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2/2020

「對朋友比女友還好!」另一半是個義字當頭的大男人,該欣賞抑或放棄他?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Ayu 阿愚

    Ayu 阿愚

    曾任職傳媒行業,不學無術,筆耕半生才悟出「識人好過識字」的大道理。患有輕度社交障礙,依靠與異性溝通來緩和不安情緒;習慣在單身主義與渴求歸宿的兩極中矛盾穿梭。

    逢周三更新

    我單身但我快樂

  2020年終結了,沒等到男友求婚的P,有股衝動想提出分手。

 

  「我開始受不了這樣子的生活,看見別人慶祝節日打卡放閃,我卻不知浪漫為何物……」她說。

 

  P愛靜,男友卻喜歡熱鬧,閒來無事會約大夥兒到他們同居的家中暢聚,小則家庭樂,大則高朋滿座;尤其來到連串節慶假期,幾乎每晚都有不同組別到訪。初時P覺得能夠順利融入男友的生活圈子是一種幸福,但日子久了,她才驚覺自己的存在價值根本與女傭無異。

 

  P介意的不是勞苦,而是男友總把家人和好友放到最前,卻一直忽略P的感受,「在他身上,多少有點老一輩的大男人特質。對朋友義字當頭,照顧家人也是天職,偏偏覺得女人是應份配合他,我就算做得再好,他都不懂感激。」

 

  大概又是「男女大不同」,愛情雖然重要,卻不見得每個人都會把愛情看成生命中的首位。「輸給他的家人我可以理解,但他對朋友比對我還好得多。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我和他一開始只維持朋友關係,他會不會重視我多一點;又如果將來我們退到朋友位置,他會怎樣?」P說。

 

  事實是,無論他有多少朋友,都沒對你的地位構成影響,何必計較?

 

  「最令我絕望的,是他把原先打算作結婚之用的積蓄,借了給兩位近期失業的朋友,他說反正短期內都不能辦大型婚宴,何不先解決兄弟們眼前的困難……」

 

  終於說出了重點!在P的眼中,這是一場友情和愛情的角力,然而實質上,這同時是兩人價值觀的分歧。男人的義氣,從來不便用金錢衡量,P不能當面怪責男友,所以只好將憤怨轉移到他的朋友身上。

 

  「我很累了,我問自己真的想分手嗎?情況卻又好像未到那麼壞,我只想他多點顧及我的感受……」P說。

 

  我沒法子代替P的男友去判斷她在他心中的位置,但對朋友重情義的人、對長者尊敬愛護的人,大抵都壞不到那裏去,何不嘗試諒解他?也許他並非真的如此輕視這段感情,他只不過像大多數人一樣,在安穩的關係中渾忘了危機感,以為握在手裏的東西會一直存在;我們虧欠最多的,往往就是對我們最寬容的人,不是嗎?

 

  可以肯定的是,迷失的P對這段感情欠缺了信心和安全感,她無法從相處中感受到被需要和被寵愛,所以才會一直跟他的家人和朋友比較,質疑自己的存在價值,同時更羨慕他人愛得高調。

 

  P想成為男友心中和口中的最愛,她想過甜蜜的二人世界,她想知道男友不可以失去她,女人的心願有時候不過如此,偏偏許多紛擾都是來自那些欠缺溝通的日常,堆積起來或會成為感情的致命傷。

 

  說來說去,圍繞我們的都是親情、友情和愛情,過去這一年,我們失去的已經太多,危難之中更加應該提醒自己愛要及時。人生已經很難,感恩我們仍然能夠互相扶持支撐;這段路途上,家人、朋友和伴侶,一個都不能少。

 

  新的一年,我們要修的課是多溝通少計較,繼續用愛去包容。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全新消閒節目《周一加油站》,幫你踢走悶氣,重新注入元氣! ► 即睇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放大顯示

Artcation

  • 生活
  • DIVA
  • 健康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