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0-12-18

屈穎妍現象

  前一陣子,香港評論界的名筆屈穎妍寫了一些文章,批評政府抗疫不力,不懂民間疾苦,沒有推動全民檢測,豈料一筆起風雷,有自許為建制派的把她痛罵一頓,亦有反對派中人以為執到寶,說建制派在內訌矣。當中顯然也有某些無聊深黃人士冒充藍營加入戰團,似要將屈除之而後快。

 

  真有內訌?還是香港的反對派捉錯用神?這裏首先便應搞清楚一個問題:屈穎妍是建制派嗎?

 

嫉惡如仇 愛國愛港

 

  我認識阿屈或許已有6、7年,我常參加一些有她在內的飯局,與一眾高人分析世事,大家亦在好幾個社交群組中時有交換意見。她文筆犀利已不用介紹,你不一定篇篇都同意她的觀點,但卻不能不承認她觀察力極強,常可在旁人不注意的地方找到對方的破綻,一劍封喉。此種獨孤求敗的劍勢是下過苦功才能練出的,她對社會大事小事都追得很貼,文章篇篇都做足功課才下筆,成功絕非偶然。

 

  但若說她的文章只是建基於用功勤奮,也不準確,從她所寫的字裏行間,我們可清楚看到她嫉惡如仇,明斷是非,這是需要一種精神力量支撐的。我大學時當過看更,值夜班,利用這段時間把整套《魯迅全集》都看了一遍,近年看阿屈的文章,深覺風格接近,每寫一篇便等於投出一把匕首,她是香港的魯迅。

 

  香港有太多的人自稱是建制派,但建制包含的元素太多,政府、立法會、司法界、大企業、學校等都是建制一部分。支持建制的人,政治光譜太闊,他們之間的信念可能還是南轅北轍,我看阿屈根本不能用建制派去描述,她自己也否認自己是建制派。

 

  她否認得對,我明白她的想法,我自己則從不參加任何政治組織(有些報道說我有參加,是亂說),我也不是建制派。她認為自己是愛國派,我相信把她看成是愛國愛港派更加準確。既然她不是建制派,自然沒有所謂的建制派內訌,她也沒必要一定支持建制。

 

  嚴格來說,香港某些人被稱為泛民或民主派,也是錯之極矣。這些人雖言必稱民主,但行動卻往往相反,一聽到別人的意見不同,便立即群起而攻之,這叫民主?他們的共通點只是反對政府反對中央而已,所以「反對派」的稱謂較準確。

 

政府軟弱 應予鞭策

 

  愛國愛港不是叫叫口號便勝任。真正的愛國愛港要有「為國為民,俠之大者」的胸懷,這又必然要求他們不能好心做壞事,眼見社會或政府中有不平之事,都是「是其是,非其非」。但甚麼是「是」,甚麼是「非」,未必人人同意,但只要能保持獨立求真的精神便可。

 

  從去年的黑暴到今年的抗疫,香港飽受折騰,但阿屈與我都有參與的群組所作出的判斷,經得起時間考驗︰黑暴根本不可能成功,但特區政府太軟弱,最終會招致中央出重手;抗疫要全民檢測,再配合其他政策才能竟全功。阿屈的文章除了斥責黑暴外,也一直對政府的軟弱不假辭色,對政府的抗疫不力一直忍無可忍,建制派這銜頭對她合適嗎?

 

  批評政府軟弱及不滿其抗疫漏洞百出又不肯全民檢測,當然並非阿屈的專利,她這方面的立場與我及很多人都一致,而且一早已有此立場。

 

  有些人別有用心地宣稱批評政府的政策,便一定是背後有人扯綫,特首爭奪戰已經開鑼。我不會排除有些人想當特首,抗疫是否得力也可成為評價其能力的標準之一,但這與背後有沒有人扯綫當然是風馬牛不相及。阿屈寫文章報酬只得稿費,沒有一分一毫其他,我們亦然。有些人是以己度人了。

 

  順帶一提,有人認為全民檢測的社會成本太大,所以並不可行。誠然,成本的確大,但不做的社會成本更大!這已不再是醫學的問題,而是經濟學的範疇了。

 

轉載自: 晴報

更多雷鳴天下文章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中概股回歸
新型肺炎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