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19-09-03

雨中跪求促聽訴求 防暴警校園外戒備 逾3萬學生罷課 逼爆中大百萬大道

 救香港人作初心 無懼犯險 土砲醫療車 聯繫急救義工網絡

 

阿東憶述,運動初期大家都未考慮需要急救義工,因此自告奮勇當起急救員。

 

  近月示威區中,一隊隊穿反光衣的急救員在中前綫游走,在煙霧瀰漫的「戰場」忙着幫人洗眼止血。阿東、朱仔及阿希因「反修例」運動而相識,由一部「土炮」醫療物資車開始,築起急救員的網絡。被問到為何要以身犯險,他們不約而同表示:「因為大家都係香港人,香港人受傷,怎可以不理。」

 

  修訂《逃犯條例》引發最大規模社會運動,至今仍未見緩和迹象。阿東早在5月尾,已察覺到警民衝突的氣氛正醞釀,遂開始準備醫療物資。6月起示威活動浪接浪,他用紅色皺紋膠紙在手臂貼上十字,開始當上示威現場的急救義工。

 

  「我可以話是運動的第一個急救員。」阿東憶述,運動初期大家都未考慮需要急救義工,遂自告奮勇,後來在陸續有休班護士等不同背景人士加入,醫療物資也愈來愈多。他索性用木板搭建了一台手推車方便整理物資,這台木頭車變成標誌性的「圖騰」,吸引更多人加入,朱仔和阿希便是其中之一。

 

  運動初期,急救員為數不多,隊員會先到木頭車集合,然後每4至5人一組,背上生理鹽水、冰袋、敷料等醫療物資分頭巡邏,尋找傷者。3人都非專業醫護人員,僅有未忘的急救知識和經驗,本着身為港人的「初心」,救助傷者不比救護員少。

 

非專業醫護人員 救人憑經驗

 

阿東用木板搭建一台手推車方便整理物資,意想不到這台木頭車吸引了更多人加入急救行列。(受訪者提供)

 

  阿希說曾在示威區物資站幫忙,但認為急救員可直接幫助更多人,6月至今已數不到幫過幾多傷者,曾在西區警署附近,有示威者被雜物擲傷頭部,頭破血流,要馬上包紥。朱仔則表示洗眼個案最常見,「一粒催淚彈飛過嚟,已有百幾人要幫手洗眼」,最嚴重一次,有黃大仙街坊遭催淚彈射中腳,料腳骨骨折,義工即幫忙包紮,然後送院治理。

 

  警方多次在民居施放催淚彈,雖稱迫不得已,但最受影響還是毫無準備的街坊,也是急救員最常接觸的傷者之一。阿東憶述,深水埗「激光燒街衣」當晚(8月14日),一名街坊吸入催淚煙不適暈倒,「阿叔都幾重,要5至6個人抬起,義工隊將他由深水埗警署搬去鴨寮街港鐵站口外,以為排檔安全可治理傷者,怎料一放下,催淚彈又射到距離傷者2米不到的位置,要再抬入站內。」

 

優先考慮傷者 隨時借出裝備

 

  阿東續說,要優先考慮傷者,「如他們無裝備,要先拿自己那副給他們,結果自己無『豬嘴』,食晒(催淚)煙。」

 

 

  至今急救義工團隊已「遍地開花」,作為「急救第一人」的阿東笑言︰「一有人大叫急救,急救員就好似『速龍』咁跑過去,到後才發現原來已有人處理中。」示威模式近日已演變成「流水式」,木頭車已漸少在示威現場出現,但它所召集的「香港人」,仍在努力救助有需要的人。

 

自研「升級」裝備

 

  示威者和警方的衝突日漸升級,急救員需不斷增添物資。訪問這天,阿東把一盒油性紗布遞給阿希,「處理燒傷時會比較好,亦會準備定防火氈,示威者開始玩火時急救裝備亦要升級。」阿東又說,其實坊間有許多土炮方法紓緩催淚煙的刺激,如白醋毛巾、梳打水、烏龍茶都是民間「解藥」,近日他亦在研究改裝「豬嘴」,方便使用。

 

轉載自: 晴報

更多時事要聞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逃犯條例 #張建宗 #罷課 #校園 #開學 #楊潤雄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大國博弈
跨境理財通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