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6/2022

珍寶是真寶,抑或世代更替的消費品?在只求快速的年代, 斷層不僅在於文化,也在人文精神中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lex Lai

    Alex Lai

    資深傳媒人,行內人賞臉稱「黎公子」,興趣廣泛,也愛收藏,囤積居奇漸變日常。曾於英文虎報、明報集團、國泰Discovery 雜誌、蘇富比及新世界發展集團等供職,專責編採及管理工作,曾合著出版《我們的好時代:香港六、七十後自述》。自2013年開始投身拓展水墨文化推廣及策展,埋首社交媒體及展覽文字創作,並任廖永雄多個水墨展覽、Miele A Traditional Taste”及大館《日安時刻》展覽項目的編輯夥伴。近年晉身另一身分——輔導治療師,融會個案治療及人生經驗,藉此探索欣賞生活中讓人耽美的事物。

     

    IG: @alexsklai

    香港‧寶‧藏

    逢周三更新

  上周停業兩年的珍寶海鮮舫移離香港,從新聞片段裏,見岸上不少巿民遠眺,眼泛淚光,訴說各自跟它的相遇相交,然後漸行漸遠;眾友在社交媒體上,也侃侃而談,前塵幾許,寄懷其中,滄海桑田,思念無限,大概離「青春不要臉」的日子已遠,早兩天還離奇「沉輪大海」,從藍海策略走到南海,回憶被粗暴剔除,不免添上幾分唏噓。

 

珍寶海鮮舫壽終正「沉」前的早年風華(網圖)

 

  這些年來,各式食肆開了又關關了又開,是近年疫情影響也好,是租金長年高企也好,是經營不善也好,是老板/食客愛新鮮也好,早成了香港風景常態,但習慣未必代表適應,或適當。

 

 

  何藩送給香港人最後的一本攝影集《念香港人的舊》,見昔時招牌、牌匾、廣告牌上的用字遣詞,包括這幀《娛樂戲院:等散場》那個「恭賀春釐」,多年不見此用法,原來「釐」解福氣、吉祥,通「禧」,如「春釐」、「恭賀年釐」。《史記.卷一○.孝文本紀》更載「今吾聞祠官祝釐,皆歸福朕躬,不為百姓,朕甚愧之。」繼續長知識。

 

  工作關係,過去儲起不少各行各業卡片,飲食業佔重要一部分,到最近斷捨離翻出來,逐一細看,詫異這個城市,儘管只十年、二十年,轉變急遽程度真箇讓人咋舌,「十年人事幾番新」翻倍,很多商號已不復見,背後故事,有人說是文化散佚甚至淪亡,有人只道是社會經濟發展之必然路徑,那就不妨探究討論一下。

 

  城市迷戀發展,是不爭之事,持續強化對「快速」的要求,用最短時間實現最「宏大」目標,成為一種價值觀,就算退而求其次,從「長江後浪推前浪」而論,此言也差矣,當後人只管乘涼,懶理幾多前人種樹,叫前人情何以堪,會否就成了一種文化斷層?

 

  斷層更不只文化,也在人文精神上——無可否認,急速變遷及發展帶來種種機遇,與此同時,也帶來許多不確定性。資金及人才被大量釋放及提升,同時又被社會上種種機遇的不確定性所哄詐擠壓,造成時間焦慮,只為追隨「成功」的普世價值,但「成功」該由誰定義?

 

  就算以保育作糖衣包裝,所需資金、時間、視野、策略之鉅,未必周全考慮到,在跨年代間就能抵消原來的一切與否,美其名的活化若只是保存殘留的軀殼,只圖迎接光輝歲月便於願足矣?

 

  就巿場學來說,新點子的日新月異,每年每季小至年糕糉子月餅,大至菜系斧底抽薪式的變變變,從分子料理,到farm to table、sustainable dining,再重新培植本地食材,培養珍視本地品味,中間走過的步伐,無非說明,與其推諉巿場供求,不如砥礪自身,強化功底,珍惜天賜資源,不由大環境凌遲宰割。

 

  碰巧尖東海景嘉福酒店海景軒總廚梁輝雄師傅上周榮休,文友早前煮字談保存中菜,我就在想,下一代人材的質素、視野與追求,對傳統或正宗的理解、詮釋,方方面面,同樣重要,都是圓融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幾許豪情壯志,皆不許人間見白頭,一切只付笑談中,但此消彼亡中,皮相、肉、骨、血脈——我們到底失去了甚麼?承托、銜接、承傳之間,蕙質蘭心的慧眼或能救亡於旦夕間。

 

下頁:更多消失的食肆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讀者專享獨家優惠】火速訂購etnet 28周年呈獻《線條下的香港.沈平鋼筆畫作》! ► 立即行動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名廚煮場

Staying Fit During Summer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