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04/2021

現代炒家的套路:小拍撿漏,大拍出貨是拍賣的必殺技?

  上世紀的古董文物炒家,我認識不少,他們的持貨期大概是3-5年,有時甚或更久。他們在拍賣會入貨後不急於出貨,主要的原因是不想潛在買家記憶猶新之時,在拍賣會再次看到同一件貨,引起猜疑。第二個原因是給足夠時間讓拍品升值。

 

  現今的古董文物炒家卻異常心急,一副「三年太久,只爭朝夕」的心態。上一篇文章提到的「宋鈞窯天青釉紫斑折沿盤」的貨主便是這類急於求成的炒家。

 

  我以為等不上三年的炒家已經是最心急,原來市埸上比他更心急的大有人在,這頭買入,轉個頭便想賣出賺大錢!

 

清乾隆 銅胎北京畫琺瑯黃地牡丹圖扇式酒壺

Source/ 香港蘇富比

 

  去年9月,英國一間小型拍賣行Hansons Auctioneers and Valuers拍賣一件「清乾隆銅胎北京畫琺瑯黃地牡丹圖扇式酒壺」,估值20,000-40,000英鎊,最終以487,500英鎊成交。拍賣完畢之後,隨即引起很多熱議,有炒家認為拍品大開門,是到代的乾隆精品,以飲恨拍埸為憾;亦有收藏家持不同意見,認為拍品與北京和台北故宮博物院的藏品有很大分別;更有人說拍品是廣東造的,不是宮内造辦處所造,故此不是皇家器物。

 

  無論如何,這一件「清乾隆銅胎北京畫琺瑯黃地牡丹圖扇式酒壺」將會於今年4月在香港蘇富比拍賣,估價7,000,000-9,000,000港元。同類的方壺,香港蘇富比曾於2010年 4 月8日拍出過一件,成交價是9,620,000港元。最終「清乾隆銅胎北京畫琺瑯黃地牡丹圖扇式酒壺」的貨主會否得償所願,於短短幾個月內,為自己的投機带來豐厚的利潤,幾天後便見分曉。

 

清雍正 青花纏枝蓮舖首耳長頸蓮口瓶

Source/香港蘇富比

 

  另一件同樣於4月在香港蘇富比拍賣的拍品「清雍正青花纏枝蓮舖首耳長頸蓮口瓶」來自美國東岸波士頓,一間名字叫Skinner的拍賣公司。由於拍賣公司不肯定拍品是否到代,因此給出的估價只是5,000美元,引來一批「撿漏無賴」爭相出價。這些「撿漏無賴」出現了好多年,他們只專注於疑似仙丹(大漏) 拍品。沒有人出價的拍品他們不會出價,有多人出價他們便頂價,直至成功競拍為止。拍賣完畢之後他們便耍無賴,找拍賣公司講數,要求拍賣公司打折,威脅拍賣公司如不打折將不會付款提貨。這樣的無賴行徑丢盡國人的臉面。這種糗事就剛好發生在這一件拍品身上。

 

  「清雍正青花纏枝蓮舖首耳長頸蓮口瓶」去年6月以1,600,000美元落槌,但「撿漏無賴」不付款提貨,拍品於10月9日加上付款保證金後再次上拍,最終以1,272,500美元成交。成功競拍的買家也是急不可待,將「清雍正青花纏枝蓮舖首耳長頸蓮口瓶」送去香港蘇富比拍賣,估價20,000,000-30,000,000港元。大同小異的另一支「清雍正青花纏枝蓮舖首耳長頸蓮口瓶」曾於2011年上拍,成交價是23,000,000港元。

 

  從以上兩例可見,現今的古董文物炒家急於搵快錢,完全不理會市場上可能出現的負面情緒。拍賣公司為了追業績,不惜助長炒風,完全配合炒家,已没有策略可言。這種搵快錢的心態,不限於出現於強國炒家身上,西方中國古董文物圈子也有這類人物,只不過他們行事低調,因此鮮為人知。小拍撿漏,大拍出貨這條是否必殺技,還是強國炒家再一次遇上滑鐵盧,我拭目以待。

 

  有一點值得補充的是,香港蘇富比於來源一欄,絕口不提上述兩件拍品分別來自Hansons和Skinner一事,明顯作出隱瞞。這種行事方式最近幾年已成常態。至於是否違背商業道德,讀者可自行判斷。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Watches & Wonders 2021

You May Also Like
#古董 #投資 #拍賣 #Art & Culture #蘇富比 #炒賣 #炒家 #撿漏 #古董文物拍賣
More on Art & Liv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大國博弈
跨境理財通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