俊是建制中的鬼子六。

 

  馮永基做鬼子六,像保送了一批留美幼童。他們會成為周壽臣、唐紹儀、詹天佑?還是在慈禧面前不願除眼鏡跪地叩頭的黃有章,縱有才華,還是被貶做鄉下的英文教師呢?

 

  我在下亞厘畢道,遙望那紫禁城斜射過來的一抹銅光。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消閒節目《周一加油站》,幫你踢走悶氣,重新注入元氣! ► 即睇

You May Also Like
#展覽 #Art & Culture #畫展 #馮永基 #奕訢 #現代水墨 #本來無一墨 #破舊立新 #水墨破舊立新 #鬼子六 #Duchamp
More on Art & Liv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大國博弈
跨境理財通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