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14/07/2014

彝族阿哲人的密枝節

 

  最近兩個月把我忙倒了。

 

  不過這回並非因為出門,而是閉門造車,我好像爬了三座大山:一、奮戰十多天,畫了4幅油畫參加5月16日開幕的香港畫家聯會畫展;6月上旬拼搏5日,畫了一幅油畫投寄五年一度的全國美展,可惜時間太短畫得粗糙,名落孫山——這座大山沒有翻過去;三、6月至7月上旬全力衝刺完成268頁的新書《一哥行攝天下》,終於能趕及參加7月16日開幕的香港國際書展。

 

  舒了一口氣,才能繼續寫這已延期多時的《一哥遊天下》。順便一提,etnet的這個專欄,使我產生了幾十篇旅遊文章,有幾篇經重新整合後收入了我的新書中,我由衷感謝etnet和讀者們。

 

阿哲人奇特的生殖崇拜風俗

 

密枝節的儀仗隊是全男班,他們都扮成野人,據說這模樣在祭龍時最討龍歡喜。

 

  上一次講到紅河州石屏縣花腰彝的祭祖節日「祭大竜」。那只是彝族祭祀節日的其中一種。彝族的支系很多,關於祖先的傳說也不相同,祭祖節日自然各有各的特色。即使是同以竜或龍為祖先的一些支系,雖然祭祖都以祭龍為核心,但是具體的祭禮風俗卻有很大差異,各有各精彩。

 

  我探訪過的彝族祭龍節慶活動中,最特別的還是陶瓦村阿哲人的祭龍。

 

  陶瓦村位於雲南省紅河州彌勒縣的巡檢司鎮境內,村子裏聚居著彝族的獨特支系「阿哲人」,全村有68戶300多口人。每年農曆二月初一前後,阿哲人都要舉行隆重的祭龍儀式,他們稱為「祭密枝」,也就是我們說的「密枝節」。

 

  我們在雲南追趕著一個接一個的過大年節慶活動,農曆正月三十正好奔向巡檢司鎮。

 

  到了陶瓦村,阿哲人正忙著做各種準備,殺牛、燒火、做飯、佈置場地、迎賓接客…我們發現外來的攝影者和參觀者都紛紛湧到村外一列土房子旁邊,跑過去一看,那裏有一群男人們正在化妝打扮,他們是祭祀活動的「儀仗隊」。

 

  嘩!這群阿哲男人幾乎都赤身裸體,臉上及身上彩繪了各種古怪圖形符號,頭戴棕皮帽,腰圍棕皮裙,肩披蓑衣,為首的還腳套鐵犁鏵。原來他們要將自己裝扮成蠻荒時代的野人模樣,認為只有這樣祖先在天之靈才能認得他們,祭龍時才會得到神龍的青睞。更奇的是,男人們還在下身佩戴了用木棍或各種形狀的葫蘆製成的巨型陽具,維肖維妙又滑稽可笑。

 

 誇張的扮相加上巨大的陽具模型,隱含生殖崇拜的意味

 

  顯然,阿哲人的祭龍不單是為了得到「龍神」保佑、祈求風調雨順;他們以巨型陽具模型誇張地標示男性生殖力,正是為了祈求生育繁衍、人丁興旺呢。

 

  據說,他們的舉動也預示了一年春耕播種的正式開始。阿哲方言中,播種與性愛是同一個詞:「乃古古」。在阿哲人看來,大地母親有無限的孕育生殖能力,祭龍活動既有男歡女愛生殖繁衍的內涵,又有春天播種的象徵意義。

 

祭龍儀式原始神秘

 

  陶瓦村的祭龍儀式分三天進行。第一天是農曆正月三十,為「告祭」和「選龍頭」日,這是祭龍的前奏,目的是向「龍」報告明天人們要來祭奠了。第二天農曆二月初一為祭典的正日,舉行隆重的祭祀公龍及祭獵神儀式。第三天二月初二,是祭祀母龍的日子,也是全村的驅鬼日。

 

 為首的「野人」腳下穿著鐵犁頭,需要很大力氣才能行走

 

  我們跟隨告祭的隊伍穿過田野,由村中長老們帶領著走上村南面的「龍山」,來到一棵被認作「龍樹」的大麻栗樹下。人們先在龍樹前磕頭獻祭,接著便取出兩根雞的大腿骨,裝在木盤中,老人們輪流各自拋下三次,稱為「打雞卦」。最後以雞腿骨落定的方向,決定誰是今年祭龍的主祭師——「龍頭」。之後,人們用樹藤捆在龍樹腰上,插上那兩根雞腿骨,並念念有詞地向龍山上的龍神報信,告知此次祭龍將由多少人參加。

 

上龍山祭龍的隊伍抬著豬和各種食物作為祭品,也供參加祭禮的人享用

 

  農曆二月初一的祭祀活動主要在下午,主場在龍山。龍山是人們心目中的神山,按照傳統習俗,女人是不能進入的。

 

  午飯後,化妝成「原始人」的男子漢們來到村中的會場,開始了祭祀前的舞蹈。舞蹈後,由「原始人」開道,率領全村男人組成的隊伍出村,隊伍中有人抬著祭祀用的一頭黑色大豬和一隻大公雞,浩浩蕩蕩地向小龍山進發。

 

  祭祀隊伍來到龍山腳下便分成兩隊,一隊由「龍頭」帶領,來到龍山的龍樹下,取出象徵龍的一塊鵝卵石,將這顆「龍石」請下山,用從外村「偷來的」水與酒的混合液清洗龍石——用「外村的水」是象徵避免近親繁殖。隨後將龍石重新安放回龍樹下,用88根松針墊在下面,用99根松針蓋在龍石上,祈求龍神讓村裏的女性有88歲壽限,男性有99歲壽限。

