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0-07-31Text: Amber Yiu

【疫區義工】獅子山下長大,到非洲對抗伊波拉!蔡文力:我讀病毒學出身,我不去誰去?

  一場新冠肺炎疫症,令世界出現翻天覆地的改變。在新病毒面前,更顯出人類脆弱得如螻蟻。沒有先例、沒有藥物、沒有疫苗,令全球二百多個國家束手無策,使我們不得不重新審視傳染病的可怕。

 

  說到疫情,2013年傳入西非的伊波拉病毒同樣曾是不治之症、源頭來自野生動物。不同的是,在人民衛生意識薄弱、醫療體系殘缺不陷、全球最貧困的西非,竟然能夠戰勝了這場世紀疫症。能夠讓一個疫症得以緩和,甚至消失,除了靠當地人自身的衛生意識外,亦要靠一眾醫護人員、病毒專家日以繼夜為疫症尋求新突破;而幫助打贏這場世紀疫症的其中一員,竟是一名香港人——蔡文力(Edward),這位病毒免疫學學家,當時每天頂著40度的高溫,默默地參與著西非伊波拉病毒的救援行動。

 

從屋邨小子到牛津博士

 

  1976年,是非洲首次發現伊波拉病毒的年份,同樣,也是病毒免疫學學家Edward出生的年份。或許,這是命中注定的緣分,要他的生命與傳染病牽上關係,也許他小時也沒想過長大後會遠赴世界的彼端參與義務抗疫工作,體驗改變他的一生。

 

右二為病毒免疫學學家蔡文力,Edward。

圖片來源:Ed Choi 蔡文力 Facebook page

 

  「我是一名普通的香港人,我也覺得自己在做的事是超乎想像!」

 

  Edward小時候住在爺爺於新界農田上搭建的破落木屋,後來搬到黃大仙的屋邨生活,按照一般人的人生航道,入讀地區小學、中學,也沒有出現年年考第一名、名列前茅的理想情節,他就只是一位再正常不過的學生哥而已。直至15歲那年,父母送他到英國讀書,他坦言不想浪費父母的金錢,就「試著」努力讀書。由於Edward自小立志做醫生,卻天生怕血,冥冥中注定他要專注做病理研究。最後,他成功考入牛津大學,更先後獲得生物化學碩士及病毒免疫學博士。

 

圖片來源:Ed Choi 蔡文力 Facebook page

 

  由昔日的屋邨黃毛小子,到今時今日的牛津博士,一切從不容易;可能是從小看著獅子山長大吧,那種喜歡拼勁、勇於嘗試的「獅子山精神」扎根在他心裏。Edward曾在其他訪問中感觸地說:「我想,我超乎了自己想像中可做到的事。小時候在百佳做過,疊蘋果疊到雙手都是蠟;又在外賣餐廳煮過中菜。現在卻能坐上直升機入到牛津,完成博士學位,原來有些事情真是要試過才知是可行的。」

 

網上圖片

 

etnet財經.生活App 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 Huawei

更多有種生活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抗疫 #伊波拉病毒 #醫護人員 #義工 #疫情 #非洲 #新冠肺炎 #義肢 #第三世界國家 #病毒學 #疫苗 #香港 #牛津大學 #蔡文力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新型肺炎
中概股回歸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