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2021

《狂舞派3》:在妥協與堅持之間,揭露夢想易,做人難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苦等兩個多月,戲院終於在初七人日重開,同日高先電影院開幕,《狂舞派3》香港首映,為慘淡的電影業沖喜。

 

面對現實的複雜

 

 

  《狂舞派》無疑在商業上取得成功,導演黃修平也因而被標籤為「夢想系」導演,這續集卻出乎眾人意料,摒棄上集的勵志劇情,以戲中戲談制度。當創意被制度吸納,這幫人進入建制,每個決擇都是價值觀的掙扎,都是成長的艱澀。

 

  空談夢想很容易,但這作品並不滿足於讓觀眾走入戲院兩小時去忘記外面的紛爭;在制度以外批評也容易,而且可以把話說得理直氣壯,但導演誠實,他知我們多數時間其實站在妥協與堅持之間。

 

  最後,故事採用了一個算是非常不討好的視覺,我們有多少人曾經妄想可以走進建制裡改變現狀,最後卻只成為了幫兇,就連一句真誠的口號都喊不出來。有幾多人每天都在嘗試說服自己,又有幾多人選擇默默地離去,我們或者希望最後會有場大反擊去顛覆權力,又有幾多成功,幾多無疾而終。

 

Hip Hop 歌舞片

 

 

  我第一次聽Heyo的聲音在LMF大懶堂的作品WTFHK,他的段落在結尾,那時就覺得他別樹一格,對比別人的蕩氣迴腸,他的演出甚有書卷味,也許正是如此,跟黃修平導演的氣場很合拍。

 

  電影野心很大,不甘心做單純的商業跳舞片,並連結饒舌、塗鴉,有段到美國手提拍的訪問片,講Hip Hop文化與歷史,甚有史派克李(Spike Lee)影子。當下在美國關於 Hip Hop的電影論述,如《女人四十做rapper》(The Forty Year Old Version)、《緩刑七十二小時》(Blindspotting),其實也離不開仕紳化,不管是內涵的仕紳化還是土地的仕紳化。因為夢想與商業現實之間,往往是身分危機。

 

  《狂舞派3》可貴之處不在其善良,而是勇氣,嘗試在香港打開一個類型缺口,縱然曲風比較單一,劇情和歌舞比例未臻完美,但它是一個重要的開始。

 

 

電影預告片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Happy Easter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