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1/2015

佛里曼: 3M趨勢席捲世界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李怡

    李怡

    1936年生,1956年開始寫作及編輯生涯,至今逾50年,任《七十年代》(後改名《九十年代》)總編輯28年。50多年來不間斷地在報刊寫小品文和政論,編輯和寫作均秉持忠於自己、質疑權貴、就事論事、不怕獨持異見的原則。近年有《細味人生100篇》《閱讀人生100篇》《感悟人生100篇》三本新書。

    不定期更新

    一分鐘閱讀

  踏入2015年,台灣《天下》雜誌刊登了《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的一篇演講。

 

  十年前,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寫了一本聚焦全球化的暢銷書《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在全球大賣四百多萬本。十年後,佛里曼又提出了新的金句:The world is fast,我們的世界突然變動得非常快。他發現有三大趨勢,他形容為三個M:即Market市場、Mother Nature大自然和Moore's Law摩爾定律,都在同一時間出現了爆炸性的指數成長,為世界帶來了極大的動盪。

 

  先講摩爾定律。人類因為蒸汽機而進入了第一次機器時代。蒸汽機的動力每七十年增加一倍,當時的人力和機器動力之間是一種互補的關係。

 

「棋盤的下半盤」的時代

 

  1975年英特爾創始人戈登•摩爾(Gordon Moore)提出,作為第二次機器時代的集成電路上的晶片效能,每隔十八個月就會增加一倍。這個定律在過去三十年相當有效,估計在未來一段時間也適用。從七十年翻一倍,變成十八個月翻一倍,這第二次機器時代,人類和機器之間,已不是互補關係,而是形成「替代」關係。

 

  區別在哪裏?佛里曼講了一個棋盤故事:有個數學家發明國際象棋,國王獎勵他問他要甚麼,他說想要點大米來養家,只要在棋盤(六十四格)的第一格放一粒米,第二格放兩粒,第三格放四粒,每格增加一倍,即可。國王答應了他,殊不知當加倍到第六十三次時,米粒數目竟高達十八個百萬萬億。經過40年的科技發展,現在世界已進入「棋盤的下半盤」的時代,即指數的效應愈來愈大,大到超乎我們的想像。

 

  佛里曼提出的第二個M,即市場,它也發展到「棋盤的下半盤」的時代。市場的全球化已從「連結」變成「超連結」,從「相互連結」變成「相互依賴」。因此而使地緣政治大逆轉:第一,盟友比敵人更有可能害死你。如果希臘人都不繳稅、德國人不提高通脹,美國會受影響,而這些都是盟邦;第二,敵人的崩盤,比崛起更加危險。中國要不要多弄一艘航空母艦,無所謂,但它的經濟成長率如果從8%跌到1%,美國每個人都會受害。

 

  第三個進入「棋盤的下半盤」的M是大自然,也就是氣候和生態的變遷,地球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濃度急遽上升,增速是上個冰河期結束時的一百倍。

 

3M時代的政經影響

 

  三個M的超速大趨勢,對全球政治經濟帶來深刻影響。

 

  一,這樣的世界,是消費者樂園,你可以在網上用低價買到所有東西,並在指定時間送達;二,這樣的世界,是創業者和自造者(maker)的美好世界,你可以在雲端下載各種工具,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顧客、供應商和協力廠商;三,遺憾的是,這世界也是破壞者的最佳溫床,恐怖分子都是善用科技的能手。

 

  最值得注意的是第四點深刻影響,它改變了世界的溝通方式,對領導一個政府、一個企業帶來關鍵影響。

 

  首先,單向溝通已經行不通了,也就是說,領導人一味發號施令的時代已過去,現在需要雙向溝通,政府如此,企業、學校、社會團體的領導者也如此,網頁不間斷地在批評討論政府和機構的政策與實績,每個人對每件事都有話說,充滿雜音。而在雙向溝通中,最應該重視年輕人的聲音,包括他們的認同感,他們對執政者的評價。《天下》雜誌這一期同時刊登中國首富馬雲最近的一個演講,他在演講中說:「如果你相信未來,你就要相信年輕人,如果你相信年輕人,你才能說未來是美好的。」做領導的,不相信年輕人,堅持單向溝通,一定無法控制大局。

 

  其二,對個人來說,3M時代最重要的社會經濟現實是:只靠「普通水平」,再也行不通了。因為今天的僱主可以用更低成本,輕易地找到更高水平的勞工、軟體和自動化設備,甚至更高水平的海外人才。普通水平已經過時。

 

  其三,國際政治也發生變化。冷戰時期,可以安穩地當個普通小國家,因為美蘇兩大國會搶著對你示好,提供武器、建設、獎學金,爭取你加入陣營,你被圍牆保護著,不必面對國際競爭。但現在進入棋盤的下半盤,再也沒有圍牆保護你了。小國大國,都得自己找出路,包括經濟政治的出路。

 

永續的力量

 

  今天的世界,最大區隔不是東方與西方,不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而是有序社會和失序社會。

 

  一方面在3M 趨勢快速發展下,許多政府開始混亂失序,另方面,即使是有序社會也分為自上而下強力貫徹的秩序,和由下而上建立共識的秩序,前者是中國、俄羅斯,後者是美國等民主國家。

 

  在棋盤下半盤的世界,由上而下的秩序需要付出的代價愈來愈大,而只有實行由下而上建立共識的秩序才會穩固,才有抗逆能力,以及可以有永續(也稱「可持續性」)發展。

 

  佛里曼認為,今天每個國家最重要的政治目標,必須是堅韌抗逆(resilience)和永續(sustainability)。不只要培養更有抗逆能力的勞工,更重要的,是建立更有抗逆力和永續力的國家。未來的挑戰,是要如何在一個分裂成有序和失序的世界裏,讓國家更有抗逆和永續的能力。他說,對於我們父母那一代的人來說,自由是最大的目標。

 

  到了我們這個世代,最重要的關鍵字不再是自由,而是「永續」。因為,在市場、大自然和摩爾定律變速加倍的世界,如果我們不能建立永續的價值來應對變動,那麼,這三股力量將對我們造成巨大的牽制,而這種後果,會比當年讓蘇聯贏得冷戰,還要嚴重多了。

 

  本文摘自香港電台第一台 (FM92.6-94.4) 李怡主持的《一分鐘閱讀》。該節目逢周一至周五播出,並存載於港台網站 (rthk.hk)。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