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15/05/2015

Kenzo重生記

  時裝的遊戲是如此:今天有幸成為時裝的一哥,亦難保他朝會地位不保。看似是危言聳聽的論調,但卻是時裝圈屢見不鮮的血淚史。若果要說Kenzo如何再次站穩時裝最前線,當然要由Kenzo創辦人說起。

 

  品牌由日籍設計師高田賢三(Kenzo Takada)一手創立,年輕時不甘受制於傳統家庭的約束,隻身一人跑到東京學習時裝,高田賢三亦是時裝學校中唯一的一名男生。1965年,高田賢三決定隻身遠赴巴黎尋時裝夢,帶著5箱裝滿設計作品的行李,但經一夜的思前想後,自覺這些作品難以登大雅之堂而統統棄掉,但亦絕對無損高田賢三的時裝夢。直到1970年,高田賢三於巴黎的Galerie Vivienne創立自己品牌的小天地,於四面牆壁畫上如叢林般的油畫圖案,順理成章將品牌分成「Jungle Jap」及「Jungle Kenzo」。

見證一手創立Kenzo品牌、到賣盤、易角,到今天的面目全非,相信創辦人高田賢三感觸良多。

  相信高田賢三亦深知若要有利,先要有名的道理,所以差不多花光身上的半分文錢,於附近的小巷舉辦Fashion show,雖然場地欠得體的布置,席上也只有20多位觀眾,但卻得到《Elle》的總編輯另眼相看,隨後高田賢三的作品成為《Elle》封面的處女作,亦從此成功走上青雲路。

 

  1993年,高田賢三將公司出售予LVMH集團,直到2000年宣布榮休,所有的設計均交由其門徒Roy Krejberg接手只有短短的3年,LVMH便找來Antonio Marras為Kenzo創意總監,為品牌填補一直欠缺的摩登華麗感,Antonio Marras乖巧地沿用品牌簽名式的東方印花圖案,卻更講究複雜的幾何剪裁及玩弄誇張的服飾比例,真正糅合了東西方的兩極文化。

當傳媒問及Kenzo易角一事,LVMH集團時裝部主席Pierre-Yves Roussel答得相當淡然:「前創意總監Antonio Marras非常尊重品牌的傳統,但將來的Kenzo更需要年青的活力元素。」一語道出找來Opening Ceremony改朝換面的因由。

每一位新創意總監執筆設計之前,都總要溫故知新品牌的歷史,明顯地Humberto Leon及Carol Lim免疫了此一課,才可以交出完全「not Kenzo」的首個春夏2012系列。

  2011年,於所有看倌均大跌眼鏡之下,LVMH找來Opening Ceremony主腦拍檔Humberto Leon及Carol Lim為創意總監,看來是兩位乳臭未乾的小子,卻原來是最懂得推銷品牌的策略,從2002年二人開設名為Opening Ceremony的select shop,到執筆設計同名的自家品牌,於11年間已經於世界各地開設12間具規模的專門店,曾為Rodarte、Topshop、Maison Martin Margiela、Adidas等大牌Crossover合作,LVMH易角換陣之舉,明顯要盡抹初代Kenzo的風格,換上一手街頭時裝示人,二人首度發表的系列毫不留情將舊客通通趕走,真正「置諸死地而後生」,情況就如Hedi Slimane for Saint Laurent一樣,名與利齊雙收。

若果想得知哪個品牌最受時裝人歡迎的話,每一季的fashion week街頭snap shot便可找到答案,大家出錢出力之餘,亦不怕「撞衫」的大忌,日日老虎衫上陣,絕對是時裝周難得的奇景。

除了老虎外,小魚兒亦被Kenzo拿來作印花把戲,同時創下「無解」的No Fish,No Nothing的slogan。  

Kenzo Eyes系列是繼Tiger Print後,受萬人追捧的潮物,而此風尚更成為其他小牌抄襲的對象。


一個Pouch集合tiger、eyes及fish的潮流icon,一次過滿足多個購物的慾望。

身兼Opening Ceremony主腦跟Kenzo創意總監的Humberto Leon及Carol Lim。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Watches & Wonders 2021

You May Also Like
#Brand Story
More on Fashion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大國博弈
跨境理財通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