 

長老跪拜在龍樹下,正準備請龍石出來

 

  另一隊以老年人為主,負責搭建「龍宮」。人們用剝了皮的松枝、青岡樹葉、黃栗樹葉搭蓋龍宮;又在12根青竹上插了24根松枝,分別代表了一年12個月和24節氣,密密麻麻地插在龍宮周圍,請龍神保佑一年四季風調雨順,平安吉祥。

 

  蓋好「龍宮」後,幾個大漢將大黑豬扛上山宰殺,再用木刀挖出豬的左邊扇子骨,作為守護全村的神鏡,同時將一把木質小釘耙和一隻象徵收穫糧食的農具抹上豬血,三件東西一起綁在龍樹上,然後插上一根用豬血浸染過的松枝,代表保佑村寨及山林不失火。

 

「野人」們重現祖先在蠻荒時代的狩獵情景,並且用燧石取火的古老方法引燃篝火

 

  祭龍過程中,原始人的隊伍開始重現蠻荒時代的狩獵場面,模仿祖先原始生活的各種情節。他們在山上呼嘯奔跑,砍死象徵獵物的雞,再用燧石取火的方法點燃篝火,把雞烤熟,然後獻祭給掌管打獵的山神。

 

「野人」們把雞烤熟,以拜祭獵神

 

  祭過獵神,豬肉和各種菜也已經煮好,老長們又取酒菜到龍樹下祭獻。祭公龍的典禮完成了,全村男子就在龍山下擺開宴席,吃飯喝酒。直到天黑,他們打著火把,一路高喊著「乃古古」回村。「乃古古」是雙關語,既是種地的意思,又可解為做愛生孩子。

 

  祭龍隊伍把從龍山火種帶回了村子,各家各戶的主婦都來取火種,放回各自家裏灶台下,預意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可愛的阿哲小女孩

 

  晚上還有「小羊討食」活動,這是為孩子們而行的一項儀式,寄望孩子茁壯成長、村子人丁興旺。但見村中的幼童們扮成「小羊」,在畢摩(祭師)的帶領下挨家挨戶串門。各家已在供桌上擺好了米、酒、糖果等供品,一行人進門後,畢摩先為戶主祝禱,主人家將一碗米倒入畢摩帶來的口袋中,把糖果送給孩子。

 

  為甚麼叫做「小羊討食」呢?據說是阿哲人認為羊是吉祥物,小羊上門、能施者會有福。

 

二月初二祭母龍,女人大過天

 

第三天,陶瓦村的女人和孩子到村口迎接客人

 

  農曆二月初二是祭母龍和驅邪逐鬼的日子,村民戲說這是陶瓦村的「三八婦女節」。

 

  清晨,男人們就開始為下午的驅鬼儀式做準備。女人們則在音樂的伴奏下圍成圈跳舞。到了吃早飯的時候,人們將昨晚「小羊討食」時討得的米,和祭龍時殺的黑豬肉一起熬成粥,給小孩子吃。然後又載歌載舞到村口,迎接外來的客人。

 

我也是外來的貴賓,所以被敬酒才能入村寨之門

 阿哲人載歌載舞迎接參加節慶的貴客

盛裝的阿哲小朋友

「小男子漢」也學野人的神氣模樣,果然有威有勢

 

  中午飯後,年輕男子又開始化妝,這次要化成各種猙獰恐怖的模樣,為的是驅除邪氣和魔鬼,保護村寨平安。化好妝的驅鬼人在畢摩的帶領下,挨家挨戶為各家逐鬼驅邪,每進一戶人家,畢摩都會念經做法,噴酒驅邪。這時這家的女主人就從灶裏撿出一塊火炭,放在驅鬼隊伍的鬼樓瓦缸裏,再澆上水,點三炷香,意思是把家裏的晦氣、火災、病魔全部驅除。驅鬼隊伍走出大門後,男主人在會燃響鞭炮送行,頓時硝煙迷漫,熱鬧非常。最後,驅鬼人把鬼樓抬到村外打碎,象徵已把窩藏在各家各戶的害人妖鬼清除乾淨了。

 

畢摩帶領驅鬼隊到村民家中驅邪逐鬼

驅鬼結束時,要把鬼樓打個稀巴爛

驅鬼隊有十八般「武器」,巨型「陽具」也算一種

 

  晚上迎接「龍女」歸來,是整個祭龍儀式的最後一個環節。女人變成了節慶活動的主角,在這個專屬女人的祭祀空間裏,男人不得入內。各家的男人們置備好一桌菜餚,端到場地後便匆匆離開了。雖然也有調皮的男人會竄進女人堆去「挑戰女權」,但是一定會被女人們圍攻戲弄,用黑灰抹花他的臉。

 

  我們當然看不到全過程了,正如女人看不到男人在上龍山的祭禮一樣。

 

  據說情節是這樣的。滿身盛裝的已婚婦女守在路口迎接「龍女」。村婦和龍女一起圍著葫蘆和菜餚舞蹈。眾村婦又邊舞邊用棍子指向對方下身,口裏說著「給你生龍公子、龍公主」。女人們圍繞著有如男性生殖器的「葫蘆」舞蹈,隱含生殖崇拜的意味。

 

  舞畢,集體享用盛宴,一邊吃一邊對歌。最後,龍女在眾人簇擁下退場,一場以生殖祈願為主旨的女性祭儀宣告結束。

 

  這也標誌著這場歷時三天的祭龍儀式大功告成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Watches & Wonders 2021

More on Travel & Din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中概股回歸
新型肺炎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