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2019

借來了名氣,就能為拍品添多一層價值嗎?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貴買平用」是我一直以來的消費哲學。同是一雙皮鞋,我情願多付幾倍的價錢買一雙皮底皮鞋,也不會買一雙膠底皮鞋,因為皮底皮鞋穿舊了可以換底、再拉線、甚至換「裡」,如保養得法,一雙皮鞋穿上超過十年是等閒事。

 

  收藏古董文物不是一種消費行為,而是一項奢侈活動,我的「貴買平用」消費哲學當然不適用。古董文物有名牌與非名牌之分。名牌者是經過名人或大博物館收藏的古董文物,這些所謂名牌外觀上與同類的古董文物分別不大,唯一的分別是名氣。

 

  我一直認為收藏古董文物是一種滿足心靈的活動,欣賞的是物件本身的藝術性、歷史性,而非它的名氣。因此,「飛馬踏燕」令我感動非常,對市值2.8億的汝窰盤我卻毫無感覺。

 

一堂四張明黃花梨圈椅  來源:紐約佳士得

 

  2015年紐約佳士得安思遠專場,一堂四張明黃花梨圈椅以968.5萬美元成交,由匿名的強國買家拍得。一千多萬港元一張的明黃花梨圈椅的真正市場價格大概是300 - 400萬港元。換句話說,買家支付了差不多三倍的溢價!

 

  我愚蠢,我不明白,一堂四張安思遠舊藏明黃花梨圈椅,與另外一堂四張沒有名氣的明黃花梨圈椅,在視覺上有何分別,究竟買家是用藝術點亮生活,還是用別人的名氣點亮生活?

 

  有人說,一堂四張明黃花梨圈椅從來沒有在拍賣會出現過,再加上名牌效應,拍出天價不是奇怪的事。

 

  兩年之後的2017年,另一對與安思遠舊藏非常相似的明黃花梨圈椅上拍,成交價只是八百多萬。

 

  於此可見,拍品的名氣是很多強國買家追求的東西,而非其藝術價值!

 

現代 紫金絲楠木圈椅    來源:中國嘉德

 

  名氣這種東西,除了為一件拍品增加可能十分巨大的溢價,原來還可以借用,還可以拍賣!

 

  2017年一對明黃花梨圈椅的買家原來是一個仿古傢具製造商!他是欣賞它們的造工,還是拿它們炒賣?兩者都不是,而是將它們「克隆」、「復刻」,製造一批山寨品善價而沽!

 

  大名氣的博物館藏古代青銅器、古代玉器、古代陶瓷的「克隆版」、「復刻版」我見過不少,無論仿得如何逼真,始終只是山寨品。

 

  山寨品隨處可見,亦沒有市場和收藏價值,但這些山寨品圈椅卻非同小可,除了有市場價值,還可以上拍!

 

  是的,中國嘉德將會拍賣一對完全根據明黃花梨圈椅復刻的紫金絲楠木圈椅,估值100,000 - 200,000萬人民幣。為了推銷這一對和其他圈椅復刻版,鳝稿寫手這樣說:「2015年紐約佳士得安思遠專場後,這套6000多萬的圈椅成了網紅,不少仿古傢具廠競相複製,但是絕大部份這些傢具廠無法上手實物,而只是通過圖片來進行復刻,這種復刻其實是無法還原真正明代傢具的精髓的。」

 

  明代圈椅的造工並非甚麼重大的商業秘密,亦不用上手才可以知道它的構造,更何況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研究》和很多專書亦曾作出詳細論述,因此並非如鳝稿寫手所言,不上手就造不出「妙到巔毫」的仿古傢具!

 

  無論鳝稿寫手如何大吹特吹,仿古傢具始終是仿古傢具,至於能否「克隆」、「復刻」明代圈椅的所謂「精髓」,主要取決於工匠的手藝,與是否擁有一對明黃花梨圈椅並無太大的關係。

 

  中國嘉德拍賣仿古傢具,不知何時開始拍賣古代青銅器、古代玉器、古代陶瓷的「克隆版」、「復刻版」?我特別有興趣知道是因為提供「妙到巔毫」的古代青銅器、古代玉器、古代陶瓷的「克隆版」、「復刻版」對我來說是沒有困難的,我也不用將全部館藏買回來才可以完全複製,因為我認識的一流仿古工匠多得很!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Be Inspired by 25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