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0/2023

陳百強離世30載:憑音樂與時裝觸覺,印證香港潮流的足跡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lex Lai

    Alex Lai

    前半生為傳媒人,曾於多本中外雜誌刊物供職,近十年涉足水墨文化推廣、策展與輔導治療,唯難改囤積居奇習慣,斷捨離持續學習中,藉此琢磨「收」與「藏」的深意。

     

    IG: @alexsklai

    香港‧寶‧藏

    逢周三更新

  說起陳百強(Danny Chan,1958-1993),不期然想起一位故友,多年前在藝穗會rooftop bar的一夜,跟我聊起與陳百強在DD偶遇的故事——都是中環獨有的佳話。如今記起,情懷已舊,但藉此再記起一些古老的心事,以至Gordon Richard Hurtart(1950-1996)與Andrew Bull開設的DD(蘭桂坊第一間夜場Disco Disco),曾幾何時出現過不少名人明星,包括予人感覺落D如回家的陳百強,無他,那裏是一處譏諷傳統、宣揚個性與自由的地方,更一度躍登世界著名的士高第六位;還有Gordon後來往泰國高調變性的哥哥Robert Hurtart,改名Roberta後,曾在訪問中坦承受到已故弟弟及已故陳百強啟發,縱使曾經結婚並生兒育女,也堅持「做回自己」—— 他們在香港留下的足跡,可堪一記。

 

水墨畫家 Danny Liu 寫 Danny Chan

 

  「做自己」是個永恆命題,不分種族社會階級,能否穩站於潮漲潮退間,人人平等。陳百強逝世30載紀念,回顧他的人生,音樂事業緊隨香港七八十年代經濟同步騰飛不在話下,然後在Danny的唱片中,翻出一些sidetrack聽聽,個別如《貓女人》、《創世記》、《偶像》、《地獄裁判團》等,那些Giorgio Moroder/Pet Shop Boys式的disco beat,呼應這當時歐美音樂潮流,而渾身滲透著斯文清朗氣質的Danny,在他充滿靈光猶如接通宇宙能量的作曲腦以外,積極嘗試跟時代接軌,側寫或反諷社會議題,突破自己公眾視線下的公子哥兒形象限制。

 

 

  只是,disco文化被隨後的卡拉ok熱潮掩蓋,速食文化亦初聞啼聲,許多人賴以為傲的精英制度及指標,漸次步入庸俗化,讓某撮人飲恨,也手足無措。如果說陳百強是香港最後一位音樂bourgeois也不為過。他彈的琴、譜的歌、監製的唱片、構思的封面攝影概念、出動過的舞台私伙裝扮,甚至把Armani穿成潮流,都一一成了歷史中的定格。性格中夾雜著貴氣式嬌矜,與某些不確定,他既腼腆且有型的肢體語言表達,提供樂迷最上乘的視覺美感,輯組成一系列獨有的紫色回憶存世。

 

 

  從展現才華,適切服務巿場,到自我完成的表露與掙扎,Danny帶予那個美好年代一個豐碩的回憶庫,而一位像他離開已30年的歌手,可以怎樣連接當下社會,衝擊新一代文化,縱使在35歲盛年之際提早離場,但他所留下的潮流文化訊息,毋容置疑仍是含金量高的,充滿各樣符號與想像,足讓我們繼續披清風,默默去衝。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城注視!銀行定存比較神器,助你搵到最佳息率!► 立即了解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Travel, Eat, Sleep, Repeat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
專業版
HV2
精裝版
SV2
串流版
IQ 登入
強化版
TQ
強化版
M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