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05/10/2020

畢加索畫筆下的Dora Maar不是Dora Maar?偉大藝術家的美麗謊言

  那天,帶著朋友到中環佳士得看即將在紐約佳士得拍賣的一幅畢加索重要畫作《扶手椅上的女人》(Femme dans un fauteuil)預展。

 

  此畫來自歐洲私人收藏,畫中的主角為Dora Maar,是畢加索在二戰前後的情人,也是在藝術上為他帶來無限創作新靈感的繆斯。

 

Christie’s New York 20th Century Evening Sale | 6 October 2020

LOT8 | Property from a Private European Collection

Pablo Picasso (1881-1973),Femme dans un fauteuil

Estimate:USD 20,000,000 - USD 30,000,000

 

  《扶手椅上的女人》的創作時間為1941年6月19日,亦即是德國納粹佔據法國巴黎(當時畢加索的身在地)後的一年。

 

  說到這裏,一些好事之徒或許會問:家園已經淪陷了,為什麼畢加索還有心情談情說愛和作畫?

 

  對此,畢加索曾經在1944年「巴黎解放」後回憶道:“It was not a time for the creative man to fail, to shrink, to stop working … there was nothing else to do but work seriously and devotedly, struggle for food, see friends quietly, and look forward to freedom” 

 

  就是說:無論情況幾艱難生活幾惡劣也好,對於一個創作人而言,絕對沒有失敗、退縮、停工這一回事。所謂「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畢加索可說是做了一個完美示範,告訴我們如何保持積極的心態,期待自由的一天來臨。

 

  看著Dora Maar的真人照片,我們可以嘗試理解畢加索為何會對她如此著迷。

 

Dora Maar, Self portrait, circa 1930. © 2020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ADAGP, Paris. Photo: © CNAC/MNAM/Dist. RMN-Grand Palais / Art Resource, NY.

 

  “I just felt finally, here was somebody I could carry on a conversation with.” 畢加索曾經這樣形容Dora Maar。可想而知,對於畢加索而言,Dora Maar不只是一個單向為他提供創作靈感的muse,或一個純粹的情慾sex partner,而是一個真正可以和他在藝術上進行高層次交流的一個soul mate。

 

  Dora Maar本身也是一名出色的藝術家,專長於攝影及繪畫,英國倫敦泰特現代藝術館(Tate Modern)就曾在去年底為她舉行大型回顧展覽,展出Dora Maar近300件藝術作品。

 

  可惜的是,也許「畢加索」的名氣實在太大了,在歷史上Dora Maar好像總是要屈居於「畢加索情婦」或「畢加索模特兒」的二流人物角色,世人對她的個人藝術創作和成就不是抱著輕視的態度,便是一無所知。

 

The present lot, with Picasso's Femme dans un fauteuil series in his Paris studio. Art: © 2020 Estate of Pablo Picasso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Photo: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national Picasso-Paris) / Franck Raux.

 

  不禁想,如果Dora Maar沒有遇上畢加索,並聽從他的意見放棄攝影轉為投入被視為更高雅的繪畫,她的藝術生涯將會如何改寫?

 

  如果畢加索沒有遇上的Dora Maar,我們便不會看見一系列受她影響而創作的不朽之作(例如《Guernica》、《Weeping Woman》),那麼畢加索的歷史地位又會如何不同?

 

  對於畢加索特別為她而創作的一系列肖像畫,Dora Maar從來都不以為然(她曾說:“All (Picasso’s) portraits of me are lies. They’re Picasso’s. Not one is Dora Maar.”)。

 

  但有趣的是,藝術市場顯然不會因為Dora Maar的個人反對而否定畢加索所畫的Dora Maar肖像的藝術(投資)價值。

 

  “We all know that Art is not truth. Art is a lie that makes us realize the truth, at least the truth that is given to us to understand.”— Picasso

 

  作為現代藝術史上最偉大的藝術家,畢加索創造「美麗的謊言」的本領可說是前無古人的。

 

  至少是否值得用2000至3000萬美元去買一個謊言?10月6日的紐約佳士得拍賣將會揭曉。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現凡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抗疫香薰囗罩貼! ► 立即行動

Enjoy Your Art Journey

You May Also Like
#畢加索 #拍賣 #Art & Culture #佳士得 #Art #名畫 #Dora Maar #Pablo Picasso #多瑪 #繆思
More on Art & Liv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索羅斯抄底
台疫情反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