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2023

Anselm Kiefer個展「黃金時代」:年月下的沉澱,提煉出既沉重又柔韌的靈魂

  • 收藏文章
Text: Helena Hau Photo: Villepin

  歷史並非靜止的,作品也會隨著歲月而變化與成長。看著Anselm Kiefer的作品,當下感覺是沉重的,而那種沉重來自物料的重量、製作的過程,經溫度、濕度、時間的提煉後,演變成眼前一幅幅實實在在的畫作。

 

《致喬瓦尼.塞岡蒂尼:邪惡母親》(2022年)190 x 280cm

乳膠、油彩、丙烯酸、蟲膠、金箔、電解沉澱物及木炭,布面作品

《致喬瓦尼.塞岡蒂尼:邪惡母親》局部

 

  由潘雅德 (Arthur de Villepin)及多米尼克.德維爾潘(Dominique Villepin)主理的Villepin Gallery 近日帶來德國當代藝術家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大型個人展覽——《安塞姆.基弗:黃金時代》(Anselm Kiefer:Golden Age),展出藝術家於2020年至2022年間的創作,包括大型裝置作品及多幅畫作等,其主題依舊圍繞藝術家一向的靈感來源——神話、歷史、民族,以及身份認同。展覽中的「黃金時代」(Golden Age)靈感正是取自古希臘神話中的 Golden Age,那個人類文明的巔峰時代,以及太初的繁榮與和平期間,同時訴說Anselm Kiefer烏托邦式的理想。

 

在法國塞納河畔克魯瓦西工作室内創作的安塞姆.基弗

攝影:Georges Ponce © 安塞姆.基弗

 

「I only use materials that speak to me」

 

  為何說Anselm Kiefer的作品是沉重的,最直觀就是畫布上那厚重的物料,而那物料不僅僅局限於勾勒圖像的壓克力顏料,而是來自大自然和有機物的元素,包括土壤、稻草、木炭、鋼、鉛、金箔等,早期作品更是取戰爭遺留下來的物料,如直升機的螺旋槳等,直接作為創作原料使用,讓作品本身便已帶著故事。如果將這些元素用以雕塑創作中,不知「重」這件事,又會不會那麼突出?看雕塑與看繪畫可以很不同,不僅僅是因為二維和三維的區別,儘管這條線愈來愈模糊,而是用於雕塑本身的物料已經具有自身的語言,並非如繪畫般,透過畫筆的勾勒、刻畫、拼湊所闡述的畫面。

 

I only use materials that speak to me.
I don’t believe that the idea can be found everywhere——
the Idea in the sense of spirit is already present in the material.
— Anselm Kiefer

 

  藝術是時代的鏡子,直觀的反射了當時社會的境況,同時又如一首精煉的詩,記錄了創作者經年累月的閱歷。Anselm Kiefer 出生於德國西南部的一個小鎮多瑙埃興根,出生之時離二戰結束僅餘數月,童年雖不在戰爭中度過,但戰後的德國,以至於全世界,都陷入了處於百廢待興的狀態,而他的成長便見證並感受戰爭帶來的影響。

 

  Anselm Kiefer 的作品被歸類為新表現主義,使用的原始物料直接明了的突出畫作中的物質性。德國哲學家布洛赫(Ernst Bloch)在《希望的原則》一書中,提出「具體烏托邦」(Konkrete Utopie, Concrete Utopia)的概念,說的是想實現幸福的未來,不在於盲目的空想,而是透過具體的步驟去實現這個烏托邦。Anselm Kiefer的作品中,就隱隱透著一種烏托邦式的理想,並透過煉金術的過程,去提煉本並捕捉物料的本質。

 

Heavy but Pliant

 

  這次展出的作品中,可見到不少描繪山脈的畫作,如《萬能溶劑》(2021-2022)、《致喬瓦尼.塞岡蒂尼:邪惡母親》(2022)、《致喬瓦尼.塞岡蒂尼:吾欲觀山》(2022)、《阿茲特克黃金》(2021-2022)、《山中朝露》(2021-2022)等,從作品的命名,大概已猜到藝術家的靈感來源。

 

《萬能溶劑》(2021-2022年)190 x 380cm
乳膠、油彩、丙烯酸、蟲膠、金箔、鋼材、油漆桶及木炭,布面作品

《萬能溶劑》局部

《萬能溶劑》局部

 

  其中一幅作品《致喬瓦尼.塞岡蒂尼:吾欲觀山》就是取於意大利現實主義畫家喬瓦尼·塞岡蒂尼的臨終之言——「吾欲觀山」,喬瓦尼·塞岡蒂尼喜一生畫下不少阿爾卑斯山,那句臨終之言便是無法一償所願的哀嘆。畫作經過強酸的腐蝕、太陽的暴晒、雨水的沖洗,繼而綴以電解沉積物為畫面增添質感;畫作隨時間的流動,亦會產生變化,這也是藝術家如何看待生命與事物變幻無窮的定律。

 

《致喬瓦尼.塞岡蒂尼:邪惡母親》(2022年)190 x 280cm
乳膠、油彩、丙烯酸、蟲膠、金箔、電解沉澱物及木炭,布面作品

《致喬瓦尼.塞岡蒂尼:邪惡母親》局部

《致喬瓦尼.塞岡蒂尼:邪惡母親》局部

 

  上述提及觀看繪畫和觀看雕塑的方式不同,觀看Anselm Kiefer的作品,或許可結合兩者而言。就如僅用繪畫去形容Anselm Kiefer的作品,已不足夠,複合媒材(Mixed Media)加上小許的裝置元素,以及製作雕塑般的手法,已經模糊了繪畫的界線,不知用雕塑式的繪畫去形容他的作品會否更貼切?

 

《山中朝露》(2021-2022年)190 x 280cm
乳膠、油彩、丙烯酸、蟲膠、金箔、稻草、鋼材及木炭,布面作品

《山中朝露》局部

 

  展場中,有一條影片記錄了藝術家的創作過程,其中一幕展示了他將經高溫熔化的鉛,徑直地倒在了畫布之上,雖帶著這張畫布如何承受住這高溫的好奇之心,但這疑問卻被所呈現的效果而掠過,那獨有的質感正正記錄了一種變化無常,誰也不知道的下一秒。

 

  不得不說,Anselm Kiefer的創作過程是暴力的,畫作中所使用的物料亦是沉重的,但在沉重中,偶爾的明亮卻又透著一種嚮往,一種不論對何事的嚮往。

 

《安塞姆.基弗:黃金時代》
日期:2023 年 5 月 19日至 2023 年 9 月
時間:週日至週三 | 11am – 6pm (僅限預約);周四至周六 | 11am – 7pm (對外開放)
地點: Villepin Gallery | 中環荷里活道 53-55 號地下至二樓

etnet財經‧生活app,一app在手,天下暢遊!► 立即下載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名廚煮場

Travel, Eat, Sleep, Repeat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