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5/2024

芙莉歐莎的過去,Anya Taylor-Joy怪得過份美麗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月巴氏

    月巴氏

    月巴氏

    人一個。
    怕寫字,但日日寫字。
    怕見人,但要訪問人。

    Instagram:fatmoonba

    ChatENT

  已經看了《芙莉歐莎:末日先鋒傳說》(Furiosa: A Mad Max Saga)兩次,兩次都是IMAX,為了觀賞裡頭黃沙萬里的壯闊景觀,也為了欣賞Anya Taylor-Joy的美——就算由頭到尾爛身爛勢污糟邋遢,但依然無法掩蓋她的美,以及經由她眼神所散發的強悍。

 


《芙莉歐莎:末日先鋒傳說》

 


《芙莉歐莎:末日先鋒傳說》

 


《芙莉歐莎:末日先鋒傳說》

 

  好多女星都很美,但Anya Taylor-Joy的美,美得不典型(甚至有點怪),或許如此,她演出的角色,大都不典型——在她第一次參與的電影《巫魍之災》(The Witch),她的角色,是17世紀新英格蘭一個清教徒家庭的大女,跟隨家人,住在一個不毛之地,純真的她,從沒怨言,仆心仆命照料父母細佬妹,偏偏被家人視為女巫化身,是一家不幸之源。

 


《巫魍之災》

 

  她那一張臉,以及一對天生特別大(和分得比較開)的眼,在戲裡,先後呈現了無邪與邪氣。這是2015年的電影,當年的她,19歲。

 

  翌年,《思.裂》(Split),主角不是她,而是作為那個多重人格患者主角禁錮的對象,但這個被禁錮的自殘少女Casey,每一次出場,我都望到實。

 


《思.裂》

 

  (對我來說)Anya Taylor-Joy的確有種令人想一直望實她的無形力量,而這種力量,更遍及任何類型角色,不論是《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的Beth,一個甩不掉酒精藥物的怪人棋后;又或《五腥級盛宴》(The Menu)的Margot,一個被騙去孤島享用名廚晚宴的相對平凡女子;以及《蘇豪的最後一夜》(Last Night in Soho)的Sandie,一個在上世紀60年代倫敦追夢卻活得沉淪的美女,回看另一位女主角Thomasin McKenzie,當然都很美,但就是美得較典型。因為這一個追夢女子,令George Miller決定找她去演Furiosa,一個曾經由Charlize Theron所演繹角色的少女版——George Miller的選擇,連Charlize Theron都稱讚。

 


《北族人》(The Northman)

 


《蘇豪的最後一夜》

 


《五腥級盛宴》

 

  今時今日,在IG看到的,都是某種相近的美,世人所追逐的,往往偏向某種美的共同標準,當一切都變得太單一和正路,個世界就好悶。

 


《后翼棄兵》

 

  Anya Taylor-Joy說明了:怪,也可以很美。

 

  她的美不來自某個外在標準,她本身,就是一個自給自足的美的標準。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免費講座】陸叔《2024 投資心法·養生之道》講座► ►火速報名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名廚食譜
Luxury Watch Trends for 2024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