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15-01-28

倒下那天,平地一聲雷

  回想著過往的點滴,總覺可愛、莫名其妙、既遠且近:就是一種錯綜複雜,耐人尋味的矛盾感覺。當年的倒下,平地一聲雷……把我的人生從此劃成截然不同的兩端、永不交集的南轅北轍。上半場,縱橫職場,南征北討地為公司打江山,浩浩蕩蕩地開拓大中華市場;下半場,隱居深山,躲進廚房,要征服的是「三餐一湯」。人生好玩之處,實莫過於此。

 

 

  上回分享過我這極度糟蹋,近乎虐待自己的德行,身體出狀況應是理所當然。但你或許想幫我平反:「香港人人為口奔馳,坊間不知多少人也奉行類似這『忘我』的生活模式,無可厚非呢!」嗯,這確是我當年慣常自我安慰的解說。要知道,身心的承受程度各人不一,而身體是會發出不同訊號,通知主人危難將至,只是我從來也掉以輕心罷了。

 

  我忘了交待一要點,從小到大我皆有無故休克昏迷的情況。自小學開始,在課堂內會忽爾從座椅倒下,嚇得老師同學們手足無措。長大後在巴士、地下鐵,商場也不知倒下過多少回,每次不是休息片刻自動醒過來,便是被朋友途人送進急症室。作過例行檢查後,往往見沒大礙,我便趕著飛奔出院,因當時眼中只有學業、生計,以致後來的工作;試多了,雖偶爾倒楣會跌得焦頭爛額或遍體鱗傷,我總自我安慰:「多睡睡便是了」,故從沒興趣、沒空閒去探求個究竟。

 

  於是來到2004年仲夏,一早上於公司內,約九時多,我如常地邊嚼著三明治邊看電郵,心裏盤算著一籮筐的公司政策、客戶方案、團隊培訓、人員招募等,想著想著,口中嚼著的三明治,竟似是尷尬地卡住了喉頭與食道,心想倒杯熱茶助其滑下去吧。就那麼一個動作,把座椅稍向後一推,站起來,結果……

 

   「『砰!』的一聲真的如雷貫耳!最初還以為是哪個文件櫃倒了下來,全層樓的同事都好奇地從座位站起來左顧右盼,唯獨不見你!然後大家齊聲大叫:『噢! Ginson,Ginson 暈倒了!』」事發後幾天,同事來醫院探望我時,仍生動地描繪當日「平地一聲雷」的情境。當時在醫院等候作詳細檢查和休養的我,氣弱如絲地說笑:「或許是最近熬夜過多,身體來撒嬌,現被迫在此,也只好睡個夠補數吧!「你不好再嚇我們了,那天你暈了近一句鐘呢,把我們弄得團團轉!」看著同事們緊張的表情,我大概意識到有點不尋常。可我還不住安慰大家:「不用擔心,雖今回倒下,後腦撞到儲物櫃的鐵角,現頭痛欲裂,我想簡單塗些甚麼跌打油或正骨水,很快又生龍活虎!這類情況我以往試多了,小事而已!」可惜,沒多久,便發覺我未免太天真和自以為是!

 

   (下回續)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更多不藥而癒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抗癌 #心理情緒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大國博弈
跨境理財通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