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06/03/2020Text: Helena HauPhoto: Internet

從攝影到表演,由性別到政治議題,回顧Ulay「造」出來的藝術

影像、文字、拼貼結合的影像

 

  在1972-1975年,他創作了「格言」(Aphorisms)系列的作品,那是他運用一系列寶麗萊結合文字的影像作品,以拼貼的手法呈現影像及想法。其實,除了照片本身帶出的信息,他自身創作經驗和過程也逐漸轉變為一種行為藝術。

 

Ulay,格言(Aphorisms)系列作品,1976

Ulay,格言(Aphorisms)系列作品,1976

 

Ulay的「行為藝術」

 

  1976年,他的一個看似「好玩的行為」讓他在監獄裡呆了兩個星期,那是他的一個行為表演作品 ——「Irritation - There is a Criminal Touch to Art」(1976),這個作品十分有趣,但在當時,卻被媒體嚴厲的譴責。

 

Ulay,the Berlin Action,1976

 

  Ulay走進了柏林的新國家美術館 (Neue Nationalgalerie),然後偷走了一幅德國浪漫民族主義的畫作「The Poor Poet」(1839),那是希特拉特別喜歡的一個畫家Carl Spitzweg的作品,也是德國的國寶。隨後,他將這幅作品掛置在一個貧困的土耳其人家的客廳中並致電美術館館長和報警,這場行為藝術、錄像及一系列的寶麗萊照片被稱為「柏林行動系列」,是他對當下政治抗議的一種行為。現在看來,他盜取名畫,再將其掛在貧困人家中的行為有些荒誕及好笑,但其實,他是希望透過此舉,引起移民議題的關注。

 

Ulay Interview: How I Stole a Painting

 

 

etnet TV頻道現已登場,多元化財經及消閒影片輪流送上! ► 即睇

Cheers! Tokyo Olympics

You May Also Like
#藝術 #Art & Culture #攝影作品 #Art #Photograph #Marina Abramović #Ulay #行為藝術家 #Performance Art #寶麗萊 #Frank Uwe Laysiepen #沒有Marina Abramović的藝術
More on Art & Liv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東京奧運
疫苗福利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