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17-04-13

生意傳承 成功秘笈 打破富不過三代

  「百年字號」至少經歷三代人,有美國研究指,100間企業中能捱到第三代只有3間,到第四代更不足1間,富不過三代原來有根據。然而,全世界最多百年企業的日本,有7間竟是千歲級,全是家族企業。一個家族企業如何可以千秋百世,一代傳一代?

 

  上輩創業,下輩接手,接棒人邊學邊做到「坐正」,一切是有機而成自然發生。九十後羅偉立大學畢業返屋企的長生店幫手,太子爺降格做仵工捱苦3年,由當初為「搵份工」到最後決心接手成第三代,老式傳承故事講心的領悟。

 

  有人則以新角度演繹傳承,大家樂(00341)前主席陳裕光用上4年時間示範交棒四部曲,他更把傳承變得有章法,不是純粹財產和權力交接,還要做好三項「墊底」。他2012年成立學院推廣傳承章法,人人可學可跟著做。傳承學問造就新行業家族傳承規劃師,專門為家族企業做「驗身」報告,協助企業家順利傳承。

 

  過去銀行開設家族辦公室,處理不少家族企業財富傳承,近兩、三年衍生精品店式家族辦公室,提供專門且高級精緻的貼身服務,羅孟君打開家族辦公室的大門,讓大家了解這個正冒起的行業。

 

90後太子爺變仵工 接手長生店現代化

 

  羅偉立在廣州暨南大學商管系畢業後返屋企幫手,原因很現實,收入豐厚。他指長生店工人的薪酬加小費,日薪計每天收入可近千元,最多更有2,000元,「當時沒有宏大志願,只想快點有工作,有收入。」他大年初一跟父親說要返長生店工作,對方問他想清楚沒有,開出條件︰太子爺也要由仵工做起。

 

九十後羅偉立決心接手父親的長生店,並希望為行業帶來新風。

  

Profile:

90後

紅磡長生店永福第三代

暨南大學商管系畢業

引入全港首部西式靈車

首創VR參觀靈堂

 

由仵工做起學人生百態

 

  仵工在殯儀行中是最前線,也是職階最低的一群,由抬送遺體到替遺體更衣「一腳踢」,還要跟著師傅出入火葬場和「大酒店」做「阿四」,但恃著太子爺身份,讀書多點的羅偉立心高氣傲,不斷出錯被師傅罵。一次上靈車去火葬場前沒檢查好文件,開車後才檢查,「師傅在車上問我做甚麼,我說檢查文件,他冷冷的說︰「請你在適當時候做適當的事。」然後一手把文件搶去。我當時很生氣,心想你跟太子爺說話竟用這種語氣?」他回家向母親投訴,換來一句「好好反省」,令他氣上加氣。

 

  老師傅這一罵倒激起羅偉立「唔衰得」的性格大反彈,他發誓不讓老師傅再有機可乘教訓他,「我開始冷靜,每做一件事都想清楚才做,還觀察各老師傅的脾性。」不想再被罵的他變得「醒定」,從那一天起開始放下身段,返工的再不是太子爺,只是一個普通仵工。

 

  羅偉立指,仵工工作要求少出聲,默默工作,這讓他慢慢改掉自以為是、吋嘴的性格,他更發現從師傅身上獲益良多,「他們在行內30、40年,帶你去殯儀館,可以很生活化地告訴你每一件事。例如主人家每個動作,反映他怎樣的心情,為甚麼他有這樣的反應等。又例如哭,他們懂得區別真哭和假哭,哭得呼天搶地未必是真傷心,反而默默的哭,無聲的才是最痛。」

 

  要接手長生店,羅偉立坦言做仵工經歷了很多事後,沉澱而成的決定,其中一件最讓他難忘的是一名「MK仔」送父親殯,「MK仔大約16、17歲,他父親10點出殯,他大搖大擺10點半才到。去火葬場的路上,他只顧問母親如何分家產。」羅偉立直言當時很不屑這位不孝子,甚至有衝動想教訓他。在火葬場完成最後儀式後,由孝子按掣把父親送入火爐,卻發生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MK仔」的手停在半空,久久沒有按掣,默默在流淚。

 

  那一刻羅偉立才發現其實MK仔最捨不得父親。他感慨地說,他猜MK仔之前的輕浮表現,只是裝堅強、扮硬淨,但到永別一刻,再掩飾不了,「他不能不按掣,但按下去以後就見不到,相信他是百感交集。」

 

引入西式靈車VR看靈堂

 

  經常面對生離死別,讓羅偉立快速成長。他開始明白父親要他做仵工,不是要訓練他抬棺木、替遺體穿衣等手板眼見功夫,這些技巧多做幾次就懂,一直心高氣傲的他要學的是放下身段。此外,作為仵工的他,走在最前線工作,讓他看到行內不少問題。行業圈子小較封閉,不少人上年紀,即使第二代接手,也不太願意改變,最明顯的是今日互聯網時代,但殯儀館仍是人手寫單,用傳真機發給客戶,令他萌生改變行業的想法。

 

羅偉立引入VR參觀靈堂

 

  「在外國,殯儀是很現代化行業,葬禮甚至生前規劃好,但我們的仍然很守舊,一直沒變,所以我想做點事。」而在過去一年,羅偉立為行業帶來新風,他先後引入全港首部西式靈車和首創用VR讓客人參觀靈堂。

 

  當日向父親要求返長生店工作,到今日決心接手長生店,羅偉立說父子二人其實沒有就此多談,「他見我還上班,表示我有興趣做下去。不過有天他突然跟我說,你慢慢學,我兩年後交畀你。」他指這番話是兩、三個月前說的,他最近亦升職做業務代表,他開心地說︰「算是半交棒吧!」

 

香港首部西式靈車亦由羅偉立引進。

  

過來人父親︰捱過磨練才有資格接手

 

  羅偉立的父親羅顯榮一直覺得這個行業複雜,而這一代人生活優裕,未必能應付,「我想仔女生活得簡單一點。」他有兩子一女,從沒想過要子女接手長生店,「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我不要子女似我,更不要繼承我甚麼。他(指羅偉立)要回來工作,這是他的選擇,我從不強求。」

 

  羅父要求兒子由仵工做起,因為他自己就是這樣走過來。自言讀書不多的他,為「搵食」順理成章到母親跟人合夥開的長生店工作。羅母同樣地要他由「後生」做起,「她要看我是不是認真想入行,看我捱不捱到苦,受不受到屈辱。」

 

羅顯榮(右)把當年母親磨綀自己的一套,用到兒子身上。

 

  他在長生店打雜兩年,跪地斟茶跟師傅,出去工作常被師傅當眾罵得狗血淋頭。後來長生店生變,欠債惹官司,有人借機要買下羅母的股份獨佔公司,好勝的他決定接手,25歲獨力扛起30萬元債項,「當時我每日上車開工,都會聽一遍《永不放棄》這首歌。」咬緊牙根4年還清欠債,重整公司。

 

  自己的經歷讓他相信︰「只有經得起磨練,才有資格講接手公司。」當年羅母對他用的一套,今日他用在兒子身上。對於羅偉立捱過了3年仵工,他直言已經過關了。

 

Source: 《iMONEY智富雜誌》

【先到先得】訂閱etnet YouTube Channel,即可獲贈咖啡禮券!► 立即行動

更多行政人員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家族生意 #傳承 #退休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大國博弈
財政預算案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