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0-03-06Text: Yan LawPhoto: Yan Law、受訪者提供

【疫轉人生】由沙士康復者到醫院院牧!疫症下坐鎮醫院回饋醫護,再思生死

  在新冠肺炎疫情籠罩的陰影下,不少人聞「醫院」色變,生病寧願硬熬也不敢靠近醫院範圍半步。偏偏有一個人例外!他明明不是站在抗疫最前綫的醫護人員、明明可以選擇Home Office,卻每日如常回到醫院「坐鎮」,聲言就算做不了多少實事,也可以在精神上與醫護並肩作戰。

 

  訪問約在基督教聯合醫院院牧部,到達門口時,發現門上貼了一張通告,意思大概是:醫管局轄下所有病房已暫停探訪,包括院牧探訪。編者沒有多想便按下門鈴,稍等了一會,裏面就有人出來開門,並引領到主任院牧謝耀揚牧師的房門前……

 

院牧部的走廊牆壁,掛了不少病人親手寫給院牧們的感謝卡。

 

  醫護和牧師,本是兩份風馬牛不相及的工作;但在醫院,就變成了「一個醫人、一個醫心」的最佳拍檔。「院牧在醫護人員的轉介下,便會進入病房慰問和支援病人及其家屬的心靈需要,包括協助他們處理因患病而引起的情緒、家庭和人際關係問題,以及解決信仰上的疑問,並為有需要的病人施聖禮。」謝牧師及其團隊也常主動出擊,每星期有兩、三天,走入懷安科、血科、兒科、婦產科、精神科等專科「巡房」,以求接觸和關顧更多病人。

 

最好的陪伴:在臨終病人床前唱詩、禱告

 

  以為院牧必定只顧講耶穌,其實他大多數時間都在聆聽。尤其在懷安科(俗稱善終部門),眼看著病人的身體狀況愈來愈差,甚至嚴重到不能說話,就只能站在身旁陪伴著,或為其禱告和唱詩歌。

 

  他想起了一位因癌離世的男病人,生前行船幾十年,謝牧師最常跟他談從前的航海經歷,看他說到眉飛色舞時,彷彿忘記了一切痛苦。「和他熟稔後,我嘗試與他分享耶穌,他信了。最記得他快要離開世界時,經常痛得睡不著覺,我便和他一起祈禱,他就能睡了。」

 

  又有一位女病人,是謝牧師共事多年的同事。「她是位高級護士長,對於患癌,她雖然沒有大吵大鬧,但我聽得出她內心的不忿。我明白她不願面對死亡,但還是很直接和她談到這個話題,她問我:『為甚麼你要這樣直率和我談死亡?我仍想康復過來!』最後我倆談到聲淚俱下。隔了一段日子,忽然收到她的WhatsApp,她問我這樣這樣做,是不是等於信了耶穌?」謝牧師頓感哭笑不得。

 

  做牧師的,和醫護一樣,見過不少生離死別的場景,甚至很常主持安息禮,理應較一般人看淡死亡的悲傷?「我不過是人,看著病人離開是會有不捨,也會哭。尤其知道有些病人或帶著遺憾離開,更覺痛心。」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學會了珍惜和把握當下,他笑笑口,驟然投下了一枚愛的閃光彈:「所以我常常都對老婆說『我愛你』。」

 

謝耀揚牧師說,聯合醫院院牧部只有7位院牧、2位義工,但要面對多達1,400張病床的需要(未計醫護人員),故積極培訓義工分擔探望病人的工作。(受訪者提供)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更多有種生活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人物專訪 #牧師 #醫院 #院牧 #沙士 #沙士康復者 #武漢肺炎 #新型肺炎 #新冠肺炎 #心理情緒 #生死教育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新型肺炎
全球放水
兩會焦點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