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最愛專欄  收藏文章 

2021-06-24

美國的敵人

  美國官僚謂美國的敵人是中國、俄羅斯,但美國前勞工部長、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教授羅伯特.賴希(Robert Reich)(圖一),和新加坡前常駐聯合國代表及知名學者馬凱碩(圖二)謂美國的敵人,另有他人,不是中國。

 

 

  英國《衛報》日前刊登了Robert Reich的一篇文章,指出:

 

美國轉向法西斯主義

 

  60多年前,對蘇聯突然超越自己的恐懼感,讓美國擺脫了戰後的自滿情緒,並導致美國去做了一些早就應該去做的事情。儘管美國做的這些事都以國防為藉口,例如出台《國防教育法》和《國防公路法》,依靠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進行半導體、衛星技術和互聯網的基礎研究,但帶來的結果卻是提高了美國一代人的生產力和工資水平。

 

  後來,當蘇聯走向解體時,美國又找到日本充當下一個「危險」。當時,日本製造的汽車正在從美國三大汽車製造商手中奪走市場份額。與此同時,日本企業三菱地產還收購了洛克菲勒中心大量物業,索尼公司收購了哥倫比亞影業,任天堂也在考慮收購西雅圖水手隊。到1980年代末和1990年代初,圍繞著日本對美國競爭力帶來的「挑戰」,以及日本對美國就業市場的「威脅」,美國國會曾經舉行過無數次聽證會。

 

  當時美國社會湧現了一大批妖魔化日本的書籍。帕特.喬特(Pat Choate)的《影響的代理人:日本在美國的游說者如何操縱美國的政治與經濟體系》(Agents of Influence:How Japan's Lobbyists in the United States Are Manipulating Western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ystems)聲稱,東京花錢收買有影響力的美國人,旨在實現「對美國的有效政治統治」;而克萊德.普雷斯托維茨(Clyde Prestowitz)的《交換地位》(Trading Places)認為,由於未能充分應對日本的挑戰,「美國的實力和美國人的生活質量在各個方面都在迅速下降」;威廉.S.迪特里希(William S Dietrich)《在旭日的陰影下》(In the Shadow of the Rising Sun)則聲稱日本威脅美國人的生活方式,最終威脅美國的自由,「就像過去納粹德國和蘇聯的危險一樣」。羅伯特.齊林斯基(Robert Zielinski)和奈傑爾.霍洛威(Nigel Holloway)的《不平等權益》(Unequal Equities)認為,日本操縱其資本市場來破壞美國公司。此外還有斷言日本不斷增長的實力,將使美國面臨成為「敵對的日本(所主導的)世界秩序」犧牲品的風險,或是宣揚美國和日本開戰之類的著作,不一而足。

 

  Reich認為,美國今天面臨的最大危險不是來自中國,而是美國向原法西斯主義(proto-fascist)的轉變。Reich提出,美國必須小心,不要過度妖魔化中國,這樣會鼓勵一種新的偏執狂,進一步扭曲美國的優先事項,鼓勵本土主義和仇外心理,並導致軍事支出愈來愈大,而擠佔對美國未來繁榮和安全所依賴的教育、基礎設施和基礎研究的公共投資。

 

  新加坡的馬凱碩則指出拜登的敵人並非中國。

 

 

(Shutterstock圖片)

 

拜登無法扭轉對華政策

 

  馬凱碩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拜登政府最大的挑戰不是中國,而是特朗普。

 

  專訪中,馬凱碩還多次表示,美國在對華認知上存在太多誤解,在對華政策上犯了很多錯誤。在他看來,相比美國,中國更知道自己想要甚麼、更能成功應對自身的內部問題和承擔作為世界大國的責任,也更富有精神活力。馬凱碩告誡拜登政府,美國最大的挑戰不是中國,美國除了要與中國保持對話,更應專注於改善本國中下層民眾的生活。

  

