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2017

另兩個有關影子的作品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李怡

    李怡

    1936年生,1956年開始寫作及編輯生涯,至今逾50年,任《七十年代》(後改名《九十年代》)總編輯28年。50多年來不間斷地在報刊寫小品文和政論,編輯和寫作均秉持忠於自己、質疑權貴、就事論事、不怕獨持異見的原則。近年有《細味人生100篇》《閱讀人生100篇》《感悟人生100篇》三本新書。

    不定期更新

    一分鐘閱讀

  人在有光的地方,就會有自己的影子,成語說「如影隨形」「形影不離」,按常理說,人和他的影子是兩者不可分的。安徒生的《影子》,卻是人與影分離的故事。人的原型,是真正的「我」,但在社會中呈現的卻是被社會污染、扭曲的「非我」之我的影子。

 

  魯迅在1924年也寫過一篇人與影分離的散文《影的告別》:「人睡到不知道時候的時候,就會有影來告別,說出那些話——有我所不樂意的在天堂裏,我不願去;有我所不樂意的在地獄裏,我不願去;有我所不樂意的在你們將來的黃金世界裏,我不願去。/然而你就是我所不樂意的。/朋友,我不想跟隨你了/我不願意!……」

 

  與安徒生的《影子》相反,是人的原型已經被醜惡虛偽的社會價值扭曲了,而影子則仍然堅持要做「真我」。

 

  2005年逝世的現代作家劉賓雁在1980年也寫過與影子有關的作品:《一個人和他的影子》,講一個被打成右派的知識份子的凄苦遭遇。

 

  主人公雖為專業工程師,但在工廠中工作最重,時間最長,加班最多,但是工資最少,更飽受領導者百般凌辱,因為他的「右派」檔案就有如他的如影隨形的「影子」。他走到哪裏,把他標籤為「賤民」的影子就跟到那裏。工人們被命令不准稱他為「師傅」,只得稱他為眼鏡(因他戴眼鏡)。在這凄苦非人的生涯中唯一慰籍是後來成為妻子的女友。

 

  當時中國社會多數人只看到被加在他身上的右派標籤,這是他無法擺脫的影子;只有包括他女友的少數人才看到「真人」,即人的本相、本質與本領。

 

  前者是齊克果所指的群體;後者才是清醒的個體。

 

  本文摘自香港電台第一台 (FM92.6-94.4) 李怡主持的《一分鐘閱讀》。該節目逢周一至周五播出,並存載於港台網站 (rthk.hk)。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