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1-08-30

中亞起風雲

  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機場日前連環大爆炸,還包括自殺式炸彈襲擊,大家驚覺原來「伊斯蘭國」(ISIS)威脅未除。本以為敘利亞內戰暫結束,ISIS即使未被根除,至少勢力已大減,現在冷不防該組織早已轉移基地,滲透到中亞地區去。

 

  事實上,在ISIS的外國成員當中,來自中亞的比例可以說相當高,當他們紛紛從敘利亞回到自己的家鄉,同時也為中亞地區的「聖戰」補充了人力。正所謂一雞死一雞鳴,當阿蓋達在阿富汗沉寂下來,而人們對塔利班捲土重來心存恐懼之際,想不到真正威脅還看「伊斯蘭國」的分支「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IS-KP,Islamic State Khorasan Province)。今次喀布爾機場爆炸事件,向中亞各國響起了警號。

 

  呼羅珊省是個歷史地區的稱謂,這包括伊朗東北部、阿富汗部分地區和中亞南部地區,曾在波斯帝國的版圖上,波斯語的意思乃是「太陽升起的地方」。

 

  ISIS-KP可謂是集中亞最極端的「聖戰者」大成,於2014年主要由巴基斯坦塔利巴分裂出來的激進份子發起,跟著有不主張與美國談判的阿富汗塔利班離心者加入,又有「烏茲別克伊斯蘭運動」和前阿蓋達武裝人員投誠等。

 

(iStock)

 

  我在數年前到中亞地區採訪,人在當地雖不感到有安全問題,但與當地學者說起中亞地區的伊斯蘭激進主義,他們都認為是個隱患,該地區並可能成為「聖戰者」的盤據地,這包括主張疆獨的「東突厥伊斯蘭運動」。

 

  上述現象固然與該地區處於極度敏感的地緣政治中央有關,但也與當地的政治經濟社會因素不無關係。先說大家認識的「中亞五國」如哈薩克、吉爾吉斯坦、塔吉克、烏茲別克和土庫曼,該五國都是在1991年從前蘇聯獨立出來,獨立後除土庫曼外,其餘四國雖實行西方式民主體制,但骨子裏卻是威權主義,五國中的總統有四位自獨立後長期執政,土庫曼更有「中亞北韓」之稱,而吉爾吉斯坦在五國中算最民主,卻因多場社會起義事件導致局勢不時出現動盪情況,不過,一樣行世俗政策,並受前蘇聯思維影響,對境內伊斯蘭主義者嚴密管控。

 

  因此,當美國入侵阿富汗後,中亞多國立刻成為美國的反恐夥伴,獲援助資源流入,而威權領導人們借反恐加強國內的鐵腕統治。至於經濟,除哈薩克外,其餘四國的經濟發展都處於不穩狀態,近年更是低迷。貪污和貧窮令不少人對現狀不滿,容易回歸信仰尋求出路。

 

  不要忘記,誰鼓勵聖戰者前撲後繼來到中亞,又或激活中亞的聖戰者現象?一位烏茲別克記者告訴了我一個非常諷刺的故事。話說上世紀八十年代蘇聯入侵阿富汗,向當時屬自己版圖的烏茲別克和塔吉克招募士兵去打仗,怎知好些士兵與受美國援助的敵對聖戰者交鋒時,給後者的狂熱信仰所感染,發覺大家都有深厚的宗教文化淵源,反思真正的敵人是誰?而「烏茲別克伊斯蘭運動」便由此出現,他們高呼要重建浩罕漢國。

 

  看來,阿富汗之亂在中亞又滋生另一波「聖戰運動」,誰之過?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限時優惠】申請etnet強化版MQ手機串流報價服務,加送$50禮券! ► 立即行動

更多容我世說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伊斯蘭國 #喀布爾機場 #阿富汗 #自殺式炸彈襲擊 #ISIS #聖戰者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內房困局
透視大灣區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