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2/2020

高高在上的Gucci,為甚麼都要紆尊降貴進駐天貓?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Ivan Lau

    Ivan Lau

    劉君孟(Ivan Lau),本地資深傳媒人兼形象造型師。被喻為本地新派人氣時裝專欄作家,文筆一針見血,愛以時裝業界之二三事來諷刺時弊。文章散見Yahoo、Roadshow、《Cosmopolitan》、《經濟日報》、《嘉人Marie Claire》和《ELLE》等等。

    逢周一更新

    More Than Fashion

 

  今日商業社會一講到利益,做生意可以有幾虛偽?曾經對簿公堂的奢侈品集團Kering和阿里巴巴,因為售假案鬧到臉紅耳熱,之後不但和解並成立聯合工作小組打假,現在更成為了「好朋友」。繼Qeelin、Bottega Veneta、Alexander McQueen和Balenciaga之後,就連旗艦Gucci都剛剛宣布成為集團第五個進駐天貓Luxury Pavillion的品牌。一街商場戲子,自然有源源不絕戲劇性故事發生。不過我的焦點並非在開雲集團和阿里巴巴之間的關係,而是高高在上的Gucci,為甚麼都要紆尊降貴進駐天貓?

 

  自2015年Alessandro Michele被委任為Gucci創作總監後,Gucci就好像搭了升降機,銷售額幾何級數上升,去到2017上半財政年度更暴漲43%,更成為業界增長最強的奢侈品品牌。人紅自然可以吊高來賣,當時炙手可熱的Gucci不愁顧客,只怕不夠貨賣,所以強調專門店不會做折扣,Gucci執行長Marco Bizzarri更豪言正價售罄率非常高,根本沒有做減價的必要。Gucci氣燄之大,忽然間好像與Chanel、Louis Vuitton和Hermès平起平坐。時光飛逝,轉眼間Alessandro Michele掌舵的Gucci快將踏入第六個年頭,今日成績如何,或者可以在今年開雲集團發表的第一至第三季財年報告中窺探一二,銷售持續下滑的Gucci,相比起表現突出的Bottega Veneta,以及業務重回正軌的Saint Laurent和Alexander McQueen,彼此明顯出現了距離。全球疫情固然影響品牌生意,但當其他品牌都開始有起息,唯獨是你一個仍處於劣勢,這個距離,恐怕並非一夜之間被疫情打擊所造成。

 

  今年五月,Gucci亦宣布未來只會一年舉辦兩場時裝表演,並將男女裝混合。但官方沒有表明會刪走早春和初秋系列,只強調是放棄季節性模式,以另一形式和節奏出現。言下之意,即是Gucci將會採用Zara那種不定期新貨上架模式,時裝騷成本既可以削減之餘,又有足夠款式補充上架,表面看是改革,但若深入去看,所有品牌都是在危機出現才去改革或重整架構。天貓的流量有多厲害,雙十一購物節的百億人民幣營業額有多吸引,才會令到Moncler、Valentino、Burberry、Tod’s、Versace、Givenchy、Moschino、MCM和Gentle Monster等品牌相繼進駐開店。現在的Gucci,明顯是著急了,我不太肯定消費者是否對Alessandro Michele千篇一律的設計已經生厭,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世上就只有Hermès和Chanel先可以「吊高來賣」。今時今日當各大零售商為搶生意都推出減價優惠,仍沉醉昔日戰績的Gucci,消費者仲會賣你帳嗎?

 

既然Gucci每季不斷重複款式設計,作為聰明的消費者,去網店theoutnet買件半價過季衫來穿不是更明智的做法嗎?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Happy Easter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