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11/12/2018

相信便是真!《大老作家》細緻鏡頭下,潦倒女作家的生存之道

  聽過不少教導拍電影或寫小說的人說過,如果想成為導演或作家,除了技巧之外,還需要對人坦白,透過作品去講自己想講的故事或想法。

 

 

  《大老作家》(Can You Ever Forgive Me?)的女主角Lee是個幫人寫傳記的作家。傳記不再流行,加上又面對失業的困局,Lee為了搵兩餐,便冒認名作家所撰寫的書信。

 

坦誠其實很難

 

 

  整部戲的角色不多,故事的起伏不大(最驚險的大概只有在檔案館偷真跡),只靠飾演Lee的Melissa McCarthy和飾演Jack的 Richard E. Grant 撐起成套電影。Richard E. Grant的戲份不算重,但當兩人同場的時候,火花十足,對白精妙令人心領神會。

 

  一見到的Melissa McCarthy,立即諗起《凸務MADAM》(Spy) 和《最爆伴娘團》(Bridesmaids)的喜劇演出,在《大》中,她收起喜劇的演出,而是做一個不討喜又自以為是的潦倒女作家,她交出了一個有血有肉有淚的角色,拿捏得剛剛好令到人不會很同情角色,但同時不會太過討厭的角色。

 

  這同時歸功於出色的角色塑造,Lee一出場便利用幾件小事去刻劃其性格和遭遇,一個酗酒的頹廢中年,也只能以犯罪而維生。一生能依靠的是所養的小貓,在新歡舊愛的面前,還是不能坦誠相對。

 

  對自己/對別人坦誠都很難,Lee本人的角色設定,令到她只能夠寫別人的故事。由於和Jack建立友誼和打開心扉,才能完成這部有趣的故事。

 

假到極緻便是真

 

  「假到極致便是真」,看到Lee極有作者神髓的信件時,便想起了《無雙》(Project Gutenberg)製作偽鈔的過程,《大》假得更上一層樓,已到了藝術品的層次。Lee在冒充撰寫的過程,除了金錢之外,更追求自身的滿足感。因此才會一再向Jack重申,這是藝術品,層次不同。看著影後的字幕,看到有學者引用相關的信件,不禁讚嘆著像真程度之高。

 

 

  也許是Lee的信件像真度太高,在販賣的過程中,收藏家們都不能夠發現也無可厚非,當時只能夠概嘆著,人都是一種八掛的生物,只對爆的內容有興趣,同時也質疑著他們的證書有多真。

 

  最後一幕諷刺他們的神來之筆,明知道信件是假的,店主那一下的遲疑,一個動作顯示他不在乎真假,只為金錢,可謂狠狠地打了收藏家們一巴。

 

電影預告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Be Inspired by 25

You May Also Like
#Movie & Drama #真人真事改編 #大老作家 #Can You Ever Forgive Me? #Melissa McCarthy #Richard E. Grant
More on Art & Liv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25周年慶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