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16-05-05

偏見歧視

  上期談到不少情緒病患者有一種諱疾忌醫的心態,不會及早求助,甚至會向親友隠瞞病情。主要原因是污名(stigma)的標籤效應。即是傳統上大眾對精神病情緒病的抗拒排斥,令患者覺得這個病是一件恥辱的事,是失敗者的行為。這種害怕社會標籤歧視的恐懼,令他們難以啟齒,更隱蔽,更抗拒任何形式的輔導和治療。

 

  有人說:「今時今日,社會大眾都不是那般抗拒排斥的了。大家都同情患者及家屬,現代人身邊總有一兩個曾經此苦的人。而且這個年代,歧視病人是會惹上歧視官司的,誰敢?」

 

  教授說:「世界的確進步不少,公然侮辱和嘲笑,已經大大減退。但是,一些比較隠性的效應仍然強而有力啊!

 

  有這樣的一個小故事:我一向自稱是不會歧視排斥精神病的人。我的兒子問我:『如果我有精神病,你會怎樣?』我說:「照顧你,支持你,找最好最適當的治療⋯』兒子說:『如果我告訴你我要和一個患精神病的女子結婚,要給你一個孫子,你會怎樣?』

 

  我在那一刻知道這是一個陷阱,作為人父,我當然希望下一代的生活平穏健康,有個白白胖胖開開心心的孫子。但只要我說反對兒子必定會指責我是雙重標準。但如果我說沒有問題,我又擔心兒子說的不是假設性的問題,而是他真正地試探我的反應然後說這是實情。

 

  我反省自己的爭扎,就體會到這些抗拒排斥是存在的,是頗根深蒂固地印在我們的腦袋裏,是那種『可以存在這世界上,但最好不要在我身上發生,要是發生於我家也無法逃避,但可免則免,最好不要把麻煩帶進我家』的思維。」

 

  旁觀者問:「教授,那是否可以解釋到為何患者會害怕告訴家人親戚,是否他們努力隱瞞的主因?」

 

  教授說:「我相信是如此。所以,我自此不斷反問自己,要對抗偏見歧視,不但是要對付外在外化的行為,更要重新審視自己的私心和深層價值觀。你可有留意我是不敢說我是一個沒有歧視偏見的人?我只敢說我是一個努力去消除歧視偏見的人,因為我要改造的不單單是社會大眾,更重要的是改變我自己!」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更多心理攻防戰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心理情緒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中概股回歸
大國博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