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2/2020

澳洲叢林大火來襲,霧霾下的坎培拉仍是大而無當的「規劃城市」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健邦

    梁健邦

    梁健邦八十後男生,一個愛上浪遊的背包客,曾闖澳洲參加工作假期計劃,農夫的流浪生涯是行萬里路的開始,世界那麼大別攔我!

    浪遊最吸引人的,或者有很多超乎預期的變數,追求冒險、刺激的絕對不會讓人厭煩,玩得盡興就要享受命運安排的旅程,記錄笑與淚分享旅人旅事,希望所有人都可以「眼睛在旅行」。

    逢周四更新

    浪遊旅人

繼續公路旅行,直達中途站坎培拉,到達的時候經已晚上九點多,濃煙籠罩如陷入死城! 

 

  臨陣改變行程而來過夜的坎培拉(Canberra),是澳洲以政治中心為主體的首都領地,一般都很少遊客會來到這裏旅遊,旅人更是沒想過機緣巧合下,相隔十年再來到這個沉悶都市,而且正在受到嚴重叢林大火的來襲,整個城市進入霧霾之城,此時全城陷入停擺狀態,街上罕見人煙猶如死城,基本上都沒事可做。當晚抵達坎培拉後,立刻到旅館辨理入住,發現室內都是煙霧籠罩,櫃檯職員問我「你有口罩嗎?」,雖然大火沒有侵襲到市中心,但也有如置身火場般,慢性吸著火場濃煙的氣味,因些無時無刻甚至連睡覺,也必須戴上防塵口罩,以免嗆死啊!

 

街上寂靜得只有落葉,霧中閃爍的交通燈號,真的好寂寞。

雖似是火舞黃沙,實情是叢林大火燃起來的粉塵灰燼湧至市中心,暗得像天黑前的黃昏。

 

  在叢林大火的陰霾下,逛博物館可說是最好的節目,雖說是南下取道坎培拉,仍花半天時間逛一下,旅人第一次知道坎培拉這個地方,是在地理課本,大致說坎培拉是個「規劃城市」,當時澳洲兩大城市悉尼和墨爾本,極力爭取成為聯邦首都,最後折衷方案定都於兩城之間的坎培拉,不是城市裏的新市鎮或衛星城市,而是以「首都」為藍圖規劃,為建設而建設的新城市,算是世界上少見,這是我當年來這裏朝聖的原因。

 

格里芬湖劃分成南北,國會山的中軸線兩邊對稱分佈,同時遙望對岸的戰爭紀念館,座落的建築物都刻意打造政、軍、民的鐵三角,以筆直大道、環路相互連接。

 

  為建設首都而建設的坎培拉,天生就要具備展示國家體面的角色,主要大道以國會山為中心呈放射線,大道之間以環路連接,有點像北京以紫禁城為中心的環路,而中軸線均座落著幾個不同的重要建築,如新舊國會大廈、戰爭紀念館、國立博物館等,中間流過的格里芬湖與中軸線垂直,是截自莫朗洛河(Molonglo River)人工蓄湖而成,整個規劃設計的建築物、綠化園林、水景皆齊備,展現大都會的氣魄。當我自駕駛經以上的地方,都會覺得有些馬路僅是為了美觀而不設實際,例如國會山那條環路State Circle,進去之後還有內環Capital Circle要再走一圈,四方皆圓無方向感,要不是有定位導航的話,我相信會找不到停車場啊!

 

 

  說是花園城市真的沒講錯,行政和立法於一身的澳洲國會大廈(Parliament House, Canberra),其所在的國會山是坎培拉的權力核心,方圓都有林蔭大道、圓環路拱照著,顯著代表其重要性,而國會山不止是一座山,整個議事廳埋入山體,仿如大自然的一部分,國會大廈的屋頂是國會山的緩坡草坪,遊客可以直接踏上屋頂,看看矗立在山頂的尖塔旗杆,感受一下居高臨下的王者氣派,不過正受叢林大火的影響,整片天空都是昏黃暗啞,看著巨幅國旗半遮蔽隨風飄揚,遠望天際線也是白霧籠罩,在戶外待久了,即使戴上口罩也熏到有點嗆,還是到室內看看吧。

 

  澳洲是實施聯邦制和內閣制的國家,甫進入中央大廳,左右兩側是參議院和眾議院的議事廳,沿襲英國上下議院的紅綠主調色,沒有會議的那天,民眾及遊客都可以進入議事廳的聽眾席參觀,而兩院廳舍之間,有很多關於澳洲議會和民主政治的發展史展覽,最矚目的油畫照片是1901年召開的首次會議,由後來成為英王的喬治五世主持開幕慶典,場面盛況空前,當時我就想著「自由」、「民主」、「法治」,這一刻我好羨慕澳洲能夠在英國君主立憲體制下,擁有基本的民主基礎。

 

格里芬湖大霧得看不見對岸,唯有阿斯彭島(Aspen Island)上的國家鐘樓,如鶴立雞群般現身!

因為不甘心才登上Mount Ainslie Lookout,結果真的甚麼都看不見!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台。

etnet財經 ‧ 生活App獨家「銀行匯率比較」功能 立即下載 iOS/Android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Artistic March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