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21/05/2015

黃河之水天上來

  離開黃南州之後,我們經過桑科草原,體驗百花盛開的美麗花季,然後繼續向黃河源區溯源而上,入青海省的果洛藏族自治州瑪沁縣,穿越阿尼瑪卿雪山。

桑科草原正是百花盛開的花季,美得讓人心醉

我們繞道去遊覽了澤庫縣的和日石經牆,這裏有累積3千多萬字的石經板,被稱為「石書寶藏」

穿越阿尼瑪卿雪山

阿尼瑪卿雪山是黃河源頭最高山峰,曾一度被誤為世界最高峰。阿尼瑪卿冰川的冰雪消溶,化作黃河源頭的無數涓涓流水

  阿尼瑪卿山是藏族的「四大神山」之一,主峰「瑪卿崗日」海拔6,282米,是黃河源頭的最高山峰。阿尼瑪卿山因其獨特的地勢與位置,曾一度被誤為世界最高峰。最早探尋阿尼瑪卿的外國人為植物學家約瑟夫·洛克(Joseph Francis Charles Rock),他曾估計達到8,500米,高度超過珠穆朗瑪峰。1949年美國的登山探險者雷納德·克拉克在阿尼瑪卿探險時,測出其主峰海拔9,041米。1960年6月,北京地質學院登山隊一行11人從北坡首次登上阿尼瑪卿主峰。直到1970年代,經中國專家測定,阿尼瑪卿山主峰的準確高度是海拔6,282米。

沿途見到藏族小孩也在撒「龍達」

阿尼瑪卿山國家地質公園的入口

  阿尼瑪卿共有18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峰;其冰川數量佔黃河源90%。我們的越野車在接近冰川的公路上停了下來,在這裏,我雖然只看到冰川而不見河流,但心裏明白,冰雪消溶,便化作無數涓涓流水,匯成黃河之水。此刻,李白的《將進酒》名句油然湧上心頭:「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向海不復回!」

傳說阿尼瑪卿山是藏族史詩《格薩爾王傳》的故事發生地之一,所以這裏的藏民對格薩爾特別崇敬

  接著,我們又翻過海拔4,824米的巴顏喀拉山口,來到青海瑪多縣。住一晚後再上路,去遊覽黃河源流匯成的扎陵湖、鄂陵湖。這兩口大湖,是中國最大的高原淡水湖。

翻過海拔4,824米的巴顏喀拉山口,就離瑪多縣不達了

進入扎陵湖、鄂陵湖景區的大門

  扎陵湖湖面海拔4,294米,水面積526平方公里。扎陵湖上游就是「黃河九曲的」卡日曲和約古宗列曲相匯而成的黃河,黃河主流線在湖心偏南。因為湖水在風浪泛起時呈灰白色,固有「白色長湖」之稱。

黃河源流水匯成的扎陵湖,一派浩浩渺渺

  在這裏,我爬山坡,去領略無比壯觀。兩湖的海拔高程都在4,260米以上,湖水都很清澈,叫人忍不住要掬一口冰涼的湖水。

 

我爬上扎陵湖邊的海拔4,610米的措日尕則山,在象徵黃河源的牛頭碑下留影

  扎陵湖湧出的河水向東南蜿蜒15公里,又匯成了鄂陵湖。鄂陵湖古稱柏海,藏語意為藍色長湖。湖面海拔4272米,湖面面積610平方公里。

面對壯觀的鄂陵湖,興奮得不顧4260米高海拔而跳起來

  歷史上,鄂陵湖是藏王松贊干布迎娶唐朝文成公主的地方。在湖邊,我找到了傳說為了紀念文成公主入藏和親而建立的佛塔。唐貞觀十五年(641年),唐太宗答應了松贊干布的請求,讓文成公主嫁入西藏(當時稱吐蕃),為那裏帶去了先進的中原文明,也在黃河源區流傳下許多故事。

鄂陵湖畔的古代佛塔,據說是為紀念唐文成公主人藏和親而建立的

母親河的滄桑淚

黃河有此清澈多麼好!

  我看著黃河源區的水域,不禁浮想連綿。

 

  對比之下,我憶起在黃河中游看到截然不同的景象。在山西與陝西交界處的壺口瀑布,混濁的巨流咆哮而下,飛濺的水沫竟然把我和我的照相機都鍍上了一層黃色。我對黃色大瀑布奇觀激動之餘,不免浮出一絲傷感。

 

  黃河全長5,464公里,由河源至內蒙古托克托縣河口鎮的河段為黃河上游,河段全長3,472公里。黃河上遊徑流量佔黃河全長的54%,但年含沙量卻只佔全河沙量的8%,因此河水清澈,絕難想像是它一條世界上含沙量最高的「黃河」。

 

  是黃土高原被水流捲走大量土壤,染黃了大河。泥沙淤積,使中下游的大部分河床高於城市和農田,有些河道竟然比地面高出4至6米!全靠高築大堤約束,因而黃河被稱為「懸河」。而歷史記載中,黃河有1,500次大決堤,洪水泛濫成為千百年來兩岸人民年復一年的噩夢。也產生了「黃泛區」這一特定詞。

 

  回溯公元前3,000至公元前2,000年間(仰韶文化時期),黃河流域的植被生長豐富。當時黃河中下游流域有雷夏澤、大野澤等大量的湖泊。《孟子·滕文公上》曾記載黃河流域「草木暢茂,禽獸繁殖」。

 

  戰國以後,隨著鐵農具的廣泛使用和秦國經濟中心向關中遷移,黃河流域與黃土高原的天然植被開始遭到破壞。由於黃河流域在很長一段時間是中國文明的中心,加上重農輕牧、開墾過度,黃河流域的生態嚴重退化。

 

  然而,我們能全怪祖宗嗎?

 

  君不見,從1970年代起,因為經濟發展而耗水量大增,黃河的徑流量由1950年代的575億立方米,急劇下跌至1990年代中期的187億立方米。黃河經常出現斷流。1997年,斷流達到226天。自1998年起,中國政府開始限制用水及修整河道,黃河才漸漸不再斷流。

 

  《黃河頌》有段朗誦詞道:啊,黃河!你撫育著我們民族的成長,你親眼看見,這五千年來的古國遭受過多少災難! 

 

  我心生共鳴:啊,黃河!但願你只給我自豪而不再有心酸!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Watches & Wonders 2021

More on Travel & Dining

Popular Tags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 港股
    • A股
中概股回歸
大國博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