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1-06-01

航班線路乃國際風雲「晴雨表」

 

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上週五飛往俄羅斯索契拜會普京總統,兩人談及愛爾蘭瑞安航空公司定期航班被白俄羅斯民航部門迫降明斯克機場一事。白俄羅斯事後稱,迫降是因為收到飛機上有炸彈的威脅,但歐盟國家立即指控白俄羅斯當局為逮捕機上的反對派人士,不惜迫降飛機,屬於「國家恐怖主義」,歐盟為此要求民航班機不再飛越白俄羅斯領空。

 

  *普京力挺盧卡申科*


  尋求俄羅斯支持的盧卡申科對普京說,他會向普京展示與迫降飛機一事有關的「一些文件」,而普京則表示,西方媒體對事件反應過度。他說,2013年美國為追捕中央情報局前僱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曾強迫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的專機降落,但西方媒體卻一聲不吭,歐盟顯然是在搞雙重標準。


  按照外交慣例,兩國領導人會面時,只允許記者拍攝開場白,當談話一轉入實質性內容,工作人員就會把記者「請走」。只有當一方或者雙方有意要借用傳媒傳遞某種信號時,才會讓記者一直在場採訪,不久前中美高層在安克雷奇的會晤就出現了這樣的場面。當時美方和中方官員先後要求記者留在會場內,以便將兩國官員的正面交鋒「記錄在案」。這次俄羅斯安排記者旁聽普京與盧卡申科的對話,很明顯是想讓傳媒報導普京嚴詞批評西方,發出俄羅斯堅決支持盧卡申科的政治信號。


  時至今日,瑞安航班迫降一事仍然存在不同版本,聯合國下屬的國際民航組織上週四決定對此展開調查,並在6月25日前提交調查報告,但歐洲已有幾個國家對航班是否需要避開白俄羅斯領空一事採取了單邊行動。法國態度比較強硬,不僅法航的班機選擇繞開白俄羅斯領空,法國還禁止白俄羅斯Belavia航空公司的一個航班經法國飛往西班牙巴塞羅那。與此同時,俄羅斯拒絕法航的班機繞過白俄羅斯飛往莫斯科,於是法航決定取消這個航班。此外,奧地利航空公司的一個航班上週四本應從維也納飛往莫斯科,但俄羅斯民航部門不批准該航班改變航線避開白俄羅斯領空,最終這個航班也被取消了。一時間,國際航班的飛行路線變成了國與國之間政治鬥爭的籌碼,令乘客淪為犧牲品。

 


(iStock)

 

  *航線顯示政治風向*



  其實,國際航線的設定與更改一直受全球政治形勢的影響。上世紀五十年代,國際航空業進入蓬勃發展階段,飛機的產量大幅增加,性能不斷改進,令越來越多的人可以乘飛機去外國旅行。但東西方兩大陣營的「冷戰」也恰好從那時起愈演愈烈,很多國家限制外國航空公司的飛機飛越其敏感地區,以維護本國的國家安全。兩大陣營互相警惕,以防對方用民用航班蒐集情報或發動軍事行動。最嚴重的一次意外事件是1983年9月1日,從紐約飛往韓國首都漢城(首爾)的一架大韓航空波音747客機在接近韓國時偏離航線,誤入蘇聯領空,結果在庫頁島上空被蘇軍戰機的導彈擊中,飛機最終墜入日本海,機上269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全部罹難。此前在1978年也曾有一架大韓航空的波音707客機因類似情況被蘇軍導彈擊中,所幸迫降後只有兩位乘客喪生。在那個時代,民航機師對航班路線都非常敏感,因為這直接關係到他們和乘客的性命。


  「冷戰」結束後,國際航空業迎來新的發展機遇。九十年代後期,俄羅斯對外開放其遠東地區領空,於是誕生了一條省時省油連接東亞與北美的「北極航線」,它是國際形勢出現緩和的明顯標誌。這前後的十餘年,我在紐約做記者,多次往返香港紐約兩地,因此對這件事記憶猶新。國泰航空公司1998年7月5日從紐約直飛往香港的航班被稱為第一個「北極航班」,此前往返兩地的航班都要在中途降落一次,給飛機加油。我那時較多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航班,一般有兩條路線可供選擇,一條是從紐約飛到洛杉磯或舊金山,然後再轉飛香港。另一條路線是從紐約飛到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就是中美官員最近打嘴仗的那個城市),然後轉飛香港。如果搭乘國泰的航班,往往會飛紐約--溫哥華--香港這條航線,這主要是因為溫哥華有大量香港人,國泰不愁沒乘客。不論走哪條線,空中飛行時間都要大約十七個小時,加上中途轉機的兩三個小時,全程大約二十個小時,乘客非常辛苦。



  開通北極航線之後,我從紐約直飛香港,大約節省三個小時。飛機從紐約往北飛,經加拿大領空穿越北極,然後經俄羅斯領空進入東北亞,再一直向南飛抵香港。由於航線縮短了,不必中途降落加油,航空公司少交一次起降費,乘客的機票也比以前便宜了。在新冠病毒到來之前,紐約--香港這條航線一直比較旺,只有一段時間非常蕭條,那就是2001年「9.11恐怖襲擊事件」之後的幾個月,當時無論是商務客人還是普通遊客都盡量避開紐約,令航空公司損失慘重。因工作需要,我在那段時間往返紐約--香港多次,見到經濟艙客人稀少,我就一個人「霸住」四個座位,躺下睡一大覺。機上的乘務員告訴我,北極射線對人體有害,不應該經常飛這條線。但他們也說,飛機其實不會飛得特別接近北極,因為北極那個點上磁場太強,可能會影響飛機的導航操作,這讓我又長了知識。



  *政治干擾民航運作*


  自九十年代中開始,國際民航業經歷了近二十年的和平發展,國際航線與來越多,出國旅行已成為很多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政治上的敵意和軍事上的盲動再度造成多次民航意外。2014年7月17日,從荷蘭阿姆斯特丹飛往馬來西亞吉隆坡的一架馬航客機,在處於戰爭動亂之中的烏克蘭東部被導彈擊落,機上295人罹難。2020年1月8日,伊朗革命衛隊用導彈誤擊了烏克蘭航空公司的一架客機,導致176人遇難。這樣的人間慘劇幾時方能避免?


  換個角度來看,航線的變化為我們觀察國際政治提供了一個「晴雨表」。風和日麗已成過去,陰晴交替主宰未來。天有不測風雲,出門敬請帶傘。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 TV頻道現已登場,多元化財經及消閒影片輪流送上! ► 即睇

更多威少看世界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伊朗 #烏克蘭 #馬來西亞 #荷蘭 #北極航線 #冷戰 #美國聯合航空 #國泰航空 #俄羅斯 #漢城 #首爾 #庫頁島 #大韓航空 #普京 #斯諾登 #白俄羅斯 #明斯克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東京奧運
疫苗福利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