  馬凱碩指出,對蘇聯採取遏制政策而聞名的喬治.凱南說過一段話,美國的全球地位將取決於以下四種能力:想知道自己要甚麼;成功應對自身內部問題;成功地承擔作為世界大國的責任;富有精神活力。在當年的美蘇較量中,美國在這四個方面都強於蘇聯,所以能贏得冷戰。而今天,在中美之間,中國則在以上四個方面都領先於美國。美國沒有聽從戰略思想家的建議,失去了內部的精神活力。

 

  在過去30年裏,美國是唯一一個50%的底層人口平均收入下降的主要發達國家。所以,拜登政府的首要任務應該是改善美國人民的生活。而美國也必須作出戰略選擇:到底是保持自己的霸權地位更重要,還是改善國內人民的生活更重要?我的觀點是,改善美國人民的生活狀況是一個更聰明的選擇--如果你自己的民眾在受苦,那麼即使你擁有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說實話,拜登政府最大的挑戰不是中國,而是前任特朗普。如果特朗普在2024年獲勝,將意味著拜登政府的失敗。這就是為甚麼他應該專注於改善美國中下層民眾的生活,好讓特朗普無法在幾年後再次歸來。這也是我希望通過我的這本書幫助美國人的地方。

 

  馬凱碩續稱,西方對中共最大的誤解是,他沒有意識到,中共(作為執政黨)在過去幾十年中在改善民生方面的成績,超過了中國歷史上的任何一個政府。中國有8億人擺脫絕對貧困,有3、4億人成為中產階級。很多國家不明白中共為此做了多少工作。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阿甚中心去年做的一項有關中共的研究通過了嚴格的學術同行審查,該研究結果顯示,中國民眾對政府的支持率已從2003年的86.1%上升到2016年的93.1%。這是美國一項可信的學術研究。美國正在犯的另一項錯誤是,他無法理解中共在很多重要領域在不斷改進和適應時代的發展。比如,中共是世界上最任人唯賢的政黨之一。這是許多美國人完全不知道的事情。

 

  馬凱碩亦謂,毫無疑問,拜登並沒有從根本上逆轉特朗普對華政策的方向。他維持了貿易戰、關稅和制裁政策。拜登在2019年競選時曾說,特朗普對中國的關稅和制裁傷害了美國農民、消費者和工人。拜登當時是對的,貿易戰對美國毫無幫助。然而,儘管如此,拜登無法逆轉當下美國的對華政策。為甚麼?華盛頓已經形成一個大規模的反華共識,拜登很難改變這一方向。

 

  中美競賽在未來十年中一定會加劇。但從世界範圍來看,即使美國加大對華打壓力度也依然會發現,只有極少的其他國家會加入它對中國的全面打壓行動。儘管有的歐洲國家口頭上支持美國針對中國的行動,但私下還是發表了許多保留意見。舉例來說,對德國的汽車行業而言,中國市場比美國市場更大,如果德國加入美國的反華陣線,那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馬凱碩認為,作為中美地緣政治競爭的一部分,美國勢必將竭盡全力地削弱中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以維持自己的優勢。在冷戰時期,列根總統曾以「邪惡帝國」形容蘇聯,這是針對蘇聯的非常成功的輿論攻勢。所以,美國現在很自然地對中國也採取同樣做法。但我認為這不太可能會成功。在美蘇冷戰期間,和美國進行貿易的國家遠比和蘇聯進行貿易的國家多,但今天,和中國做生意的國家遠比和美國做生意的國家多。很多人到過中國,因此當美國政客把一張非黑即白的中國圖景呈現在他們面前時已沒有說服力,因為他們很清楚美國的這些宣傳話術不符合中國的現實。

 

  作為投資者,2021年之後的股市,不要全看市盈率和派息,要看點政治。

 

(投資涉風險,每投資者承受風險程度不一,務必要獨立思考。筆者會因應市況而買賣。)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 TV頻道現已登場,多元化財經及消閒影片輪流送上! ► 即睇

更多缸邊隨筆文章
你可能感興趣
#美國 #大國博弈 #中美關係
編輯推介
即時報價
全文搜索
Search
最近搜看
東京奧運
疫苗福利
Mor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