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6/11/2020

張宇離開《Vogue》後,誰會是下一個Anna Wintour?

 

 

中國《Vogue》主編張宇

 

  中國《Vogue》主編張宇離職消息在中港兩地出版業界引起不少迴響,有誰想到這位在中國《Vogue》效力了16年的台柱也會離開。而Condé Nast報業集團將美國和國際業務合併後,有新總裁Roger Lynch,中國區亦有新營運總監上場,不約而同他們都沒有做媒體的經驗,發生連串人事架構變動,難免令人覺得老臣子張宇是改朝換代下的犧牲品。但若然屬實,犧牲品又何只她一人,美國《Vogue》老臣子Tonne Goodman和Phyllis Posnick在公司合併前夕亦雙雙離任,還有功臣Grace Coddington和Sally Singer也相繼離開,她們都是迫於無奈?抑或是人各有志?

 

  其實任何品牌高級管理層以至創作總監一職,都不時出現人事變動,尤其在現今在追求速度與經濟效益年代,業界對這生態都習以為常,大家都知道沒有白頭到老的僱傭關係。不過在整個時裝界,似乎就只有Anna Wintour一個最穩如泰山,坊間不斷傳出她離職,但每次都無疾而終,而且職權有增無減,由主編到出版人、集團藝術總監,再到全球內容顧問,都被賦予無限權力。作風低調的她,五年前開始破格在YouTube頻道以幽默方式和明星們進行互動,表面是改革《Vogue》為名,其實是為自己建立一個跟《Vogue》不可分離的icon形象,強化其靈魂人物角色。而去年6月Condé Nast更邀請前Domenico De Sole加入董事局成為獨立董事,Anna Wintour在Tom Ford年代的Gucci已經和他關係非淺,其地位就更穩固。當Condé Nast報業王國都要大裁員,架構重組,甚至計劃要撤出世貿中心另覓新總部時候,其實要解僱Anna Wintour,一早就動了手。

 

  營商環境艱難,要改革的雜誌媒體不只是《Vogue》,世界各地的同業也在努力尋找出路和生存空間。而離開的人,亦未必是為勢所迫,或許只是另謀高就。當年Carine Roitfeld離開法國《Vogue》後創辦了屬於自己的時裝雜誌《CR Fashion Book》,擔任Karl Lagerfeld個人品牌形象顧問,更推出了個人同名香水系列,不就是為自己尋找更多可能性嗎?內地有傳張宇推出個人品牌,憑藉她在內地打滾多年所建立的人脈和知名度,為自己事業更上一層而選擇離開發展空間有限的主編角色,也是理所當然。世界很大,有誰不想出外闖一番事業,做主宰一切的話事人。為什麼Anna Wintour地位無堅不摧,因為Condé Nast不會辭退她,她更加不會離開《Vogue》,試問可以主宰一切,加上如此薪酬福利的工作,仲可以去邊度搵?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Watches & Wonders 2021

You May Also Like
#Fashion News #Celebrity Style #Vogue #Condé Nast #Anna Wintour #主編張宇離職 #中國《Vogue》主編張宇 #張宇 #Vogue主編
More on Fashion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大國博弈
跨境理財通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