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2020

沒有「超級銷售員」的束縛,拍賣界的Super-salesperson又會如何在藝術界大展拳腳?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伍常

    伍常

    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客席講師,曾任職於佳士得美術學院及邦瀚斯拍賣行,在本地藝術界有多年工作經驗。熱愛中國水墨、詩詞、普洱茶、紅樓夢,一直致力在各大媒體平台傳播東方文化美學。

    逢周一更新

    藝術人的修藏物

  在社交媒體,經常看見不同朋友都在「帶貨」賣東西。

 

  無論你是一間國際大公司的高層,還是在經營自己的小本經營生意的自僱人士,大家都在這個Digital Age不約而同地做著同一件事,就是化身為一個孤獨中又帶點自High(或自卑?)的網絡銷售員,每天機不離手,不停Post完再Post,求的不過是希望吸引多一些like和follower,最終成功向你的朋友或訂閱者賣出你的服務或產品。

 

  由於疫情的影響,人與人之間的見面接觸少了。為了令生意維持下去,大家紛紛轉投網絡推銷的懷抱,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當每一個人都不得不跟著社交媒體算法(Algorithm)去玩這個網絡推銷的遊戲時,我們有甚麼需要注意的?

 

  上月,藝術界傳來了一個「震撼彈」消息,就是前佳士得亞洲區主席魏蔚(Rebecca Wei)將會強勢加盟國際知名畫廊Lévy Gorvy,成為其亞洲區partner。

 

  在她的一個SCMP專訪中,她談到她離開佳士得的原因:“After I was promoted to chairman six years after I joined Christie’s, I just became a super-salesperson. I wasn’t creating anything new anymore.”

 

  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我們都明白,作為一間拍賣行的最高負責人,你當然要為公司業績負責,也必須與最頂尖的VIP藏家保持良好的關係,才能在競爭激烈的藝術圈中生存。但當一個人淪為一個「超級銷售員」(Super-salesperson)時,她還能夠在工作中得到應有的滿足感嗎?而當一個人變成了一個沒有自由意志的銷售機器的時候,她還能夠投入足夠的心機和時間,去為客人、公司,以至整個行業去創造(Create)新的價值嗎?

 

  「藝術家的任務是探索性靈,他必須超越自然,才能把握性靈,表現個性。」

 

  這是余光中先生在民國五十年(1961年)寫的一篇文章《現代繪畫的欣賞》中的一句話。

 

  說得真好。

 

  常常覺得,藝術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它除了有非常商業的一面(君不見香港蘇富比在10月5日舉行的現代藝術拍賣中逆市拍出的三件億元畫作?!),還有「探索性靈」的另一面; 而我認為後者也是藝術最獨一無二,以及跟其他銷售行業(如金融、保險、地產)最為不同之處。

 

  但在講求業績多於其他一切的拍賣世界,「與藝術家一起探索性靈」恐怕是最不為人所重視的吧。At the end of the day,在拍賣行的立場,哪一位藝術家在當下的市場能賣,拍賣行就會盡力去拿他們的作品回來賣,就是那麼簡單。因此,我們會在每一季的香港拍賣都會看到差不多的趙無極,差不多的朱德群,差不多的草間彌生,差不多的奈良美智,差不多的KAWS 等等……這就引申了另一個結構性問題:如果拍賣行的工作是如此的周而復始repetitive,那麼它應該怎樣做到為員工提供銷售以外的工作滿足感和挑戰性,以免流失精英人才?(巧合的是:Lévy Gorvy的兩位創辦人Dominique Lévy和Brett Gorvy都曾在佳士得工作)

 

  一個拍賣界天后級人物在脫下 “Super-salesperson” 面具和束縛後,將會在畫廊界如何大展拳腳?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Watches & Wonders 2021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