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3/2021

集六種風采於一方水土:金澤兼六園,古典美學的詩意之地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趙健明 Janice Chiu

    趙健明 Janice Chiu

    昔日本行公式計算,描繪機器圖紙;如今沉迷油彩丹青,向往築夢遠方。人生、旅途常誤入“歧路”,卻屢遇美景。地平線上,總有我的背影……

    隔周五更新

    建築.藝術.遠方

寒梅報春

 

  這一年,北陸的金澤市是個少見的暖冬。才從「雪國」白川鄉、飛驒高山一路走來,這個古蹟遍布,歷史氛圍濃厚的城市,已經了無雪的踪影。國寶級庭園——兼六園內,為了保護樹枝不被積雪壓斷的大型「雪吊」裝置,仍在為唐崎松撐開一把把大傘,只是古老蒼勁的松,栢,樅,杉,檜,栝等各種美木已經褪盡銀裝素裹,早春的氣息悄然而至。

 

 

兼六園的明潔之美

 

  如果依次以「雪、月、花」的特色來代表不同的日式庭園美感,在日本三大名園——金澤兼六園、岡山後樂園、水戶偕樂園中,兼六園則以冬季的「雪化妝」最為驚艷。古今中外庭園建造的初心,無非都是渴望將上天造物的驚奇與神秘凝聚於一方水土之中,用象徵式的手法呈現,以寄託人對自然之美的嚮往。而「兼六園」這個名字,正是蘊含了造園者對理想世界的真誠召喚,和對永世繁榮的祈求。

 

 

春回大地

 

  自1676年第五代籓主開始建造的這座庭園,至1822年修建完工。時任第12代藩主松平定信,從中國北宋文學家李格非(女詞人李清照之父)所著《洛陽名園記》中,找到為庭園命名的靈感:「洛人云,園圃之勝不能相兼者六,務宏大者,少幽遂;人力勝者,少蒼古;多水泉者,難眺望。兼此六者,惟『湖園』而已」。松平定信認為自己任內落成的這座庭園,既有恢宏的氣魄,也有清幽深邃的意境;人工精雕細琢固然精美,而古璞自然之風亦不遑多讓;園中水泊湖泉蔚為壯觀,開闊的視野更是賞心悅目。昔日李格非文中唯獨能兼顧「宏大、幽邃、人力、蒼古、水泉、眺望」這「六勝」之美的洛陽湖園,眼下的金澤庭園都兼而有之,六種風采與湖園相比毫不遜色。於是,歷經146年漫長歲月精心營造的庭園,終於有了意味深長且自信滿滿的名字——「兼六園」。

 

 

唐崎松

 

萬物復蘇

 

  庭園的設計造景,是一項兼具建築、山水、園藝的綜合性藝術,更是一份厚重的文化積澱。如果說兼六園是一件經典的庭園藝術精品,那麼掩映在古松後的「時雨亭」茶室以及圍繞該建築四周的園中之院,便是這件藝術精品之中的極品,點睛之作。她代表了日本古典庭園景緻的最高境界。在這樣優美雅緻的茶室,在氣質同樣優雅的茶道老師循循引導下,細緻入微地體驗如何成為一個「喝茶遵循禮法的人」。對茶道一無所知的我,也開始感悟讓心靈凈空無一物,才能無所窒礙地容納任何事物的道理,欣賞得茶道之人「泰山崩於前而不動聲色」的淡定。

 

 

園中之院——時雨亭外園

 

時雨亭內為茶室

 

  茶道畢,老師輕輕推開與庭院相隔的紙門,我想,客人無一例外的驚嘆早已在她的預料之中。靜坐於茶室門外一塵不染的迴廊,陶醉在庭院的新綠中,為枝頭點點梅花而歡欣,為春回大地萬物復蘇的明潔之美而感動。彷彿剛剛喝下的不是茶,而是摻滿濃濃春色,令人意亂神迷的酒。因此而寬慰自己,不必為錯過了「雪化妝」的兼六園而失落——「六勝」兼而得之的過度完美令冰雪妒忌了,遂以純白消抹一切,但這樣的美稍縱即逝。而「卸妝」後的兼六園,美得真實永恆。隨遇而喜,才是丰盈的人生。

 

 

時雨亭長廊及庭院

 

  可嘆洛陽城的「湖園」早已隨風而去,在大地上並不留下一絲痕跡。唯擁有湖園六勝意境的兼六園,依舊年復一年含笑春風。

 

 

園中水泊湖泉蔚為壯觀

 

徽軫燈籠

 

瓢池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Watches & Wonders 2021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