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17/04/2018

淺談成化窰

  最近一個行家朋友跟我說她幾年前在北京一個古玩商那裏見過一隻成化青花官碗,全美,開門,叫價只是2000萬人民幣,問我有沒有興趣上京看看。

 

  成化青花官碗以稀少、品質上乘為歷代收藏家所珍愛,堪稱中國陶瓷史上最為珍罕的逸品之一。此前,香港蘇富比於2013年10月8日曾拍賣肯利夫勳爵(The Cunliffe Collection)舊藏成化青花纏枝秋葵紋宮碗,成交價高達1.41億港元。

 

成化青花纏枝秋葵紋宮碗  肯利夫勳爵舊藏  來源:香港蘇富比

 

  2016年香港蘇富比春拍中,羅傑•琵金頓私人珍藏「賞心菁華──琵金頓珍藏重要中國工藝精品」(The Pilkington Collection)專場,另一隻估價高達5000萬至7000萬港元的明成化青花瓜瓞綿綿紋宮碗,亦最終以6460萬港元成交。

 

成化青花瓜瓞綿綿紋宮碗  琵金頓舊藏  來源:香港蘇富比

 

  北京古玩商那一隻成化青花官碗叫價只是2000萬人民幣,聽起來好像很便宜,但有一些關於明成化官窰瓷器的事情行家朋友可能並不知情。

 

  明成化官窰瓷器明、清宮檔案都有詳細記錄器型、尺寸、紋樣、件數;兩大拍賣行亦清楚知道每一件傳世成化官窰瓷器身在何處。沒有傳承紀錄、橫空走出來的成化官窰瓷器兩大一般不敢認、亦不敢拍,以免出紕漏,貽笑國際。

 

  其他拍賣行,尤其是二、三線的拍賣行,對於成化官窰瓷器講就頭頭是道,其實只是略懂皮毛。將成化官窰瓷器送去二、三線拍賣行拍賣,一來不會得到一個合理估值;二來流拍的成數特別高,是只有傻人才會做的傻事!

 

成化鬥彩殘件

 

  成化官窰瓷器殘器、殘件十多年前在景德鎮出土特別多。一個行家不知從何人手上弄到一大堆,在往後幾年善價而沽,由一個對官窰器一竅不通之初哥一躍而成為半個成化官窰專家。

 

  成化官窰瓷器傳世品並不多,最著名的雞缸杯、青花官碗更是少之又少。景德鎮廢窰址發掘出土的殘器、殘件因此有價有市,很多收藏家不惜高價收購,我亦混在其中,買了一些,但幾年後被一位收藏家看中,岀高價將我的收藏一掃而空。

 

  觀摩老窰址發掘出土的殘器、殘件是學習古代陶瓷的最佳方法。某一年我參觀日本出光美術館,對它收藏的大量殘器、殘件嘆為觀止,花了不少時間上手學習。

 

  我十多年前收購最多的是龍泉窰的殘器、殘件,大概有幾大盒,總數超過兩百件,後來陸續賣出。現在回想,總覺得將它們賣走是一件蠢事。

 

  同樣是青花官碗,肯利夫勳爵的舊藏賣了1.41億港元,琵金頓的只賣了6460萬港元,是因為市道轉差?

 

  成化的青花宮碗的題材有秋葵、癩瓜、梔子花、纏枝蓮,內壁多數全白,僅在外壁用青花勾勒。裏外都有裝飾紋樣的,傳世品只得三隻。碗內無圖案的宮碗市場價不如裏外兼繪的市場價是自然不過的事。琵金頓的舊藏正是內裏無圖案,它的成交價如實反映出它的品類。

 

  另外,琵金頓的的舊藏有一些瑕疵,那就是它的圈足短窄,明顯上縮,再加上「塌底」,因此它的品相跟玫茵堂拍過的舊藏,以及肯利夫勳爵過億的青花宮碗比較,明顯是最差的一隻。

 

  亦有傳聞指蘇富比的肯利夫勳爵舊藏的成交價上億是因為有行業推手,理由是拍賣歷史上的青花品類中,成化是從來沒有超過永宣的,因為從審美角度講,成化青花用的釉料是平等青,發色比較灰暗、柔弱;而永宣青花用的是蘇麻離青,是窰火、釉料,繪畫的完美結合,展現的是大氣磅薄的氣勢,是成化青花所不能媲美的。

 

  前一陣子,蘇富比將一支青花玉壺春瓶斷代為成化初年,但最終流拍,此事反映出無論蘇富比說得如何天花亂墜,資深收藏家還是清醒的。

 

  我一直相信拍賣行的專家、學術顧問紙上談兵的多;古董文物理論愈豐富,分辨真假的眼力愈差勁,其眼力往往不及一個跟盗墓賊打交道的小混混。

 

  成化窰的東東,普通收藏家在市場上觸摸不到,只能去拍賣預展觀摩學習。拍賣行的專家、學術顧問見來見去都是真的多,假的少,對高仿所知甚少,閙出笑話只是遲早之間的事。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現凡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賞麥當勞現金券!
► 立即行動

Let's Chill!

You May Also Like
#Art & Culture #蘇富比 #成化青花官碗 #古玩
More on Art & Liv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恒大困局
透視大灣區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