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1/2022

我的設計啟蒙:中學老師和Jean Prouvé!設計大師兩句語錄,給予無限設計意義與動力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陳丞軒

    陳丞軒

    陳丞軒生於八十年代,土生土長的設計師。在香港讀設計在香港做設計,在香港教設計。

    現為Hintegro Design的掌舵,同時在母校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任教。致力用設計作手段助學生開眼界,用設計作媒體為人帶來正面影響。

    寫設計

    逢周二更新

Photo: 由作者提供

  中學尾聲的時候,我決定報讀大學的設計系。當時曾經教我數學科的王老師知道後,第二日就從家裏搬了十幾本雜誌給我,當中包括著名設計雜誌《Wallpaper》和《Wired》,並叮囑我要開始留意設計歷史,他說因為篩選面試的時候,面試官一定會與我討論。他在數學工作紙上面寫了幾個名稱,說我可以從這裏開始,其中一個就是Jean Prouvé(1901-1984)。他手字有點醜,卻種下了影響我一生的種子。

 

  年青的我,當然是喜歡比較現代的設計,例如當時紅透半邊天的Starck和John Pawson。對幾十年前的設計並不感大興趣,但是Jean Prouvé這個名字一直銘記於心。記得2016年香港Page One結業的時候,我尋寶了一本Prouvé的書,幾十元交易,買來送給王老師。

 

  王老師是一個非典型老師,當我大學的時候,他叫我給他Portable hard-disk,抄了幾個GB在主流唱片店買不到的音樂,全都是他從美國和日本地下音樂店購回來的inde 唱片,他笑說可能要飲醉酒才明白的音樂。

 

 

  上個月到東京的「東京都現代美術館」,參觀Jean Prouvé的展覽。看Prouvé如何在工業大革命後期,怎樣利用科技和工藝,結合他敏銳的生意頭腦,建成了他的傢俬和建築事業。當中有幾句語錄特別深刻,「製造一件傢俬與興建一個建築沒有分別,他們的物料、計算、繪圖基本上是一樣的。」、「請不要設計一些不能被製造出來的東西」。這兩句,都是我每天在設計工作室尋找到意義的原因。

 

 

  中學畢業後的21年後,王老師還在我的母校任教。我在場館內send了很多相片給黃老師。他回了幾個「流口水」的emoji。依然是那個嬉皮笑臉的老師。

 

 

  如果沒有當時他在紙上寫了Jean Prouvé,我不敢肯定我是否還寫這篇感想。

 

後記:手癢癢到了蘇富比拍賣網站看一看Jean Prouvé origin piece 的價錢,原來一張當時設計給法國一所大學飯堂的經典「standard」餐椅已經超過十萬港幣,餐枱更加超過一千萬港幣。究竟我在東京都美術館看了甚麼?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加息周期唔使急,最緊要定!各大銀行實時「定存息率大比拼」► 即睇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名廚煮場

To love and to be loved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