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1/2018

世上最討厭的人是男友的Ex:與前度曖昧是誰的錯?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女友D問我:「你覺唔覺得呢個世界最討厭嘅人係男友嘅前度?」

 

  我理解她的想法,卻又不能苟同。明明我們自己都是某某人的前女友,如此說來,豈不是曾經失戀過的人就變成很討厭嗎?

 

  但我也知道,問題的根源是因為她的男友跟前度尚有「緊密聯絡」,讓D自覺地位受到挑戰;基本上,那個她的身份既是前度,同時也是狙擊者。當日是她先選擇分手,拐個彎才發覺還是他最好,其時他身邊已另有新歡……慢著,那時候他不是說過願意等她回頭的嗎?假如她真的回來了,怎樣辦?

 

  想挽回的那位,與新上任的那位,到底誰才是第三者?

 

  女友D當然不甘心就此退出,但強逼男友不准與前度見面,卻只換來一大堆謊話。除了軟硬兼施,一時溫柔地留住男友,一時哭鬧那女人不要臉,一時瞎說自己也有新追求者,可憐的D已不知還有甚麼好做,她當然知道自己處境被動,但如何難過也得捱下去,否則雙手一鬆,便等於將男友送人。

 

  似曾相識的故事,每天都在我們周遭上演。差別只在出現的先後次序、角色的位置立場、與男友的感情好壞。我們盡力抓緊,卻忘記問問自己,形成這局面的人,到底是他的前度,抑或是男朋友本人。如果你是他比較珍視的那位,也許他會毫不猶豫讓你知道。

 

  大綱寫好了,就看大家怎麼演。

 

  D當然最希望男友發覺心底裡最愛的始終是她,繼而將前度徹底放下。次一等的,是那女人先找到新戀情,不再需要人肉水泡。最壞打算,是兩人偷偷交往,卻發現經已相處不來。

 

  從D所盤算的種種可能性中,她的角色總是被牽著走,別人放棄了,才有她的落腳點。大多數女性的通病也是如此,等結果、等判刑,卻忘記了自己一樣手握主導權。

 

  首先,問問自己,同樣的情況你會怎麼做?有類人壓根兒受不了跟前度聯絡,換句話說,他/她們可以早就封鎖了對方的電話號碼,不會亦不容許再有任何交疊。假若你是如此撇脫,同樣要求現任如此撇脫,那麼,這一次跟他痛快分手就可以了。

 

  好吧!要是承認大家也有接觸前度的權利,就得假設舊男友要求復合時,你會有何反應?是毫不猶豫釐清關係,抑或也會有一刻動心。想一想,莫說是前度,當愛不足以令人留下來的時候,任何人走近都有可能將關係毀掉。選擇是可以的,問題是在處理過程當中,是否涉及隱瞞與欺騙。不愛白不愛,把受害者當成傻瓜般舞弄才是最卑劣。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他有好到值得叫你甘心承受痛苦,仍然執意愛下去嗎?

 

  每次受考驗時,我們總是設法逃避作出分手的決定,理由不外乎不想失去對方,也怕分了手找不到另一個。但其實真的出於愛嗎?抑或只是本能上認為要捍衛感情。然而,當他一開始將你貶低到補選的席位上,他已不再值得你去執著;打從第一日發現情敵時,你將要預計,她一定不會是最後一個。

 

  鬥生鬥死,為爭一個虧待自己的低質男人,划算麼?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Watches & Wonders 2021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