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1-03-12

【不忘初心】為生計頂硬上做地盤!足球教練未放棄追夢:周末去教波!

  一場疫情,影響無數打工仔的生計。你有曾想過,寄出數十份履歷表都無回覆;你有曾想過,自己要放棄本業,轉投第二個行業重新開始?

 

  本港足球教練「Ming Sir」唐咖名在28歲時因傷退役後,10多年來專注足球教練事業,可是2020年新冠肺炎爆發,政府先後多次關閉足球場等運動設施,Ming Sir因場地問題無法繼續教波,無奈要轉到地盤工作。

 

惜腳部重創 無法再披戰衣

 

  90年代的球員,大多都因為要維持生計,或在家庭影響下,令很多有潛質的球員離開球壇。Ming Sir初初成為全職足球員,沒有豐厚的薪金,但他憑著對足球的堅持,決定捱下去。「那時候由青年軍提拔上職業隊的全職足球員人工,多數只有數千元生活,但當時一碗雲吞麵都要20元,連同車費等開支,每次練波使費大,幾千元的薪金真的捉襟見肘,所以你要捱,但並非人人都能捱出頭,好像陳肇麒、葉鴻輝般身價高,有些人可能捱不住,就要被迫轉行或做副業。」

 

  每個人總會遇到挫折,但重要的是調整個人心理質素,跨過逆境向前行。Ming Sir從小接觸足球,亦將這種運動視為終身職業,可惜28歲時,因阿基里斯腱斷裂,無法再披戰衣上陣。「我因為阿基里斯腱斷裂,腳部受重傷,無奈放棄做全職足球員,轉投做辦公室助理,當時我沒有任何經驗,惟有重頭學起。」

 

  慶幸的是,在當辦公室助理期間,Ming Sir其中一位巴西籍舊隊友Emerson邀請他到國際足球學校擔任兼職教練,兩三年後輾轉間有機會做全職教練,從此便開始他的教波生涯。

 

舊隊友邀請 開始教波生涯

 

  夢想終歸夢想,又有幾多人願意冒險,放棄朝九晚六穩定工作,當一位全職教練?雖然Ming Sir遇到好機遇,可以到國際足球學校及理文足球會任教,但他從其他任教本地球會的全職教練口中得知,辛酸史何其多:「過往曾聽過無數的前輩訴說,全職教練不易做,不準時出糧之餘,收入與付出不成正比,因此最初我從沒想過教波,但當我接觸這間國際足球學校後,我發現足球在香港可以是一門生意,而且他們的運作非常有系統,甚至會支持教練進修,某程度來說,這間國際足球學校比現時的職業球隊更專業。」

 

  上年農曆新年爆發第一波疫情,還記得當時香港人對新冠肺炎病毒未有深入了解,只知道它傳染力強,令港人人心惶惶。當時Ming Sir的足球課程全面剎停,無法教波而影響穩定收入。而他太太的美容工作亦同樣要中止,因為無法預計疫情的發展,令Ming Sir非常徬徨。

 

  他表示:「在苦惱生計之際,身邊有位在地盤工作的朋友請我幫忙,為求有收入,我硬著頭皮接受新挑戰。起初我完全不習慣,雖然我有運動底子,可是在地盤工作的要求,跟踢足球不一樣,我不懂運用力度,所以每次工作後回到家中,我都筋疲力盡,每晚7時許吃完晚飯後,便已上床睡覺,連跟女兒互動的力氣也沒有,而到第二天早上7時,又起床上班。」

 

  不習慣地盤工作,連從小開始鍛練身體的Ming Sir都「舉腳」投降,不過身體上的疲勞遠不及肩負照顧家人的責任,由交租、工人姐姐、車費、到全家的保險費等,都是日常必須的開支,即使自己怕骯髒都堅持下去。

 

體力勞動大 為家人捱下去

 

  在地盤工作期間,Ming Sir曾遇到不同行業的打工仔,都轉到建造業工作,令他不禁懷疑世界發生甚麼事:「連我身邊的足球圈朋友,都問我工作那個地盤,是否還有空缺,每個人都望不到疫情有終結的一天,為生計甚麼機會也要爭取。在地盤工作三個月後,我從一些外籍足球教練朋友口中得知有人重新開始教波,同時亦有很多學生家長問我何時再上堂,因此我放棄地盤星期六日的工作,再次執教私人足球課堂。」

 

Source: 香港經濟日報

更多小薯茶水間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足球教練 #Ming Sir #唐咖名 #職場 #新冠肺炎 #地盤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中概股回歸
新型肺炎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